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位置: 景东银生网 >> 网站文章 >> 银生文化 >> 百家作品 >> 正文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景东散记

景东散记

哀牢山,一个让我莫名心动和心酸的名字

作者:杨海蒂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19位中国著名作家到哀牢山生态站采风留影

 

从昆明出发,穿过以山歌著称于世的弥渡,绕过以风光闻名中外的大理;车窗外,云过处,丝丝细雨淅淅沥沥地飘洒不停。七小时后,我们一行终于在傍晚时分抵达位于滇西南中部的景东彝族自治县。

祥和安静的景东在暮色中变得如梦似幻。素净的街道两旁,依街而筑的酒店、饭馆、酒吧、店铺林立,乐声从街巷的深处,乘着初夏的凉风,滑过古朴的城墙,悠扬地传过来,伴着河水的流淌和小鸟的啁啾,让我们进入甜美的梦乡。

 

天地造化幸运城

 

次日清晨,雾霭之中,景东渐现迷人姿容:朝霞从城市的顶空上方撒下轻柔的光线,给古朴、清净的县城披上一件鲜艳的彩袍;川河穿城而过,在朝阳的照耀下泛着亮光,给安宁、静谧的小城注入无比的灵气。

拥有这般良辰美景的景东人,除了饱享眼福外,有没有口福呢?我是个信奉“民以食为天”之道的俗人,思维便难免如此这般的“形而下”,是故,每到访一个地方,我总要找机会去当地的街市逛逛,以期了解当地人的饮食文化。等不及吃早餐,我便兴致勃勃地赶往县城的集市。

集市内有上百个大大小小的摊档,除了卖新鲜蔬菜、水果、肉类等,也卖各种日常用品。令我惊奇的是,在京城等大城市店铺里高价出售的灵芝、何首乌、草乌、香橼、吴萸、荜拔等珍贵药材,在集贸早市上随处可见,而且货真价廉;黑木耳、香菌、松茸、鸡枞等名贵山珍,在这儿就像白菜萝卜般到处都是,价格便宜得让我咂舌;尤其是山茶、杜鹃、兰花等奇花异草,5元钱就能买到一大把,实在令我对景东人生出嫉妒之心。我用5元钱买下一把金黄艳丽的“野花”,边走边不断地嗅闻它扑鼻的馨香,接踵而至前来“保驾护航”的景东女诗人王云告诉我:这其实是一种当地名贵药材,对风湿病有特效。我不由感叹大自然对景东的特别偏爱和慷慨馈赠。

距集市不远处,便有影影绰绰的山峦。景东是一座被山岳河流包围的小城,城东城西奇迹般地耸立着两座被世界自然基金会确认为“具有全球保护意义”的A级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无量山与哀牢山;怒涛汹涌、水流湍急的澜沧江,缠绕着无量山哀牢山永恒地奔腾不息,与无数的江河溪涧一起,构成景东永不枯竭的生命源泉。

这是天地的造化,是上天给与景东的厚爱,是景东命定的风水。

 

真实神话无量山

 

道教言无量有三义:一为天尊慈悲,度人无量;二为大道法力,广大无量;三为诸天神仙,数众无量。佛教曰无量,即无量无边,无穷无尽,比如佛性往往用来形容慈悲、善行、寿命、光芒、功德等无所不能达。无量山正是以“高耸入云不可跻,面积宽大不可量”而得名。

突兀险峻的无量山,其势拔地通天,山岳连绵,群峰叠翠,峰峻谷幽,林海浩渺,瀑布轰鸣,树苍花红,澜沧江在脚下缠绕不舍昼夜,山顶终年积雪一片银妆素裹,让人一见便起高山仰止的敬意。

无量山森林覆盖率达91%,分布错落有致,其间生长着历经数百年乃至上千年风霜的大批珍稀濒危保护植物。森林气候的复杂,植物种类的丰富,加上自然生态系统保存完整,为鸟兽栖息繁衍提供了良好场所。无量山上珍稀物种荟萃,有珍贵的巨蜥、云豹、黑熊等上百种珍稀动物猛兽,鸟类资源占到全国鸟类种类的近30%,并有“画眉之乡”的美称。

