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来凤山庄

来凤山庄



作者:王 艳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九月的一天,好友娜娜打来电话:“下午四点我们来接你,去来凤山庄吃乌骨鸡。”“又是你男友请客?”我笑。“这次不是啦!是来凤山庄老板请。”“那我就不去了,都不认识……”“没关系的,赵雄是我男友二十多年的朋友,从小一起长大的,一定要去,不然就我一女的杵在两个男人中间多没劲。”


来凤山庄坐落在景东县城对岸的文黑村,集养殖场、休闲山庄、精品家禽库为一体,是目前景东最大的家禽养殖场、最有特色的山庄。据说,老板赵雄也被评为商界精英中最年轻最英俊的钻石王老五。我曾经去过两次,但没有见过赵雄,当时精品家禽库也还未建立。


下午四点多,我们三人来到来凤山庄。这里和别的山庄不一样。现在,县城的农家乐遍地开花,千篇一律的农家院落,树荫、秋千,厨房里各式各样的山毛野菜,山珍海味,一律以“绿色、生态”自居,连菜汤里的苍蝇也被冠上“绿色、生态”之名。来凤山庄在建筑上就独具特色,十二个古色古香的红色小凉亭坐落在山间,与青翠的松林相辉映,成为景东一景。每个凉亭之间大约相隔一百米,互不干扰,坐在亭子里品着酒,抽着烟,聊着天,看蓝天白云,青山绿水,听山涧鸟鸣,风声鹤唳,这样优雅的休闲生活,不羡鸳鸯也不羡仙。


来凤山庄的主打菜是乌骨鸡,也不乏海味山珍,山毛野菜,除了人肉,只要你想吃的都给你找来。据说这里生意好到要提前两天预订。


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赵雄,果然器宇轩昂,风流倜傥,一米七八左右的个头,巧克力般的肤色,一双眼睛里没有商人惯有的精明,倒透出商人少有的深遂。“我们在五号亭坐。”赵雄微笑着说。我悄悄扯一下娜娜:“我想参观一下精品家禽库。”“可以,完全可以!”想不到说得那么小声也让赵雄听到了。他带我们往左边一条花草半掩的小路走去。走到一百米开外,见到一个大池塘边的空地上有一群像大鹅又不像的东西,正要问,赵雄说:“那是灰天鹅,我是全国独家养灰天鹅的,现在这东西都快绝种了。”


“天鹅?!”我惊异。在心中,天鹅是雪白雪白的,高贵而优雅的扬长修长的玉颈在清冽的湖中悠游。这灰不溜丢的,和司空见惯的鹅一样扯着破噪子乱叫的,也是天鹅?据说,天鹅和飞机一样,得有够大的空间,让它们滑翔才有可能飞上天,真神奇!告别天鹅,赵雄打开池塘边一间土屋的门,我和娜娜迫不及待的挤过去。这一看,我们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这些是鸡吗?世上还有这么漂亮的鸡?”从小在农村鸡堆里长大的我也呆了,感觉从前看到的都不是鸡,或者,现在看到的不是鸡。这些绝对是鸡中的极品,万里挑一的,我的目光一直被那些羽毛华丽的公鸡吸引着,赵雄说,其中一只羽毛最美丽的公鸡是母鸡和鹰交配出来的。这些美丽的公鸡一定是母鸡心中的王子吧?不知有多少母鸡为它们倾倒。有一点我总想不明白:为什么人类是女人把自己穿戴得漂漂亮亮的,让男人为之心动,而禽类的羽毛怎么是雄的更漂亮呢?“最贵的是没有尾巴的瓢鸡,可以卖到四百多块一斤。”赵雄说。我看着其貌不扬的瓢鸡不解的摇头,女人多半也是好色的,呵呵!惯以貌取人,以貌取鸡,如果一碗美味鸡肉和几根美丽鸡毛选其一,我铁定选美丽的鸡毛。“要不要去看乌骨鸡?”赵雄问。“好啊,听说乌骨鸡可以滋阴壮阳,美容养颜?”娜娜问。


