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位置: 景东银生网 >> 网站文章 >> 民众生活 >> 正文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第018期】清明时节思母亲

【第018期】清明时节思母亲



作者:杨早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清明时节雨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一年一度的清明节又到了。我走在每年都要去看母亲的那条断魂的路上,去给母亲磕几个响头。

 

二十年前,一封“母亲病危”的电报飞进了我驻守的军营。我没有丝毫犹豫,我必须回去,我不能没有母亲,因为我的父亲就已经在几个月前去世了。于是,我踏上南下的列车,经过四天的颠簸,回到了县城。

 

我冲进医院,找遍了所有的病房,却没有见到母亲。在医院的门口,遇到一位熟人,他告诉我,我的母亲在家里。当我赶回家时,其实母亲在三天前就离我而去。

 
我想砸天,我想贯地,因为我的肝肠寸断了。
 
在对母亲无尽的痛苦的思念中,我泪眼朦胧中与母亲最后离别的一幕镜头浮上了脑海。穿上绿军装的那一天,母亲到县武装部送我。她一刻不停在注视着我,一会儿给我拉拉衣服,一会又给我理理领子。她还把我领到食馆里,用一角六分钱、四两粮票买了两碗米线。她没有动筷,只是呆呆地看着我吃,还不停从另一个碗里给我添上,她的泪水在不停地流下。
   
第二天,我们的车队缓缓驶出县城,眼含泪水的母亲渐渐消失在了送别的人群里。不想,老天竟让我们母子这一别成了永别。
 
从我记事开始,母亲就是一个体弱多病的人。我七岁的那一年,她的病一天天加重。那是我读一年级寒假里,听说邻村来了一位医生,看病很准,我陪着母亲住进了这家卫生所。白天,我常常帮母亲排队拿药,熬药,做饭。记得卫生所后门外有棵青大树,树下有口井,要到井里取水,还要下一个坡。每天早上,母亲都要把我送到这个坡头,看着我把水一瓢一瓢地打进桶里,抬上坡头,她才放心地和我一起回病房。虽说是病房,并没有其他人住,房子很大,没有床,我和母亲打了张地铺。有天夜里,她摸着我的小手,其泪水一滴一滴地滴在我的脸上,把我从梦中惊醒。我侧过身子,用我的手轻轻擦去她脸上泪珠,她更加伤心了。我知道母亲是在自责,她不忍心让我小小年龄承担起如此的重担。
 
在我的记忆里,母亲是一个善良、俭朴而又多病的人。我幼年生活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跟随她到处寻医问药。我知道她很爱我,我也离不开她。母亲常说,她就是为了我,不想让我过早失去母爱,不然她早就不愿承受这样的病痛了。后来,经过几年的医治,她的病慢慢好转起来了。
 
到部队的第一个月,我就把十元津贴夹进信里,寄给了母亲。在清理母亲的遗物时,我发现,这十元钱,她仍然在留着给我。
 
这就是我的母亲,她竟然没让我见她最后一面就离我而去了。
 
二十多年过去了,我能做的,只有每年清明节去看一看九泉之下的母亲。 (曾发表在《景东消息》、《茶城晚刊》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