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位置: 景东银生网 >> 网站文章 >> >> 正文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记粤桂边战役四天挺进六百里

记粤桂边战役四天挺进六百里



作者:曹守基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刘邓大军征战记》一书第三卷冯牧的文章《战斗在祖国边疆》一文中,四天挺进六百里一节概述了这样一段历史:“廉江战役刚结束,部队没有休息,即西进追歼敌人,从廉江向钦州两路挺进,不分日夜且战且追,四天即到钦州外围,进军中39师一路,排除残余敌人,四天中除完成四百多里行军外,还俘敌四千五百人,连续的战斗行军使指战员在几天中几乎不能好好睡一下,但由于每个人都想快些把祖国大陆上最后一批敌人消灭,早日结束战争,都不顾饥渴劳累,以忘我的精神战胜了这看来似乎是难以克服的困难”。
 

我所在部队就是冯牧文章讲到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3军39师三支队(供给处)师粮食工作队。粤桂边战役四天六百里急行军,我作为师粮工队一名战士身临其事,回忆40年前这段往事,当时这支部队指战员的意志、决心和精神风貌使我终生难忘。
 

廉江战役结束部队没有休息,奉命向西追歼敌军白崇禧部队。师粮工队随师直属部队向西急进,有时走公路有时沿着崎岖的山路走。部队非常拥挤,前不见头,后不见尾,谁要是稍站一刻就被后面的赶了过去。我们粮工队队员个个都背着长枪、子弹、四至六颗手榴弹、三天的干粮、行军水壶、饭盒、行李背包,下雨一身湿,晴天一身汗,内衣裤没有干过,急行军的第一天出发不到一小时,我左脚的鞋子不能继续穿了,这天赤着一只脚走到晚上十二点钟才到宿营地,两只脚都磨出血泡,歇下来疼得落不了地。为了给部队补充粮食,放下背包就到附近村子借粮,发完粮回来已是深夜两点多钟。指导员张峰山同志把他仅有的一双新鞋拿给我换上,还抬来了烫脚水。一位河北沙河籍老同志王金弟教我用头发穿脚上的血泡。战争年代,赤脚走路不是个别现象,没有几个同志脚上没有血泡,但是像我这个学生兵,从来没有赤脚走过路,光着脚板走一百多里路在当时确实是一次痛苦的锻炼。这一天算不上宿营,吃过饭已经是后半夜,背包当枕头和衣睡一个多小时就起来吃第二天早饭。这一夜指导员和炊事员老谭根本没合眼(四天四夜没合眼),由于睡眠不足,过度疲劳,行军途中原地休息几分钟屁股一落地马上就会打起呼噜,后边人上来一推才踉跄地站起来继续前进。这些天虽然很疲劳,可是只要听到前面枪响,同志们个个情绪马上高涨起来,两条腿精神也来了,磕睡似乎也没有了,大家抱着一个信念,追上敌人,不能让他跑掉。
 

公馆杆在粤桂边是一个不显眼的小镇,天黑前师直赶到这个小镇。镇子一角还有零星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离镇子以东一里以外就开始见到敌人遗弃的战马、汽车、军毯,散落的枪枝子弹,成队的战俘往东而去,战俘中有穿呢服的军官和穿旗袍的官太太,往日过着花天酒地的群*众丑,在我人民解放军穷追猛打之下,有如丧家之犬狼狈不堪。接近镇子的公路两侧有敌人溃退下来时来不及收拾的尸体,可以想见几个小时前这里曾有重兵把守。这天晚上按师直工科通知,不准住楼上、不准烧火煮饭、不准打开背包睡觉,部队按指定地点休息吃干粮,这一夜我们粮工队没有外出借粮,担负供给处在两个大院的站岗和供给处周围放哨任务。黎明要离开公馆好上路,才得知有一个连的敌人还固守镇子西头镇公所院子的一个碉堡里,架着重机枪妄图阻止我大军西进。队长禹积宽把粮工队集中起来传达上级通知,趁天亮前队伍拉大距离通过敌人封锁线,师粮工队通过敌人封锁线,碉堡里的敌人轻重机枪疯狂的射来,顿时泥沙飞溅,队长、指导员带领我们跑步通过敌人封锁线,队部通信员小桑腿上挂了彩。这天行军的路上传来消息说四野炮兵赶到公馆好配合我39师,歼灭了这一股负隅顽抗的敌人。大家听了这个好消息个个欢欣鼓舞,似乎忘了连日来急行军的疲劳。中午部队在一个依山傍水的小河边正式煮了一顿米饭。虽没有美味佳肴,只有盐水当菜,能有几十分钟休息,吃上一顿饱饭,战争年代已经是感到很满足了。解放后从一个资料得知,在公馆坪被歼灭的那股顽敌是63军军部誉卫部队。
 

