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社会纪实·景东——世界黑冠长臂猿之乡

社会纪实·景东——世界黑冠长臂猿之乡

无量山及黑冠长臂猿是世界认知景东的一张经典名片

作者:杨回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景东为何定位为“世界黑冠长臂猿之乡”?这一称谓的依据是什么?
 
景东境内有两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而且类型不同。一个是亚热带常绿阔叶林生态系统及各种珍稀动物,一个是南亚热带山地森林垂直景观及珍稀动物。后一个就是无量山,无量山中就生存着黑长臂猿。2006年“五一”节,县委宣传部李力副部长和记者李鸿湖去了在建的大寨子“无量山野生动物观察站”深入几天实地采访,成一组稿件,也许能说明些定位“中国黑冠长臂猿之乡”大体的来龙去脉。 (李鸿湖组稿)
 
 
上苍赐给景东的一份厚礼
 
——关于无量山黑长臂猿的点滴思考
 
●李鸿湖
 
说起黑长臂猿,就要想起李白的诗“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是怎样的猿声,让三峡中乘舟的李白在江涛的喧嚣中听到并入诗流芳千古?如今,随着三峡大坝的建成,三峡的涛声已被埋藏在一汪平静的湖水下面,尽管如此,可两岸的猿声今安在?在三峡,要听见猿声真的只有到李白的诗中去寻觅了。不仅如此,伴随着人类的发展,与人类共享地球的其它不少物种已经永远灭绝于这颗蓝色的星球。在全世界,要听见猿声已是很难的事了,这是否是人类的悲哀?
 
到底是怎样猿啼呢?所幸,在地球的一个角落无量山中,几百只黑长臂猿千百年来一直固守着它们的家园繁衍不息,每天都在高高的树上啼叫不止。
 
今年五一节,笔者到了无量山中的大寨子,亲耳聆听了它们的叫声。每天早晨,生活在大寨子的五群黑长臂猿在各自的领地里此起彼伏的鸣叫。那是怎样的叫声呢?高亢、嘹亮、欢快。两千米以外都可听到,简止就是森林中的霸主。相比较,它们的叫法只有人类可以吼叫出来,而那些优美欢快的节奏恐怕人类也无法比拟。 (☆景东黑冠长臂猿的叫声点击这里)
 
我想,如果说李白听到的猿声就是今天黑长臂猿的叫声,那他老先生是否用错了词,这么畅快的旋律怎能是“啼”呢?后来,我在采访首任保护局局长张兴伟的时候,他无意中说退休后每隔个把月就要放上一回当年录下的黑长臂猿鸣叫声。一听到长臂猿们欢快的声音,心情就特别舒畅,仿佛回到了茫茫原始森林,当年在保护区工作的往事就点点滴滴如陈年老酿慢慢回味年轻着他的心。如此说来,老先人李白的诗是否应该改为“两岸猿声唱不止”或是“两岸猿声鸣不住”?
 
言归正传。俗话说,物以稀为贵物。既然全世界的黑长臂猿为数已经不多,自然就是珍稀物种了,何况它们的鸣叫声是那样的悠扬美妙。只有几百只生活在无量山中,全世界也不过一千只左右,比全国一千五百多只大熊猫数量还少,当之无愧就是无量山“大熊猫”,那真是上天馈赠给景东的一份厚礼了。
 
接下来要做的是如何使黑长臂猿在无量山更加繁衍壮大?卫星云图显示:无量山原始森林现已破碎成63块大小不等的斑块,黑长臂猿栖息地片断化的一个直接后果是导致长臂猿种群隔离,可能会影响到它们使其近交衰退,基因发生遗传变异,最终导致无法适应进化能力而消失这一物种。要做好这一工作,就是要保护好它们的生存之地,使它们栖息地不断扩大,这就要让地于林。这是一个宏大的系统工程,长远目标,景东要结合开发旅游区来扩大繁荣县城,让县城承担起以服务游客,依赖游客以此建设发达的第三产业,逐渐转移无量山保护区周边生存的山民。这一点并非天方夜谭,四川的汶川县卧龙保护区在保护与开发中相得益彰。大熊猫当年在当地被称作“猫熊”,无人知晓它们的珍贵。随着“大熊猫”保护以及研究工作的深入开展,因稀有而名声大振,汶川县因拥有250多只大熊猫而被称为“大熊猫之乡”。世界各地的游客涌入卧龙,使该县走上了发展旅游经济道路。
 