有多少人因看了《天龙八部》而去大理?其实,要探寻金庸笔下的山水地理风土人情,最好的途径就是上无量山。金庸先生笔下的无量山,风光旖旎物产丰富:怒放的各色山茶,在月色下摇曳生姿;山崖上如玉龙悬空的大瀑布,注入一池清澈异常的大湖中;飞禽、走兽、草药、毒虫,无奇不有;还有那迷惑了“无量剑”数十年的“玉璧仙影”之谜等等,无不让人心驰神往。

羊山瀑布,是无量山中的一块璧玉:高耸的崖壁上,一条玉龙飞流而下,碎玉喷珠,大气磅礴;蛟龙入深潭,形成一个清凉的大湖,湖的四周植被茂密,云气氤氲,绿树苍翠欲滴。飞瀑后面是一紫黑色的光滑如镜的巨大石壁,石壁反射湖中倒影,常常有挥剑飞舞的人影,神幻迷离——这正是金大侠笔下的“无量剑湖”和“无量玉璧”。《天龙八部》中“无量石洞玉像”“无量剑”等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也都在无量山上觅到了踪影。

无量山是一片真实存在的神话之地,是一个真实与神话交融的世界。攀援上无量山,金庸笔下神话般的世界,将毋庸置疑地呈现在你眼前,无量山的神秘与未知,都将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你面前。我们佩服金大侠的神来之笔,景东人更感激大自然的神奇造化。

自古至今,文人骚客将中国山水之美概括为“雄、奇、险、秀、幽、奥、旷”等形象特征,而我眼中的无量山,则囊括了山水之美中一切之美;走进无量山这座大自然的博物馆,犹如走进了史前壮丽画卷,让人不知今夕何夕。

 

世外桃源黄草岭


 

山路随着山势曲折蜿蜒,起伏不断,两旁是浓密的树林,一片翠绿,山崖下是欢欣跳荡的溪涧,溪畔是层层叠叠的田洼……汽车左转右转,转过无数个密集的弯道后,把我们带入景东海拔最高的村寨——黄草岭。

黄草岭深藏在无量山的原始森林之中,岭上生长着多种奇形怪状的植物,这些树木或高大挺拔,或虬枝盘旋,或横向延伸,张扬着顽强的生命力;热带兰花、山茶花、无量含笑等多种珍贵植物和野生花卉,漫山遍野竞相开放,或妖艳妩媚,或花团锦簇,或婀娜多姿,让人目不暇接;火红的花椒,硕大的蜜桃,肥壮的刺包菜,还有苹果、黄梨、樱桃、木瓜、山石榴……四季飘香的瓜果,带着山野的芬芳气息,向远方的客人摇曳致意。山林中不时传来的蝉鸣鸟啾,使我感到黄草岭的既沉静又灵动;偶尔传出的几声猿啼声,更使山林显得静谧和空灵。

进了山门,拾阶而上,依山傍水而建、掩映在繁茂果林里的黄草岭民居,密密匝匝地呈现在我们眼前,在阳光下反射出奇异的光芒。因当地没有可烧制瓦片的胶泥,加之普通瓦片难以抵御凛冽山风的侵袭,聪明的黄草岭人便就地取材,将山中巨石劈为石板,以石板为砖、瓦,建盖出冬暖夏凉、外观极为独特美观的房屋。林间小路和台阶也都由青色石头铺就,弯弯曲曲地将寨中户户相连,所以整个村寨的色调是统一的青灰色,宛若一幅淡雅的水墨图画。

穿过纯净的阳光,穿过花草树木,走在村寨的房前屋后,闻着大自然的芳香和夕阳中的炊烟混合在一起的味道,看着恬淡悠闲怡然自乐的农人,我突然有想要流泪的冲动。这是农家美好生活的气息,是最真实的生活的味道,也是我内心渴望而久违了的生活场景啊。

在这片远离尘嚣的纯净地域,在这安宁美好的世外桃源——黄草岭,与其说我是在欣赏风景,不如说是在寻找和投入一个梦境。

 

神秘高贵黑精灵

 

就在我们依依惜别黄草岭时,山中突然传来了此起彼伏的“OUOU”的猿啼声,当地居民告诉我们:这就是被誉为“世界仅有,中国之冠”的山林精灵——黑冠长臂猿的啼声!