部队继续向西急进,日夜兼程已经两天都没有打开背包行李了,第三天午夜,部队在一个通往钦州公路的小山村临时休息吃干粮,通知还要前进。山西边激烈的枪炮声变成了滚烫的油锅。后半夜枪炮声远了,师直部队启程又走了二、三十里公路,黎明前来到一个桥头原地休息待命,桥头黑灯瞎火,粮工队除安排放哨的外,其他坐在背包上打盹。天渐渐亮起来了,桥头一片开阔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几十具敌尸,有几具离我们休息处不远。以后听说这座大桥是钦州东南面重要屏障,敌人派重兵把守,妄图阻挡我军西进解放钦州,所以打得非常激烈,伤亡很大,大桥被炸了,工兵连夜架浮桥。
 

当39师直属部队接近钦州已经是急行军第四天午后,供给处和粮工队在钦州以东一个小村子隐蔽集结休息待命,因距钦州比较近,加上敌机袭扰,仍然只吃干粮,不烧火煮饭。部队一律不准在室外走动。天黑前粮工队编成三个组,每组又分成二至三个互助组,为入夜越过钦州作组织准备。粮工队由供给处政委直接掌握,队长禹积宽在前,指导员张峰山在后负责收容,事先交代两人一排走,不准放羊,不准掉队,不准说话。天黑以后粮工队跟师直抄小路过钦州,这时钦州已被我军包围,39师继续西进追歼逃敌,接近钦州敌人疯狂炮击,炮弹从我们头顶上空呼啸而过,三位领导带领粮工队的同志跑步前进,经过炮火密集的封锁线,我们粮工队没有一个掉队。
 

粤桂边战役四天六百里急行军,我们粮工队几天没有打开过背包行李,只吃过一顿以盐代菜的米饭,其余都是靠吃干粮喝冷水,脚跑肿了,两眼熬红了,因为过度疲劳,肚子又饿,个个脸色铁青,眼圈发黑,这些年轻人几天时间好像老了许多。如此艰苦的环境,这批青年,确切地说是些才入伍一年多的学生兵,为什么在这段急行军中没有一个掉队?始终保持高昂的情绪?除了部队有高度的组织纪律性外,是发扬了互助友爱精神,你帮我、我帮你,争着给别人扛枪、背背包、背干粮袋,有限的冷开水让给战友喝。我虽然身体不算差,指导员张锋山和粮工队的张元禹、杜人等也帮我扛过枪、米袋。不甘落后是我们的共同决心。
 

 过了钦州,部队继续西进追歼敌人,迎来了又一个艰苦的行程,前面等待我们的是险峻的十万大山,是奔袭云南完成入滇作战任务。
 

1949年是中国历史进程中翻天覆地的一年,是我一生中难忘的一年。时间虽已过去40多年了,但我永远忘不了4天挺进六百里急行军中,师粮工队几十名后勤人员的战友情、同志爱。40多年,我从一个不太懂事的青年学生,成长为一名党的干部,有幸参加解放战争,受到教育锻炼,几十年来我一遍又一遍地翻阅地图,寻觅解放战争时期从河南到云南走过的山山水水,一次又一次的怀念师粮工队战友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战争年代牺牲了多少好同志,幸存者也渐渐离去。我把这段历史回忆记录下来的目的是铭记这段历史,鞭策自己继续和发扬战争年代那种精神,永远保持党的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
 

粤桂边战役当时我仅是一名后勤战士,并不了解战役全局,再加上年代久了凭回忆难免不全面、不准确,写这篇短文曾得到原39师师直赵志明同志的热情帮助。


→返回到目录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