景东酝酿打黑长臂猿的牌已经有好几年时间了,去年最终定位。笔者曾在2000年开始就两次撰文极力支持,可是几年过去了,有些实质性的工作还未做到位。据了解,已经成立有股所级的黑长臂猿保护站,但由于各种原因还不能开展完全对口的工作,不少工作保护区管理局在尽力而为,外界对景东有数量最多的黑长臂猿的认知有限。我想,随着现代交通的发展,来景东看这些与人类最为亲近的动物肯定能成为现实。就我个人思考:景东应该做出一个完整性的长远规划纲要来指导此项工作,使这一工作不因领导人的变更而脱节,相关单位保护局、林业局、旅游局要在政府领导下更加密切配合;景东还应以更大的力度支持国际国内动植物研究机构来无量山开展科研工作,无量山的科研涵盖的不止是黑长臂猿,可以是所有动植物。笔者认为:从1957年起,对黑长臂猿从认识到科研已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50年代到80年代,认知到无量山有大量的黑长臂猿;第二阶段是野外考察它们的大概情况并最终确定了数量;第三阶段是大寨子对一固定群体行为的初级研究。可以肯定地说,对它们的科研空间还非常广阔。比如说接下来可开展种群之间如何进行联姻?一夫二妻形成的原因?最后可以到基因层面的研究,乃至野外人工繁育等等工作。随着科研深入,无量山的黑长臂猿名声定会一天天扩大。
 
黑长臂猿的优美嘹亮的鸣叫声除了生活在无量山的山民们听到外,外界的普通大众没几人聆听过,更别说近距离看到。但据在大寨子观察研究的范朋飞研究生讲,目前,为数不多来自都市的人听到黑长臂猿的叫声无一例外莫不欣喜若狂,能近距离见到拍摄到照片更是激动不已,可想而知它们是多么可爱的精灵。拿范朋飞来讲,他说在大寨子他止不住要思念在昆明的女友,而在昆明又无法控制的想念这些山民们称为“飞猴”的黑长臂猿。可以欣慰地断言:无量山黑长臂猿肯定是景东发展旅游中最有卖点的一张牌,它的市场是广阔的山外。
 
就本人琐碎的想法:开发与保护并不矛盾,开发是为了更好的保护。无量山近百群黑长臂猿,未来旅游开发利用中可“牺牲”大寨子动物观测站中范朋飞已经跟踪熟悉的“哥本” 一家。旅游与科研相结合,游客可近距离观测黑长臂猿也可了解研究工作。不仅如此,因为无量山中几个待开发的景点都在大寨子周围,可以成一个相对统一的体系。当游客来到景东的第二天早上,可上到无量山东坡最高峰对面黄草岭村(待开发旅游点)听黑长臂猿鸣叫声,看最高峰。下午再驱车到山那边的大寨子,沿途可经过无量玉壁风景区,第三天一早近距离观看黑长臂猿。喜欢攀登最高峰的游客可转到邻近公平村攀越,第四天可登上最高锋。真有那么一天,通讯的发达,黑长臂猿鸣叫声,画面及无量山美景都可通过游客小小的手机就传向了四面八方游客的亲朋好友中。那时,真的让世人来评判一番诗仙李白的那句诗是否应该改为“两岸猿声鸣不住”了?
 
最近笔者注意到一个不安的信息,近两年来,周边地区有地方发现了为数不多的几只黑长臂猿(推测由景东辖区分离而去),而他们州市级却高度重视,据说已成立黑长臂猿研究所,并大力宣传。笔者担忧,如果我们的工作相对滞后,是否将来会出现有着占绝对多数的无量山黑长臂猿高端研究工作、潜在的巨大价值资源不在无量山的局面。这一点可谓没有前例,毗邻景东的南涧跳菜这一民间艺术景东安定乡也跳得红红火火,可我们只到人家挖掘了才深感遗憾。如今南涧被文化部命名为全国独一无二的"中国民间跳菜艺术之乡","南涧跳菜"由此步入了世界民族艺术的圣殿,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在广袤的民族艺术天空里展翅翱翔,独步天下。时至今日,南涧跳菜不仅仅只是民间办宴席上菜时跳的一种礼节性舞蹈了,其丰富的内涵和外延,使之与国际国内文化娱乐业、餐饮服务业成功接轨,在文化娱乐业和餐饮服务业中别具一格,独领风骚。其范畴也早已从偏居南涧一域扩大到了全国,影响遍及海内外。"跳菜"成为了南涧的代名词,成为了南涧叫板世界民族艺术的重磅武器。
   
景东自己定位世界黑长臂猿之乡,这一定位是否要上级有关部门命名认可?我想黑长臂猿工作还任重道远。(注:此文发表于2005年普洱日报《茶城晚刊》,此文发表时景东还未被国家有关部门定为中国黑冠长臂猿之乡)
 
 
 