顿时,我们敛气息声,凝神聆听,片刻后,我们全都循着声音四处追寻黑冠长臂猿,自然,无不垂头丧气而归。我们实在太贪心了。在茫茫野林中追踪珍稀神秘的黑冠长臂猿,是诸多动物爱好者、摄影爱好者和探险旅游爱好者的梦想,然而,由于它们性情极其机警,一有风吹草动即遁入密林中,且超长的双臂在树林中攀行时如同鸟儿飞翔,即使两树相隔十多米远,它们也能像闪电般腾空掠过,动作敏捷准确,因此很少有人能看到它们,只有极少数幸运者有缘亲眼目睹过它们的英姿和风采,据说曾有大汉因未能遂愿当众失声痛哭。景东虽是“世界黑冠长臂猿之乡”,但我们这些匆匆过客凭何想要享有这种幸运?

黑冠长臂猿是世界尚存的四大类人猿之一,是我国I级保护野生动物,因高度濒危,极其稀少,被美国《时代》周刊公布为“世界上25种濒危灵长目动物中数量最少者”。它们不仅神秘而且高贵,终年生活在古木参天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里,以没有虫害污染的植物嫩芽、花朵、浆果为食,只饮树叶上的露水,一般在晨昏活动,平生极少下地行走,在树上卷曲而眠。

每天太阳初升之时,黑冠长臂猿便开始引吭高歌,宣告对自己所拥有领域的权利,警告外来者不得入侵。它们过着家族式群体生活,尽管性情霸道,却极重感情,当猿群中有受伤、生病或死亡者时,它们非常悲伤,很久都不歌唱嬉闹;它们对爱情从一而终,倘若伴侣去世,配偶便悲伤哀鸣而终,不由让人“问世间情为何物,生也相从,死也相从”。更令我称奇和感叹的是,黑冠长臂猿至死都保持高贵的尊严,从来不让人看到它们的尸首。

一路为我充当讲解员的景东文联副主席王敬告诉我,有一个年轻的博士研究生,舍下尚在昆明求学的女友,独自在无量山寻觅、追踪和观测黑冠长臂猿已整整四年,因为常年累月与世隔绝,他的性格变得很孤僻,对人世人事产生了一定程度的排斥心理,却与黑冠长臂猿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我默默地想,年轻博士只有内心里产生了对黑冠长臂猿的大爱大悲悯,才能产生出这种大义大奉献的殉道精神。

突然间,我的泪水就无法控制地流了下来。

 

神奇壮丽哀牢山

 

哀牢山,一个让我莫名心动和心酸的名字。

据自然科学家考证,哀牢山起源于中生代,约11亿年前生成。在秦统一中国甚或更为远古的时候,一个神秘的王国——哀牢古国曾在这块土地生存过,又消失于历史的沧桑中,给后人留下谜一般的信物和无尽的猜想。

哀牢山山峰奇异层峦叠嶂,山川交错云缠雾绕,山高谷深沟壑纵横,海拔在3000600间变化,形成一个寒温带、亚热带和热带的立体气候,古老名贵植物种类很多,繁茂连片、林相完整、结构复杂的常绿阔叶林,其性质之原始、面积之广大、保存之完好、人为干扰之少世间罕见,被中外学者誉为“天然绿色宝库”“镶嵌在植物王国皇冠上的一块绿宝石”。具有国际声誉的我国著名植物学家、中科院资深院士吴征镒先生说,“哀牢山拥有的常绿阔林叶,对全世界生态系统的研究来讲是至为重要的……”

