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社会纪实·无量山 无量山

社会纪实·无量山 无量山



作者:杨回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一直以来,我们都以无限崇拜的心情阅读外面世界精彩的大作,谁料突然之间,在我们这边远的思普小地方,也有了一本原创的长篇历史小说《无量山》。
  
 
一、大师说:你只要写了你的村庄你就写了世界

   
一本书正慢慢地在思茅以其独具的魅力让读过此书或正在读此书的不少读者折服,它就是我区青年作家毕登程创作的长篇历史小说《无量山》。
 
大师叶赛宁说:“谁找到了故乡,谁就是胜利”。《无量山》正是生于斯、长于斯的无量山之子对故乡的忠实记录。看过《无量山》的人都知道,此书是一部题材宏大,内容丰富,波澜壮阔的革命斗争历史画卷。迄今为止,许多人特别是年轻人并不知道本区历史上曾发生过这样激荡人心的解放战争,由于没有此方面的力作,在云南和平解放的大背景下,那段峥嵘历史已渐渐湮没在时间无情的岁月中。但历史毕竟是历史,大量真实的材料静静地躺在思茅各县市档案馆里,参加过战斗的“活档案”也静静地沉在茫茫人海里。终于来了,毕登程,无量大山的儿子,用小说的线把严肃的材料串起来,使其鲜活地重现了出来。
 
翻开《无量山》,迎面而来的是土得掉渣的方言方语,甚至你在默默阅读时无法用已习惯的普通话来完成它,当你歇下来后再阅读时用的是普通话方式,可不知不觉中那些方言又让你回到乡音土语来。
 
《无量山》尽最大容量忠实记录了我们思普地区的地方语言,尽量承载了我们日趋消失的原汁原叶的民俗民风。
 
《无量山》的方言方音价值现在还不被许多人理解,其实,我们敢肯定地说边疆地区没有几个人能像作者那样深切彻悟“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这话的丰富内涵。在这一方面,应该说作者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这得天独厚的条件。思普地区不少美妙方言,应该可以被普通话吸收;保留方言写作也极大丰富了文学言语。
 
1904年,法国诗人米斯特拉尔荣获诺贝尔奖,获奖的理由之一就是他的方言创作,保留、张扬了普罗旺斯地方方言。就我们读来,《无量山》语言虽多方言,但对思茅人来说有一种乡土气息的亲切,都能懂,且千变万化、错落有致,行云流水般轻快。
                
 
二、毕登程说:踏遍无量写无量
 
 
1994年,边城思茅一本在圈内有较大影响的内部文学刊物《鸠城文学》在第五期上发表了毕登程的一篇文章:《阿妈的回忆》。这篇由阿妈讲述的无量动荡不安年代的故事引起了一个老人的共鸣,老人约见了作者,向他详细叙述了自己亲身参与的无量山革命斗争故事。毕登程生长在高高的无量山下,他的家庭随着父亲教书工作的不断调动,也转团了山前山后。从小他就从父母口中听到不少无量山的历史故事,把那些故事写出来是他童年的梦想。老人的叙述帮助他搞清了许多盲点,将不少故事、材料连了起来。写诗、写散文和短篇小说多年,阅读了许多古今中外佳篇名著,毕登程打下了深厚的文学基础。为写作长篇,他又有目的地进行广泛的阅读,特别是地方史料。这期间思茅各地的党史资料、文史资料也已陆续出齐。刚好地委宣传部和地区文联将毕登程列为建国五十周年献礼丛书作者之一,毕登程上报了创作《无量山》的计划,并顺利获得通过,列为计划丛书之首本。这以后,他像一座上紧发条的钟,踏上漫长的采访旅途。一到假期,放下课本就奔无量山去了。
 
采访了许多人,翻遍了全区党史、县志、地名志及老干部回忆录、档案馆、公安局里一切相关资料,爬遍了无量山水,记录了近30本采访笔记。1997年9月,毕登程做了最后的写作准备。他到商店里隆重地选了五六本有大师齐白石山水画的大笔记本和一支粗大的笔。10月1日,大家开始过节的时候,他开始动笔。
 
除了工作外,写作的日子完全打破了正常的生活,晨昏颠倒,甚至于不习惯上床睡觉,躺在沙发里睡几个小时,又立即起来赶快写。当人们在郊外大自然中踏春时,当有些人夜以续日在麻将声中享太平时,毕登程却日日夜夜地埋首写那段史实。
 
1999年2月10日,经过一年零四个月艰苦的写作,《无量山》最后一个字落笔杀青了。今天,看着五大本厚厚的手稿,我们不能不被艰辛和毅力震撼,不能不感受到生命的重量和力度。
 
