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位置: 景东银生网 >> 网站文章 >> >> 正文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一江秋水向东流

一江秋水向东流

赴缅支教散文连载《滴落在异国的相思》

作者:罗大才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初到昔卜,第一印象不是很好。感觉就是蚊虫多、土狗多和小孩多。临入睡时,总要忙上半天,将帐里帐外的蚊虫弄走;出门跑步,总是引得狗声不断,还要处处小心踏着狗粪;逢年过节,只见小孩像秋天稻田里的小蚂蚱一样到处跳着;我只想到外面走走……

 

这天下午,吃过晚饭,刚走出学校两百米左右,我就被一道风景迷住了:眼前是一座简易的小桥,桥下一条小河正唱着欢歌流过,小桥岸边是稀疏的几座傣家小楼,好一处“小桥流水人家”。沿着小河往下走,我看到两幅极不相称的画面:河的两岸不时看得见星星点点,走近一看,都是散发着恶臭的堆堆垃圾;小河中央,穿着五颜六色的隆基(筒裙)的傣家妇女,在夕阳的柔光中搓着白嫩的肌肤,她们头上瀑布般的长发与脚下潺潺的流水相映成趣……我真想借王母娘娘的仙簪将小河边的在宽一些、再长一些。突然,一个拐弯,小河不见了,万般无奈地踩过一个垃圾堆,我的情绪降到低谷。真当我觉得一切都走到了尽头的时候,一条令人欣喜若狂的大江已横卧在我面前——真不知是它走近我,还是我走近它。

 

这条昔卜的大江,从地图上看,应该是一条叫密埃河的支流,缅甸地图上它小得看不见名字,可能被忽略了。我曾走近过大名鼎鼎的澜沧江(下又叫湄公河)和怒江(下游叫萨尔温江),但从它们流量上来评估,都只能做这条江的弟弟。这条江最后分成两半,一半汇入了伊洛瓦底江,一半归入了萨尔温江。它本来是由北向南流着的,恰巧在昔卜转了一个弯,我所看到的这一段刚好转而向东。面对东流的一江“秋”水,我被突然冒出来的思绪卡住喉咙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泛眼望去颇有孟浩然笔下“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的气势,但随着夜幕的降临,它又显得若有若无,一点声息也没有地从昔卜流过,后来才知道它还环绕半个昔卜城。小河的热闹与大江的静穆对比是那样的强烈,看着江边无行人,我也就空着手回学校了。

 

第二天,有几个小学生问我“诗味”这个词,我一看这个词的语境,就不加思索地答道:“增加了诗味,就是增添了诗歌的韵味。”结果,他们更不懂了。我又问:“诗”字和“歌”字的读音和意义,他们懂得“歌”是“唱歌”,但“诗”仅仅会念,不懂它的意思。在中国,面对中学生,我会侃侃而谈;“诗歌就是一种有节凑有韵律的语言,反映生活、表达情感的文学体裁,它是歌唱生活的最高语言艺术,它往往是诗人情感的直写”。可面对汉语基础仅仅是会一些常用对话语言的外国学生,我简直无从下“口”,幸亏我还有一些诗歌功底,加之我又想起了昨天下午看到的昔卜的大江,于是,灵机一动,问道:“你们家周围的这条江叫什么名字?”有同学答道:“都他瓦底江。”我说:“好,下面我就用这条江的名字写一首诗。”我随手写了一首《吟江》。诗是这样写的:“都他瓦底江,环抱我家乡,疯长凌云志,随君闯四方。”这回,学生懂了,原来诗歌就是“更好听的语言”,增加“诗味”就是使语言或事物更好看或更好听。我说可以这么理解。从这件小事,我才感觉到:要在异国他乡当好一名华文教师,可真不容易啊!

 

又过了两天,就是农历的九月十七。这一天,被烈日晒老了的秋风使足劲将路边的树枝摇来摇去,虽然月亮不是很圆,但它还是乘我吃晚饭的时候,悄悄地挂到了江桥的上空。于是,乘着夜色,我信步来到江桥。提起这座江桥,颇长中国人的志气。它是中国山东省的某公司来建造的,是我见过的第一座浮桥,据说仅仅三个月就建好了。我仔细观察了一番,桥“墩”是由十几块钢材制成的大铁砖(外面好像是钢板,里面不知是何材料,在江中会浮起来)组成,上面搭上钢板组成桥身,每个大铁砖的位置都用几条钢绳固定起来。当重车辆经过桥面时,浮在江心的铁砖会陷下去,等前面的铁块因重压而陷下去的时候,后面的铁块又缓缓上升,如此反复着。如果站在远处看,好像是玩一种“长龙浮江”的游戏,就是两人一组将四手相接,让“浮江”的人从“手笼”上颠过去。浮桥的意义,不仅解决了两岸的交通问题,还为昔卜增添了一道绚丽的景观。每到下午,来浮桥兜风的人们络绎不绝。据说,缅政府在离这儿不道义华丽的地方正在建一道铁桥,三年了还未完工哩!知道这事的人都说:“嗬,中国人真了不起!”

 

是呀,我们在这里所办的每一件事都代表着中国人的面子啊。正如临行前我的领导向我叮嘱的:“要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因为你不仅仅代表普洱民族中学,不仅仅代表普洱侨办,你是代表着中国啊!”我这个人向来不喜欢争风头,只凭自己的韧性认真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在这儿,我不仅上着小学五、六年级的《国语》、《写作》课以及初一至初三的《国语》、《写作》课,还兼着每天一小时的教师培训,还要完成其他临时性的工作任务。这些我都毫无怨言地去完成。刚来了不久,就听到了“这位中国来的教师真不错”的议论声,而此刻,我才真正体会到了领导对我嘱咐的深层内涵。

 

星期天下午,因为没事,我早早地把晚餐应付了,就赶紧到江桥来观景,我看到离桥百米的地方,有一只小船缓缓渡着,舟上坐着提有满箩水果的老百姓,船头装置着拖拉机的发动机,用来带动船身,好几次我跃跃欲试,想体会一下江面荡舟的快乐,但同事们对我说过:“这儿有水神,每年都要拉一位外地人下水做伴,你是外地人,所以你千万别去坐小船!”想想我临行前曾向领导和我的爱人许下诺言:“冒险的事一律不干!”这种刺激的想法也只好收摊了。再看看夕阳下的江桥:夕阳把它的脸面染得通红,整座浮桥活像一位被灌醉的老汉,苍蝇、蚊虫爬上身子,一点感觉都没有,只有小猫、小狗从它身上挪动时,它的身子才随之慢慢颤动,它横卧江上,迎来了许多爱看热闹的人……这时,江风徐徐拂过我的面颊就像美丽的纱巾在我的肌肤上揉揉的掠过,是我飘飘然起来。走进人群,没有发现自己熟悉的面孔,我心中又浮起一丝丝凉意。直到行人散尽,我才真正体会到“在那苍茫路上,我一个人漂泊,看见远方天国璀璨的烟火。”望着一江东流的秋水,一股思国怀乡的情绪涌上心头,只好用一首小词来结束全文:《相见欢·思归》:“昔卜小镇江桥,粉缘抛,醉眼夕阳浮面,断魂摇。求佛境,游学影,半枯焦。咫尺国门无路,化蝶飘!”

 

 

▶返回目录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