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残酷的美食

残酷的美食



作者:王 艳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2012文艺创作暨改稿笔会现场

 

 

嘴巴对食物的爱恋是与生俱来的,海枯石烂也不会更改。所以对于女人,特别是爱美的女人而言,美食的存在是残酷的。

 

翻开记忆,最美味的一顿佳肴居然是大姨家吃的一碗不放油的炒青菜。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吃过那么多的山珍海味,却只记得那碗用盐和辣椒粉炒的青菜。记得那天吃过之后回家,在母亲面前把那菜形容得天下无双空前绝后。母亲当时一点也不怀疑我的头是被门夹到了,因为她老人家早就发现我的傻是天生的。“你大姨家炒菜不放油是因为买不起油,没听说过不放油炒的菜会好吃。”母亲笑道。“就是好吃嘛,我还要吃!”我说。母亲拗不过,给我做了,却吃不出大姨家那味。

 

小时候,在母亲(主要是母亲)的艰苦奋斗下,我们家比别人更早几天脱离草根树皮,菜汤里也

 

能见到美丽的油花。可我和弟弟放着白花花的米饭不吃,偏要隔壁李叔叔家的马尾根掺饭。母亲割肉般盛了一碗白米饭,去隔壁换,边走边骂:“怎么生了两个大傻瓜?”

 

后来,我和弟弟齐心协力用事实证明,我们傻得还有药可救。

 

每一年,家里收花生,母亲都把白白胖胖的花生捡出来做种子,只剩下黑干憔悴的做我们的零食。我和弟弟常常趁父母不在,把魔爪伸向明年的希望。有天母亲发现种子越来越少,当机立断,让父亲把花生种子用麻袋装好,吊到高高的大梁上。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和弟弟悄悄用几个木凳叠起来,爬上去,用刀在麻袋底部割一刀缝,往外抠花生。这以后,要装笨就显得有点难,只要我们报告父母什么东西够不着找不到时,他们就给我们来一句:“奇了怪了,吃的放在哪里都够得着,找得到。”

 

在我的记忆中,几乎没有一天是开心快乐的安享美味佳肴的,更多的只是饥饿的感觉。十岁之前,饿是因为家贫国困,初中的一段,饿纯属意外;至于后来的饿,叫花子背不动——自讨的。

 

读初中之后,吃马尾根的万丈豪情灰飞烟灭,取而代之的是天天吃肉的梦想。那时学校的食堂是有肉的,但我等贫下中农,一星期五块钱的伙食费,只能在课外书、零食和肉之间苦苦徘徊。有一天,在《诗刊》杂志社看见一则诗歌创作培训班招生启事,学费三十元,为了成为一枚诗人,我向六个率先奔小康的同学借了三十块钱,交了学费。从此,每天到食掌光买饭,回来就着家里带来的咸菜豆酱吃。

 

还完那笔学费,以为守得云开见月明,可以过上像人一样的生活了,可老天爷就是见不得穷人吃一顿饱饭。一个星期之后,我闯祸了。

 

  那天,我们一行十二人到一个同学家做客,吃过饭,天已黄昏,我们匆匆赶回学校上晚自习。经过一个村庄时,一群小孩在路边玩耍。突然,一个小女孩横穿马路,撞到我的自行车前轮上,那个小女孩的父亲跳出来,抓住我的车不放,气势汹汹的问:“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我吓得发抖,一句话也不敢说。后来他又说:“走!找你家长去!”长这么大,我连像样一点的错误都没有犯过,今天这一犯就像样到家了,借我十个胆也不敢让老师家长知道呀。这时一个男生站出来说:“不要找老师家长了,赔点钱算了。”那时没这个概念,这就是传说中的“私了。”那男人狮子大开口:“赔四十块,少一分别想走!”那一天,在同学们的帮助下,我第一次见到人生中的第一笔巨款,眼睁睁看它们落入一个陌生男人的口袋。从此,漫漫的咸菜下饭的日子又开始了。

 

后来,母亲发现我人比黄花黄,弱柳扶风,带我去看医生,贫血。医生让回家用三七炖猪肝吃,加三粒胡椒作药引。有天吃了猪肝睡下,半夜被母亲推醒:“忘了在猪肝里加胡椒了,快吃三颗下去。”“猪肝都不知道跑到哪里了。”我疑惑,但母亲执意要我吃,只好听话的吃了。

 

上了高中,当我准备大开杀戒,吃遍天下美味时,不知从哪个女生口中嘣出“减肥”两字,从此,这两字传染了整个校园,传染了我一生。我敢打赌,我们那一拨,绝对是减肥界元老。在这之前,是个人都把珠圆玉润当作人生目标,谁也不愿尖嘴猴腮出去,让人一眼就看出家底。

 

历史已翻过去了,无从考证:是哪位同学发现人胖穿衣服不好看的。但许多女同学都把改写历史视为己任,每天奋斗在足球场上——绕足球跑十五圈;同时,也为国家节约了许多粮食,每顿四两饭改为二两,戒掉宵夜。原以为,这番折腾不过是青春期的燥动,或者也就是小感冒,十天半月之后就好了,殊不知,减肥这两字压根就一流氓无赖,在我的生命中定居,再也不会走了,逼着我一生一世把减肥当事业来奋斗。

 

一个人的日子,我的住处从来不会出现可以吃的东西。哦,卫生间里有牛奶、蜂蜜,用来敷脸的。有时晚上饿得睡不着,起来喝杯水接着睡,睡不着就看电视。有一天,一只可怜的小老鼠不幸跑进来,一连几天找不到吃的,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干掉我的床单和枕套。我悲愤交加,到菜市场买了一根香肠和一块粘鼠板,准备将它送到有食物的天堂。那天才晚上九点,小老鼠就按捺不住,虚弱的爬到粘鼠板旁边,看一眼粘鼠板上的香肠又看一眼半躺在床上看电视的我。我朝它优雅温柔的笑。这只老鼠可能平日咬文嚼字不多,没咬到书里有句叫“笑里藏刀”的,就着了我的道。看它在粘鼠板上垂死挣扎,心中稍稍有些安慰,这世上居然还有比我更笨的——老鼠。

 

恋爱期间,男友大包小包往我屋里搬零食。每天回家,看着那些五彩缤纷的零食,有种繁华盛世的温暖。每天晚上,得意的在旁边看他吃得津津有味,把八块腹肌吃成一块。他每天在摧毁自己的同时也不忘拉我当垫背,他知道我对香的食物缺乏抵抗力,每天故意买我爱吃的烧烤和饼干,然后,边吃边做出巨好吃状,啧啧有声,我直勾勾的盯着他手中的食物,悄悄咽口水,他得意的笑着,将食物递到我嘴边:“尝一口嘛,就一口!”许多时候,我深深吸两口香味将食物还给他,更多时候,我选择了幸福的张开嘴巴。但这种幸福感只能维持二十分钟左右,稍后全是后悔。

 

不常回家,不是不想是不敢,我这人只要有人陪我吃饭就情绪高涨,胃口大开,吃到肚子圆满才想起减肥事业。每次回家,呆个三五天就能长出三五斤肉来。有天在书里发现一减肥秘笈——肉和饭不同吃。于是,每回回家不吃一粒饭,碗里尽是肉和菜。有天妹妹忍不住了:“姐,你这样光吃肉不吃饭谁能养活你呀?”我没饭可喷,笑而不答。父母养我到十八岁,之后就没人养我了,但过了这么多年,好像还活着,没有一丝不久于人世的迹象。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