为了使《无量山》达到自己高标准的要求,毕登程在初稿的基础上花了许多时间修改润色,他发誓要无愧于自己、无愧于读者,更要无愧于故乡无量山,要经得住时间考验。黄沙吹尽始到金,62万字的小说他逐字研读修改了十来遍。从手稿上,我们可以清楚看到这十来遍修改稿所留下的心血之痕迹,随处有大段砍杀,随处有大段补充,随处有大段删节,随处有大段改写。在和出版社编辑交流的打印稿上,更让我们看到一个为艺术而不可理喻的人,文文静静的毕登程为了坚持自己的观点,特别是语言风格,竟把出版社编辑得罪了。

           
 
三、读者说:《无量山》实在是一本好书
 
 
小说《无量山》内刊印出后,离休老干部仓德忠听人推荐,跑去向毕登程买,毕登程送了他一本。老人年事已高,眼睛不好使,每天早上出操买菜回来,拿着放大镜阅读1个多小时,下午再看2个小时左右。而且他还把地图摆在面前边看边查地名,搞清楚书里写到的地方,就这样,硬是通读了两遍。后来,那书被远方来的熟人拿去看了,老人又跑去找毕登程,说虽已看了两遍,还是想再看,而且这回说什么也要坚持买。他说:“假如我年轻的时候就能读到一本这样的书,那我后来的人生都会更好。”
 
在小说中直接以真名出现的离休老干部杨丽初老人说:“本地历史上发生过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但没有人写出来,写也只是一些回忆文章。后生小毕写出了这本史诗般的作品,作为直接参加过战斗的老战士,我认为小毕真的做了一件对社会、对前辈和后人都有意义的好事。”杨丽初老人说这部书要历史有历史,要风光有风光,要人物有人物,乡土风情更是一绝,如果有识之士把这本书或部分章节拍成影视作品,那它一定会更广泛地走到外面,思茅的历史文化、美好山水、乡土风情会得到更好宣传。
 
老革命、老作家谷青热情肯定毕登程的创作。有一次省作协会员座谈会时,他老人家仍不忘为《无量山》宣传上一句。他说:“我们思茅还是有真正的作家的嘛,外面我的朋友们给我写信,都还提到毕登程和他的《无量山》。”
 
同辈的文朋诗友对《无量山》也多有肯定。我区多产的、本人也写有一部长篇的敏塔敏吉并不又人相轻,而是由衷的认为《无量山》确实写得不错。当毕登程自谦说缺点多多时,他说:“名著还不是多半有缺点。”《思茅教育》主编李老师说:“我读书不少,自信自己的艺术品味不低,就我看来,《无量山》可读,读有所得。”思茅一中袁老师也认为整本书都有可读性,他还击节赞赏说:“此书越往后越精彩,阻匪迎军那部分,太好了。”
 
也许正如毕登程所说:一个人喜欢,就会有十个、百个喜欢。我们也不再引述下去。笔者相信《无量山》在我区文学史上具有十分特殊的重要价值。从它的凝重、博大精深上来说,是块瑰宝,应该算本区文学的力作。这里我们还想特别说到的一点是,《无量山》除了文化艺术、历史知识的价值外,它还可以有经济价值。地委行署提出建设“绿色生态经济大区、民族文化特色大区、连接东南亚国际大通道重要枢纽”的三大目标。小说《无量山》不仅是一部革命斗争史,也是民族文化的资料库、信息网和无量哀牢两山的优美风景画。具体地说,在《无量山》中,如果你喜欢诗,你可以读到大量行云流水式的诗歌民谣;如果你是旅游爱好者,你可以遨游如画的无量山风景;如果你是民俗家,你可了解无量山民风民俗……
 
无疑,小说《无量山》对我区特别是景东、景谷、镇沅发旅游业会起到很好的宣传、促进作用。
 
许多书可以比较参考。陕西著名作家陈忠实写的历史小说《白鹿原》,使名见经传的白鹿原迅速名满天下。英国人詹姆斯·西尔顿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让我省雪域高原迪庆州抱着“香格里拉”四个字财源滚滚。
 
“付出总有回报,要做就做最好!”面对着巍峨的无量山,我们高山仰止;面对着恢宏的《无量山》,我们也发自内心地赞叹。
   
无量山!《无量山》!!(发表于2002年初《思茅日报》)
 
 
 

 
 
《无量山》写作背景:
 
2001年,我在《思茅报》已经发过几篇较大的稿子,已经有少许读者和喜欢写作的人初步认知了我的名字。年初我去思茅到思茅报社小坐,一来认识一下给我的命运带来改变的《思茅报》,二来去见一回那些神交已久的编辑老师们。在办公室里,我初次见到了毕登程,他正和编辑们交流宣传一下他写的书的事宜。我们素不相识,自然就没打招呼。办完事后,他就走了。
 
第二天我和朋友走在思茅的大街上,偶然地遇到了毕登程。恰好朋友和他认识,于是就互相认识了。我说我们昨天在报社里见过面的。他谦逊地说:“噢!是的是的,我只忙于我的事了,没有太多的注意,你的名字见过,见过”。这样,就算认识了。他说他出了一本叫《无量山》的书,要送我们一本。于是,像老朋友一样到了他的住处,用一支粗大的笔在扉页上写下指教什么的一些文字郑重地送给我们。改革开放后,出书的人多了,就没太当回事。当时想都没想过我与这本厚达60多万字的书会有些联系,更没想到会和其作者成至交朋友。
 
回到龙街乡后,我把《无量山》和出差带回来的东西从包里掏出往一边一放,就算完了。谁能读那么厚的一本书?
 