“主要功效是解馋。”周勇坏笑。


“乌骨鸡的药用价值几百年前老祖宗们就发现了,解馋功效是周勇今天才发现的。”赵雄笑。


走进乌骨鸡的部落,我们两个女人没了兴致,因为,乌骨鸡不好看。同样的鸡,从不同的人眼中看出去是截然不同的,在我们眼中,是一群其貌不扬的土鸡,在美食家眼中,是难得的珍肴,而在赵雄眼中,那是满地撒脚丫子的人民币。


我们四个人原路返回,到五号亭坐下,开始喝酒。娜娜让服务员上扑克牌,周勇说:“不用,我和赵雄喝酒从不用玩牌,有说不完的话。”喝了两杯酒,周勇说:“赵雄,这两个小姑娘最爱听创业故事了,每天对着中央台那个致富经栏目看到流口水,今天你也让她们流一回口水。”“你又打算来揭我的伤疤吗?也好,免得我好了伤疤忘了痛。”赵雄和我们三人对饮一杯后开始讲他的传奇故事。


“六年前,我大学毕业分到昆明磷化厂做了一名质检员,每月一千五百块大洋,相当于现在K歌一晚的钱,那时我没这么黑,可招人爱了,硬是把我们厂里的厂花迷得七晕八素的,为了应付她身边赶不尽杀不绝的追求者,我勒紧裤腰带一分钱扳成两半花,隔三岔五就给她买衣服送玫瑰,记得第一个情人节为了送她九十九朵玫瑰,我吃了一个月的方便面,连肉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赵雄可是天生的食肉动物,一顿不吃肉都要他的命,为了女朋友,他一个月死了六十多回。”周勇朝我们笑。“你们知道吗?我现在只要听见方便面三个字都反胃。我和她好了一年,有一天,她把我送她的东西还了回来,说她要结婚了,无名指上戴着一枚不算太大但非常耀眼的钻戒。那一刻,我真想对她说:‘你别走,以后我给你买更大的钻戒,像鸽子蛋大的那种!’但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上了一辆相当漂亮但我叫不出名字的车……”


“有你的本田漂亮吗?”娜娜问。


“我的本田算什么呢?才二十多万。那天我就那样抱着那包礼物在街边发了一夜的呆,我一遍遍的安慰自己,太好了,可以放纵的到冷饮店喝一瓶啤酒了,可以吃肉了,可以买件新衣服穿了,可是,我却高兴不起来。我像所有血气方刚的男人一样,很无耻的打碎了一家店铺的橱窗,过后想想,我干吗不砸那个男人的车呢?”“呵呵!主要是追不上。”周勇笑。娜娜悄悄捅男友一下,暗示他别伤害人家脆弱的小心灵。


“没事,这家伙硬着呢!”周勇拍拍娜娜的手。


“可不是吗?那样就倒了怎么混?第二天我就辞职了,回到家,整个村子的人都以为我疯了,要不然是犯了什么错误被开除了,走到哪里身后都是猜疑和幸灾乐祸的表情。我妈知道这个消息当时就跌坐在地上嚎淘大哭,象死了儿子一样伤心。那一刻,我明白孟姜女是怎么把长城弄倒的了,真的,我妈哭成那样,墙上的土都哗哗往下掉……”


“你就夸张吧,你家那时候好像不是土墙了吧?”周勇边说边往杯子里倒酒。


“反正有东西往下掉,我死也忘不记我爹当时说的那句话:‘我和你妈连汗裤都舍不得穿供你上学,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刚生下来就掐死算了!’我一句话不敢回,扛起锄头出了门,我爹冲过来夺了锄头,说:‘我供你读这么多书不是让你回来使锄头的,爱死哪边死哪边去!别在家让我丢人现眼!’”