幽静的森林环境,使野生动物留连忘返。哀牢山是南北动物的天然“走廊”、候鸟迁徙的必经之地,是我国最大的生物王国:在不到万分之一的国土上,却保留着占全国三分之一的物种:山上被列为国家重点保护的动物就有数十种,还有大量的珍贵经济动物、药用动物和观赏鸟类;它也是地球上同纬度上生物资源最为丰富的自然综合体,被誉为“天然物种基因库”。晨昏旦暮,哀牢山猿啸鸟鸣,麂子糜鹿悠然饮于泉边,俨然一幅山水鸟兽图。

哀牢山以其奇特的地质、大气、水文、生态景观,成为联合国“人与生物圈”定位观察点,国内外专家常来此进行实地考察和科研,它也吸引着无数海内外旅游探险家络绎不绝慕名而来。

山林中长年不间的晨曦暮雨,使得哀牢山气候非常潮湿,有人说,哀牢山是神仙久居之地,但非人类久留之地。然而,中科院哀牢山生态研究站刘玉洪站长,多少年来就一直坚守山上,为哀牢山的生态研究作出了不小的贡献。他在自己的研究论文集后记中写道:“虽然在哀牢山上工作是辛苦的,气候条件差,碰到的困难也多,但是我们的工作是愉快的,我非常珍惜和热爱这个岗位,并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语言和其人一样淳朴,令我十分感动。

在哀牢山的崇山峻岭中,还有哈尼人用顽强的毅力,开凿出的无比壮美蜚声中外的梯田,在大自然的造化之外,馈赠给世人一片美丽的艺术圣地,更带给我视觉和心灵的强烈震撼。

 

 

超凡出尘杜鹃湖

 

踏着弯弯曲曲的原木栈道,进入林深茂密的彩林翠海。高大的乔木直耸云天,仰望着缈缈长空,似欲与天公试比高;中间层,形态各异的灌木、附生植物、寄生植物竞相生长,藤本植物往往攀援至林冠的顶部,寄生和附生植物则多生长于树椏之上,分披垂挂,展示另类生命姿态;地下,各类矮小的蕨类、苔藓等草本植物密密匝匝,互不相让拥挤成堆,这种错落的景观真是曼妙多姿。仔细察看之下,我发现眼前虽然全是绿色植物,其实色彩各不相同,犹如一幅五彩缤纷的画卷,美不胜收。

除了蝉声,整座森林静悄悄的,一阵风吹来,林涛阵阵,如歌如泣。翡翠似的山林间,弥漫着植物清新的芳香,我不禁深深地长吸一口气,尽情呼吸这一尘不染的空气,一股大自然独有的芬芳,立刻沁入我的心脾;地下,是厚厚积着的一层层枯枝残叶,一脚一脚踏上去,就像踩在松松软软的沙滩上、柔柔绵绵的海绵上,耳旁响起的阵阵“沙沙”声,犹如天籁。

“空 ,故纳万境;静,故了群动。”我正喃喃念叨着,一面巨大的银镜,陡然闪入我的眼帘。到了,镶嵌在高山之巅的杜鹃湖。

杜鹃湖,因湖的四周开放着各色大王杜鹃花而得名,绚烂多姿的杜鹃花,不仅装点着湖泊,也让湖周边这片世界上保存得最完好的原生态亚热带山地湿性森林显得生动妖娆。

洁白的云片挂在杜鹃湖的上空,映进清澈的碧水,水天一色;落日的余晖留恋着湖水,依依不舍缠缠绵绵地告退;微风吹过,湖水泛起粼粼波光,湖面如丝如雾,如诗如画,如梦如幻。面对静谧的湖面,眺望周边红的黄的绿的丛林,我 的呼吸几乎静止了。“寂然凝虑,思接千载;悄然动容,视通万里。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湖(海)则意溢于湖(海)。”

