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冷寂大河

冷寂大河



作者:三月雨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内 容 简 介

 

文革末期,身居无量山深处的彝族民办教师李扎二,因喜弄文墨,竟因一篇短文而被牵引进大山公社错综复杂的政治、人际旋锅之中。一时间,乌云低垂,寒风呼啸。在边远贫穷、剥蚀的小山沟,他惘然、失望,忍受着爱与恨、血与火的交织闪现。无知、无耐、绝望使他逃亡迷迷茫茫的边境雨林,过着同兽为伴、与鸟共语的野人生活。改革开放,苟且偷生的他重燃希望之火。面对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滚滚朝流,在大山深处,贫穷、落后、愚昧,让他对景长思,叹往事只堪哀。于是,他放弃了从前,开始了艰难的开发地方产业之路。

作品以李扎二和庆梅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风里落花谁是主的悲剧性爱情为主线,以通俗质朴的语言塑造了主人翁人物形象,展现了特定环境中人与人之间犬牙交错的历史画面。读来意味犹长,细雨湿流光,恨与芳草长。

 

上   篇

  

 

太阳眨了几下眼,就在大榕树顶尖的嫩叶上露出了笑脸。一个秋天难得的好天气。

勐片河从连绵数千里的无量大山群中走出,不知在群山脚下绕了多少个湾,走了多少里地,尔后又从这里向下继续走,走。在山的尽头汇入狂奔的澜沧江。

勐片村就坐落在勐片河转弯后留在大山脚下的平地上。正是七月天气,谷花知了唱歌的季节。天气太热了,太阳刚洒出一把金叶,谷花知了就躲进树叶间。几只在树丛觅食的憨咕噜鸟把一双小眼盯住刚钻进叶间的知了,知了“热哩哩”一声惊叫,飞走了。

河滩里庄稼稀稀落落,田里水稻开始扬花结籽。村里嘴馋的顽童,光着上身,背着个大灰竹筒制作的捕虫工具,正一把把的往里塞吃稻苗的油蚂蚱。玉米虽然不怎么粗壮,但大多开始从腰间抽出油红色的红穗,水生生的让人看了可爱。

勐片村的活动中心是河边上几株巨大的榕树下面。大榕树长生不老,四季枝叶扶疏,盘根错节,给这古朴的村庄带来了清幽神秘的色彩,过往的路人常说勐片村风水好就好在有了这几株大榕树。为此,村人常引以为自豪。村人便在树下开凿出一口井,一些石桌石凳,供过往人马、串村炉匠木匠、挑担的村夫野老在树荫下休息歇脚,同时给村人带一些令人惊奇又令人开怀的山外趣闻故事。就如同约定俗成,每每夜晚,村人便闲情逸致的来到树下,把一天来所想所感,都在这个时候一股脑儿抖出来,给后人制造出多少个或悲或喜的故事千古流传。

勐片村住户不多,也就这四五十户人家。村里人称自己为米俐人。据上岁数老人讲,这些人家是白旗闹事(杜文秀、李文学起义)被汉人杀败后逃到这里居住的。这里原先住过倮黑人(哈尼人),米俐人到这里居住后“勐片”这个倮黑人命名的地名便被保留了下来。尽管村人觉得保留别人的地名不大吉利,但毕竟这片河滩能安生养息、躲避官家追杀,也就没太多改个新名的必要了。

随着要社会主义的草也不要资本主义的粮这个理论的深入贯彻,河滩上的地越种越瘦。山薯、树叶填补着村民饥荒。人们除了饿字,大榕树下已往没有太多故事。那些普及用牛粪喂猪、用青苔当粮的事已不鲜新。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