“那,你没有出去打工之类的想法吗?”我猜想他可能会有这种念头。


赵雄举起杯子和我们喝了一杯,淡淡一笑,说:“其实我心里早就有了主意,记得刚去昆明那阵,厂里放假,到大伯家住了两天,伯母买了一只乌骨鸡回来,我乐得不行,心想终于可以打打牙祭了。谁知,中午,只见一碗鸡汤上桌,以为鸡买老了,吃不动,下午才吃呢。下午又见鸡汤,直到第二天下午才见到亲爱的乌骨鸡,不好意思,仅仅是乌骨鸡的骨架。后来才知道,在昆明,乌骨鸡贵得吓人,除非小康之家,可以一次性吃肉又喝汤把一只鸡解决掉,象我伯父家这样的工人阶级,买只鸡都是熬汤喝,至少要喝两天。”


“吹牛不上税你也不能这么吹吧?”娜娜向来直肠子,怎么想就怎么说出来。“真的,骗你是小狗。那时我就有回家养乌骨鸡的念头……”


“一个念头就改写了你的人生。”我说。


“话是这么说,但也是吃了不知多少苦头。那时候提起来倒抖,除了一地的雄心壮志,甚至抖不出一个国币。当我跟我爹说想用房产证抵押向银行贷款建养鸡场时,我爹气得差点上吊,上蹿下跳的将我骂了三个多钟头。第二天早上,我有了主意,扑通一下跪到我爹面前,声称不给房产证就绝不起来。我爹冷笑:‘你慢慢跪着吧!这房子是我和你妈唯一的财产了,你别做梦!’父母出去干活了,我就那样跪着,跪得我头昏眼花腿发麻。中午他们回来做饭,叫我吃,我不理,吃完他们走了,下午回来,我还跪在那里,我妈赶紧去厨房掀锅盖,发现饭菜没动过,我妈有些心痛了,下午我依旧不吃。晚上九点多,我腿麻到无力支持,倒在了地上,我干脆闭上眼睛装休克,我妈抱着我稀里哗啦的哭,还对我爹说,要是把儿子逼出个好歹来,她也不活了。”


“你爹就那样交出房产证了吗?”娜娜问。“是的,他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你小子要是不做出名堂来就是杀了你爹你妈!’”


“听说那天你也哭得稀里哗啦?”周勇问。


“那是感动加害怕的眼泪,你们都不知道那一刻那本房产证有多沉,都能把人给压垮,那种孤注一掷,哪是在玩事业?分明是玩全家的命!”


“没想到这一掷就掷出这么大个老板来。”我说,由衷的佩服他的勇气。


“谢谢!后来也是九死一生才做到今天这样子的,当时第一批进了三千只小鸡,由于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没给小鸡打预防针,一个月之内,这批小鸡全都病死了,半只也没给我剩下。那种打击,像天塌下来一样,那段日子,我妈的泪流干了,我爹也没力气骂我了,家里阴惨惨的,从早到晚,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活像三个行尸走肉。我顾不上伤心,没日没夜的恶补养鸡的知识,上网,到图书馆一泡就是一整天,然后给空荡荡的养鸡场消了毒,又进了三千只小鸡……”


“这一次,就成功了吗?”我问。


“不成的话,你们也见不到我了。当然,后面也不是一帆风顺,两年前我去昆明参观一家养殖场,回来我的鸡被偷了五百多只,中间大大小小的瘟疫也遇上过好多次,只是这时候身上已经有了对灾难的免疫力,打不倒了。”


“总算是苦尽甘来,现在你可是日进斗金了。”周勇说。


“哪有这么夸张!”赵雄谦虚的笑。


“听说你的鸡都卖到外面去了?”娜娜问。


“四川、江西有三家和我签了三年合约,昆明还有两家,签了两年。”


“来,为赵大哥的成功干一杯!”娜娜跳起来。


“成功?早着呢?连戴鸽子蛋的手指都还没找到。”


赵雄说这话时见我们三个站着,也站了起来,随后又说:“坐下,坐下,朋友还这么客气干嘛?”


“来!干了!赵哥,戴鸽子蛋的手指会有的!”娜娜说。


是的,只要我们相信自己,并为之努力,一切都会有的。


→返回目录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