这是哀牢山之巅的“瓦尔登湖”,是上苍给我心灵暂时憩息的地方。在这儿,我感觉到心灵出尘自由自在的意境;在这儿,世间尘嚣全都被我抛诸脑后,觉得天底下再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人世间再也不会有任何过不去的沟坎。

 

鬼斧神工塑土林

 

烟雨蒙蒙,天地一片混沌。我们乘车淌着汩汩的泥石流前行,前往云南四大土林奇观之一的景东文井土林。

所谓土林,原是山势平缓的砂砾岩山体,经过千万年风刻雨雕后,表层的砂土、软岩层都被冲走了,硬岩层和岩层中的铁钙凝结成不透水的胶结曾,保留下来,形成千姿百态的土柱土峰,或酷似废弃的古堡,或形肖形神情逼真的飞禽走兽,或类比静止的雕塑艺术品。这些土林大都分布在河岸、干涸的河床或沟壑两侧,远远望去,高矮逶迤,恍若原始森林。置身于荒凉雄浑的土林中,令人仿佛走进了另一个历史断层,恍然回到了混沌蒙昧的洪荒时代。

当云南的石林已经人满为患,文井土林至今仍处于未经开发的自然原始状态,可谓天然的地质博物馆。它位于文井镇东部,依附于哀牢山的原始密林,簇拥于葱郁林木和鲜花芳草之间。整个土林分布于两座小山之间,景观面积约一平方公里,错落有致,造型奇特。远远望去,它犹如一座中世纪的大教堂,教堂上一个个小尖塔直刺苍穹,也让我想到古文明建造的太阳殿;近看之下,它则似千层塔林,重重叠叠,排列有序。一根根擎天大柱顶端的造型,有的如山林猛兽,虎踞龙盘,镇守疆土;有的似僧人化缘,手执托钵,云游四方;有的像恋人在情意绵绵地相守,浓情蜜意,难解难分……有擎天玉柱直插云天,气冲霄汉,让人敬畏不已;有的则仿佛险峰锥立,乾坤颠倒,令人惊心动魄。

登临高处,俯瞰土林,雨水奔流造就的土岩上的裂缝和凹坑,还有世间风霜和无情时光雕刻出的纵横沟壑,突然间就把我的心灵紧紧地摄住,这股力量直扣心弦,如此的完全、直接、无法抗拒,让我魂不守舍。霎时,我真切地感觉到,这片土林是活生生的,她的脉搏在跳动,她的血液在奔腾,蕴藏着大地无穷的力量。我几乎要拜倒其下。

雨霁天晴,日高云淡,金色的阳光照耀在这片湿润而芬芳的土地上,美得让

我莫名地感动,美得让我心醉进而心碎。

文井土林——大自然鬼斧神工下的伟大艺术品,似乎与宇宙血脉相连,让我难以理解,只有惊叹和倾倒。

 

风情万种彝族人

 

彜族是能歌善舞热情好客的民族,而跳菜、大帮腔、打歌、羊皮舞等则是景东彝族特有的文化风情。在“跳菜之乡”南涧,我们欣赏了大帮腔和打歌的美妙韵律,观赏了跳菜和羊皮舞之曼妙舞姿,品尝了农家特色菜肴之新鲜美味。

“跳菜”又名“跳喜”,是筵席上用掌盘出菜时跳的一种舞蹈,一般由男性表演,是一种集酬宾、娱乐为一体的彝族民俗民间舞蹈,是南涧彜族特有的古香古色的饮食文化,堪称东方饮食文化之一绝。南涧跳菜,把粗犷、古朴、生动的民间艺术亮点融汇其中,不仅包容了饮食文化的精华,而且囊括了民族文化丰富的內涵,更是由衷地表达了对远道而来客人的一片深情厚意。

“大帮腔”是一种多声部音乐舞蹈剧种,是彝族最具代表性、最原始古老的一种打歌形式,形式上边跳边唱,一人起唱多人合声,气势恢弘博大,给人以远古的呼唤和震撼,让人仿佛又回到了刀耕火种的游猎时代,让亲临其境的我们充分领略了景东原住民文化的神奇魅力。