这年秋收过后,政府有一项重大的农村工作任务要下到村上去住扎,我算是工作组成员之一。因为出发前就阴雨绵绵,而工作却不能下雨,我带上了《无量山》,到村里后还是阴雨不断,所以只能呆在家里。天很冷,我就整天窝在被子里读《无量山》,这一读就放不下了,彻夜地读,后来读到激情澎湃时还边读边在书的空白处画上些字算是当时的感受。当工作队员撤回的时候,我几乎读完了60多万字小说,对小说的作者也随着剩余不多的页数日趋敬佩。回到龙街,我开始找毕登程的联系方式,对他说:“我读完了你的小说,太精彩了。我有个愿望,虽才疏学浅,我还是想找个时候来采访你,可以吗?”毕登程满足了我的想法。
 
后来,为了这个愿望,我又读了一篇《无量山》。在某个长假,我去了思茅。依然一个人生活的毕登程为了我的到来,专门去买了张能坐能睡的沙发床。白天,立起来就是沙发,晚上,放倒就是我的床。
 
为了全面了解他,我和他在思茅城到处走动,他带我去会朋友,去看那些还活着的老同志,去各公园景点游玩。我们还先期拜访了刘卫平总编,他完全支持把文章写大些好好作一番宣传,他说:“难得思茅有人写出这么厚实的书来”。就这样,将近四五天过去了,我还没有动笔的样子。毕登程一直在催问我什么时候提笔,我却一直无从下笔。第六天,时间不等人了,我的假期就要完了。那晚,我开始写下第一个字。第二天,毕登程醒来的时候,我一气呵成拿出了初稿。当毕登程开始做些适当修改的时候,我渐渐进入梦中。
 
假期结束的最后一天,我把稿子交给了刚出差回来风尘仆仆的刘卫平老师,我希望他能把他的名字放在上面以示对毕登程的支持,他很谦让,不愿这样做,最后我恳切地说道这是对《无量山》的支持,是对思茅文化人支持。他看过稿子后说:“我相信你的看法与眼光,好吧,我同意。”刘卫平老师愿意把他的名字放在作者里,是对我们莫大的支持,后来稿子又经他深入细致的大幅修改加工,发在《思茅报》大星期中。多年来,毕登程和我为此事一直深怀感念之心。刘卫平总编的工作很忙,后来在第二年的春节里,他用假期七天时间读了《无量山》,说:“很好!毕登程真的不容易。”如今他已是云南日报社一名高级领导,但他对文化人的厚爱与支持可见一斑。
 
我与毕登程的深厚友谊从此开始,后来几年,毕登程每年都和我在一起和我们的父母过年。我同他到山上的墓地里去看他去逝多年的父亲,他回景东必来我家,我去思茅定去找他,我们在一起喝喝茶,聊聊天。
 
沉侵在艺术中毕登程很不容易,在思茅,他的住处就是书的世界。为什么这样说,因为他的书房就是四周都被书围成的世界,他一个人就那样坐拥书城,几十年如一日。开始的时候,他回景东不到我家里住,我去旅店找他,身边放不下的依旧还是书,都是些名家的名著之类,还要拿一支笔作些心得勾画。记得采访他的那年,在他的书房中书,我随手拿出来看过,几乎每一本都有心得之类记录。原来他把一切时间都用在了读书上,难怪能有《无量山》出炉。近几年来,我在行文中哪里不明了的地方,只要一个电话就基本能得到满意的答案,他似乎成了我在文字方面的一本百科全书。
 
如今,在这个满世界充满了浮躁的社会里,毕登程注定是孤独的。不少人谈起这样的人的时候,前面必然有个定语那就是“怪”字。可这样的人早就把这些一笑了之,他们明白:一个人有多高,他的影子就有多长,能得到这样的定语评价这样的人开怀笑纳。
 
写了《无量山》后,毕登程又写了几本书,其中重要的一本是写西盟的一个老县长。不久前,他打来电话说,他的一组领袖诗上了《新华文摘》,近来则在做惠及思茅百姓的普洱茶这篇大文章的一些文字工作,我高兴地向他表示祝贺!
 
今天的毕登程依然在繁华热闹又充满诱惑的都市里静静地坐在他的书房里,我想,几年后,他又会坐出自己的一方天地来。毕登程,毕生都在攀登前程的人,他要为我们攀登出一番什么样的前程呢?(070116夜于景东)
 
 

 

          《无量山》手稿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