无量山黑长臂猿概况:
1、1957年,中国科学院西南生物考察队在景东温卜采集得标本;1964年昆明动物研究所又在磨刀河采集了3号标本。经研究,这是长臂猿的一种新亚种——景东亚种,无量山的黑长臂猿从此被世人所认识。
 
2、上世纪七十年代前后,黑长臂猿曾在那场史无前例的“浩劫”中和人们一起遭遇苦难,统计数据表明有上百只被猎杀,它们千百年来的生存之地也在大炼钢铁和后来的毁林垦荒中不断收缩。
 
3、20世纪80年代中期,国内外不少研究员(有美国的海莫夫、毕慰林,中国的蓝道英、罗瑞、陈南、蒋学龙和王应祥等)来到景东无量山开展黑长臂猿的行为、生态、数量与分布调查和研究以后,估计无量山黑长臂猿数量多达数百群,可能是此物种的世界之冠,从此逐渐为人们所熟悉。
 
4、90年代,随着黑长臂猿名声的传播,引来中央电视台《动物世界》的关注,并进住无量山原始森林进行艰辛的拍摄,但因长臂猿惧怕、躲避人类。虽花功夫,下大力但仍未能如愿。
 
5、2000年景东县酝酿以珍稀物种黑长臂猿作为叫响世界名片——“世界黑冠长臂猿之乡”。同时无量山升级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林业局成立黑长臂猿保护站。从此,黑长臂猿成为景东人家喻户晓的动物加以爱护,并不断加大对黑长臂猿的宣传及保护力度,它们成为景东人最值得骄傲的“精灵”。
 
6、在荷兰相应项目的资助下,由县保护区管理局牵头,2001年用两个月时间,2005年用一个月时间再复查的形式,并动用卫星定位仪等现代化工具,历时三个月大规模调查得出无量山黑长臂猿数量相对确切数据,共98群近500只,从此为世人所清楚。
 
7、2003年,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一直未中断研究的蒋学龙先生指导下博士研究生范朋飞,深入景东无量山大寨子,风餐风宿露三年追踪其中一群黑长臂猿。从逃避他到熟悉他并最后接纳他,互相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在此基础上取得了更大的研究成果。
 
8、2005年景东正式确定“世界黑冠长臂猿之乡•银生古城景东”的称谓。当年保护区管理局与昆明动物研究所共同在大寨子投资几十万元,联合建立了黑长臂猿观测研究站(准备更名为无量山动物观察站)。从此,无量山的黑长臂猿研究保护工作朝着纵深方向发展。
 
9、2006年在范朋飞博士研究生的帮助下,景东电视台记者近距离拍摄到了黑长臂猿,这是国内电视媒体首次拍摄到动态画面。新闻上了中央电视台一频道《新闻联播》等几大主要频道,景东的黑长臂猿从此全面走向世界。5月,范朋飞博士研究生被邀请在景东做了一个专题讲座,黑长臂猿更加深入到景东全县人民心中,景东保护黑长臂猿工作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李鸿湖依据相关资料收集整理)
 
大寨子研究简况
 
大寨子位于景福乡岔河村境内,在后面高高的无量山上就生存着几群黑长臂猿(别名黑冠长臂猿)。由于这里相对与村落接近,成了观测些动物的首选地。
 
黑冠长臂猿一种主要分布于我国的长臂猿,全球数量约一千只,其中有近500只生活在景东无量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里,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黑长臂猿是目前所有长臂猿中研究最少的一个种,但也是相当特殊的一个种。
 
无量山的黑长臂猿是分布海拔最高的长臂猿,其领域面积明显大于其它长臂猿,存在独特的一夫二妻群体。为了弄清楚这些差异的原因,其行为对高海拔的适应及探讨其在系统演化上的地位,从90年代开始,国内外的科学家就开始了对它们的研究。2003年3月起,昆明动物研究所蒋学龙博士开始对景东无量山大寨子的3群黑长臂猿的鸣叫行为进行为期一年的研究,后来,他指导的学生范朋飞又确定了一个重点研究群体。在经过长达两年的艰苦的野外跟踪后,2005年3月,这群黑长臂猿成为了第一群适应研究人员并能近距离观察的黑长臂猿群体。研究发现:它们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群适应的长期稳定存在的一夫二妻群体。目前,研究所正在对其行为生态学进行研究,并且已经得到了国家“973”重点项目的支持。根据长臂猿的英语单词“gibbon”的发音,他们将该群体中的成年雄性取名为“哥本”。博士研究生范朋飞和和蒋学龙导师为专版撰文介绍“哥本”一家去年9月里一天的生活(但由于未与作者取得联系稿子暂不上传)。
 
范朋飞学业结束后,又有一名来在自浙江的女研究生正在大寨子进行观测工作。(李鸿湖组稿)
 
·延伸关注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