“打歌”是景东分布最广、影响最大、历史最悠久、参与人数最多的一种民间音乐舞蹈艺术,融诗、歌、舞、乐为一体,集娱乐性、表演性、趣味性于一身,多为现编现唱,歌词内容丰富,有唱人类起源、民族迁徙的,有唱历史事件、人物传记的,有唱天文地理、历算记数的,有唱托物咏志、劝人向上的,有唱游戏猜谜、男欢女爱的,有唱热爱生活、抒情开怀的,也有倾诉伤感失意、悲痛哀伤的……犹如一本民族民间传统文化的百科全书。

羊皮舞是打歌的一种独特形式,跳舞的男女老少全都身披羊皮,当音乐响起舞蹈开始,男女老少同时敲打羊皮统一步调为,舞蹈以有节律的甩步、跺脚、跳步、转身等动作为特征,热烈欢快,粗犷奔放,引人入胜。

悠扬的歌曲,奔放的舞蹈,原生态的笑脸,芳香醉人的普洱茶,带给我们享受、温暖和感动的同时,也体现出彝族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让景东这片神话般的土地更加增添上神秘色彩。

 

 

至尊至诚普洱茶

 

在当今世界三大饮料之中,茶被誉为“灵魂的饮料”,普洱茶,又与其它茶类不同,它是经历过时间考验、自然造化和岁月磨练的产物,岁月的递增、历史的沧桑、尘世的铅华,不仅无损它的价值,反而益发增其尊贵,因而,普洱茶被称为“可以喝的古董”;这种独特的品质,更使其成为各民族原始宗教祭祀的“圣茶”:佛教坐禅、道教养心、伊斯兰教斋戒,用的都是普洱茶。或许,只有在古色古香普洱茶的浸润下,人类灵魂才能渐渐升华到敬、清、和、静的境界?

云南普洱茶源远流长,早可溯及东汉时期;中唐时期,上自皇室贵胄,下至庶民百姓,饮茶之风盛行,并且品饮普洱茶与儒、道、佛哲学思想交融,形成饮茶的精神境界;到宋代,茶文化进一步发展,宋徽宗甚至亲著《大观茶论》;明清时期,普洱茶发展到鼎盛时期,成为宫廷贡茶,备受达官显贵喜爱,都市茶馆茶坊林立,成为人们休闲、聚会和文化娱乐的主要场所之一。普洱茶文化逐渐成为人们精神生活的重要内容之一,从而形成了具有中华民族特色的茶礼、茶俗、茶禅、茶食、茶道等一整套道德风尚和社会风情。正所谓“茶为国饮,普洱当先。”

唐朝学者著书说:“茶出银生城界诸山”,即茶叶源自景东的无量山哀牢山。无量山是茶树起源的摇篮,孕育了世界上最年长的野生古茶树群落,也是世界上野生茶分布海拔最高的地方。由此可见,景东先民不但为世人发现了“国饮”,而且开创了悠久的茶文化历史。

景东普洱茶,汲取山川之灵气,吸纳天地之精华;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再融入独特丰厚的人文、历史文化,更使之成为普洱茶原料中的极品,成为人们竞相收藏的宝物。

当身着艳丽民族服装的彝族姑娘笑吟吟上前,为我们捧上一杯杯芬芳醉人的普洱茶;当我看到一片片茶叶在清水中荡开,瞬间迸发出光泽散发出柔情,我仿佛看到了舒展在茶叶中的岁月、流动在茶水中的光阴,仿佛听到了茶马古道上隐隐传来马蹄声声……

 

千古江山傍文庙

 

早在数千年前,就有人类在景东这块土地上生息繁衍,并创造出古朴原始的新石器文化;唐宋时期,景东是南诏疆域最广阔的银生节度,故而景东旧名银生城;元代,景东列入了中国史册和版图。

雄浑壮丽的山河,悠久深邃的历史,奇特灿烂的文化,让景东产生和留下了丰厚的历史文化遗物,元末明初所建传播儒家文化的景东文庙,即其中的佼佼者。

景东文庙,前观川河后枕玉屏,依山傍水古木参天,阁楼角亭钟声悠扬,古朴雄伟蔚为壮观。经历了时间冲刷、磨砺和沉淀,深深地烙上了人文底色的景东文庙,给我以沧桑历史的厚重感、庄严肃穆的神圣感。通过它,以“重道崇儒、实行教化”为核心的中原文化,源源不断地与色彩斑斓的本土民族文化融合,孕育出景东绚烂多姿的民族文化奇葩,对景东的历史文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一代兴亡观气数,千古江山傍庙旁。

由于文脉悠久,儒风盛行,文化先贤辈出,景东文苑彪炳的遗风得以传承至今。在景东,能写文吟诗的人比任何其它一个县城都多;景东领导层对文化的重视程度,可由其内部刊物《银生文化》由县委书记亲任编委会主任、县长任副主任、宣传部长担纲主编、文联主席担任副主编窥斑见豹。在《银生文化》的发刊词上,县委书记写道:“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时;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域。(陈澹然,[清])”这是他的施政纲领,也是景东的文化生态。

之所以这么重视文化,是因为景东的政府官员很明智:没有文化,经济难以持续发展;自古以来,文化的影响力要远远大于权力;其实,中国目前经济发展中所有的问题,归根到底是文化的问题。

文化,赋予景东领导者以超前意识。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德籍英国经济学家舒马赫通过经济学的实证,给了世界一个全新的发现:小的是美好的。三十多年后,这一观点在世界诸多发达国家和地区成为潮流,成为简单生活方式和社会模式的实践,成为城市规划和市政建设的“圣经”。因为,小,能给人们带来自由悠闲生活的慢板,带来精致美好生活的真谛。跟随着西部大开发的脚步而踏响了青春节拍的景东,现在就正践行着这一经济理论和社会哲学:在城区建设和经济发展中,不贪大求全,不好大喜功,丝毫没有以生态破坏为代价,彻底避开了“经济发展,环境污染”的宿命怪圈。所以,二十世纪末,景东境内一下建成两座国家级大型水电站,但景东依然一派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和谐共存和发展的祥和景象。

生态,才是永恒的经济。有着深厚文化内涵的智慧的景东人深悟此理。

 

魂牵梦萦是景东

 

离开景东已数月了,然而,景东的所有景象,在景东的所有片断,都让我一次又一次地回味,一次又一次地沉醉。不说别处,只说云南,我曾在迪庆游历过“世外桃源兼伊甸园”香格里拉,在丽江领略过玉龙雪山之雄姿和东巴文化之风情,但景东的山山水水风土人情,最是让我魂牵梦萦。

对景东比我还痴迷的“骨灰级粉丝”是外国人。1985年,美国加州大学海莫夫博士到景东考察黑冠长臂猿,刚回国,便迫不及待给景东人民信写信道:“我访问景东之前,曾经考察过世界上很多地方,但从来没有见过像景东这样美丽的地方。景东四季如春,终年鸟语花香,山清水秀……我在景东看到的东西太多了,景东多美啊!”更有甚者,1996年,荷兰野生动植物保护专家瑞耐斯先生到无量山考察,因贪恋神奇风光,竟累到走不动路而被担架抬下山。

……

是的,但凡到过景东的中外学者、文士墨客、商贾游人,无不为她的美所震慑所征服;无数人像我一样,在离别之际情不自禁地许下心愿:景东,我一定还会来的!

景东,集苍天万物之气象,纳普天生灵之气韵;在景东,造物主将他的创造力发挥到了极致——让它成为凡间净土、人间乐园。路途遥远也好,旅途劳顿也 罢,只要去到融自然造化 、人文历史、民族风情为一体的美丽景东,所有的一切都值了。 (选自作者博客,摄影罗汀)

 

 

 

关注此文:北京作家写作《景东散记》获大奖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