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明疙瘩之死

明疙瘩之死

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作者:三猴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明疙瘩死了。半瓶甲胺磷,专杀蛐蛐蚂蚱虫虫脑脑的、三五块钱的低级农药轻轻松松送你上路。敢情老天认为你半死不活痛苦不堪,既浪费人民币,又浪费空气,良心上实在过意不去,还是让你入土为安更为畅快。


四十多岁的老男人嘛,念家了。明疙瘩终究还是死在了老家的新婚时的大床上的。日子也掐好似的,鬼节的前七天,事不过七,如尔所愿。


不知道明疙瘩这个绰号是怎么来的,上初中时时,一班同学就喊他:明疙瘩明疙瘩,想吃粑粑,赶紧回家。可能是性格上合得来么,从那时起一直到他死前,我俩是要好的同学和朋友关系的。刚听到从朋友圈传来的这个噩耗时,我一时还真的懵了,只骂了句滥疙瘩,你终于玩完了。眼泪就流了下来。这个该死的瘪三就此作别这个绚烂多彩的世界,几滴点化学农药你都撑不住,你平时肿脖子小锅酒十几杯不倒的功夫都哪儿去了,怕是都灌进狗肚子去了,一点抵抗能力都没有。在县医院里把你胃洗好了,你倒是直挺挺地就挂了。你这一走没有回头、没有遗书、不知道有没有遗憾?不知道有没有泪?如果有,又该往哪里流?


上初中的时,班上一个长着瘦小个子,酱紫色脸庞,冬天一到就戴顶雷锋帽,咧着嘴,风似的一会从教室前排撵到后排,一会又从后门追到前门的“活宝”,就是明疙瘩了。时不时有大的同学抹了抹你戴在你小小的头上,显得大了些雷锋帽,脸色严肃的说:你还不回家吃粑粑?嗯?你瞪着眼扳正弄歪了的帽檐,露出不屑的神色又打闹去了。明疙瘩和善软弱的性格终究在初一下学期吃了第一亏,放学路上和几个同学打闹嬉戏时,被强悍的大同学挤入河沟,呛了水,请假在家休养了二十多天才基本康复。可命运的多舛,总是让人无法回避的。初二上学期结束的时候,明疙瘩又在父亲工作的粮管所的二楼上,玩耍时被邻家的大孩子不小心推到,不知是摆了个什么造型跌了下来,当时就断断续续吐了一大盆,最后得了严重的脑震荡,这一次明疙瘩就休学了,住院疗养了将近一年。如此说来,我们只是一年的多的同学关系。我先一年考取了中专学校离开了他,而一直好像没长大的明疙瘩复学后,初中毕业就接替了父亲在粮管所的职位。我和明疙瘩一直的交往和友谊,都得益于我们俩那时都有的、或者说是那会少年朋友的共同爱好--武侠小说和情结,我们还相互借阅过珍藏的金庸古龙著作。


 苦瓜树上终究不能结出甜苹果,命运总是和不幸的人在开玩笑。不知是九七还是九八年了,伤痛的日子总是爱被人们所忽略或遗忘。明疙瘩所继袭父亲职位的粮食部门似乎是在一夜之间轰然解散了,几十年来的肥油部门风吹烟灭,当时改革的剧变基本上颠覆了人们的认知水平。部门中下层所有的员工都成为了下岗职工,明疙瘩和一群类似自己的难兄难弟,怀揣分到的几个散伙费,像苍蝇没了头,在小镇上东游西逛享受最低生活保障度日谋生。乡镇粮食和供销等部门的解体是改革的需要,是社会发展的必然。想想当时某些特殊部门里的“哄二代”念完初中后,高中都没上就能从合同工,到正式工到公务员,到现在的什么局什么处,那个拼爹的年代也是醉了。一段时间后,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当地政府部门陆续启用这群还会写两个字的闲人,安插在各个缺编缺员部门,做临时工,打打下手。这虽然没有多高的工资,但这也是政府的温暖,人文的关怀。明疙瘩也信心满满,志气高扬,全心投入到被临时分派的各种工作任务之中。自此明疙瘩工作的热情一发不可收拾,兢兢业业在这部门、在那部门的工作都得到了领导和老百姓的赞赏,上上下下谁都爱找他帮忙办事。机关单位、街头巷尾,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疙瘩办事、你我放心。可是谁都清楚,包括明疙瘩也清楚,做的再好也是没有希望的,临时工就是临时工,这是无法改变的。就这样,明疙瘩也无怨无悔,一直到结婚生子到生病休养到临时工的辞退。这期间,明疙瘩究竟经历了什么样的风风雨雨呢?


零一年左右,明疙瘩在镇上的职工住房与一农村姑娘结婚了还育生有一子。如果每个人都有所担当,结婚后才是两个人有情人真正的人生的开始,是幸福生活的起点。明疙瘩上辈子不知得罪了哪路神仙,结婚恰巧才是他悲哀的晨光。好的婚姻能给你带来幸福,不好的婚姻也能使你成为一位哲学家。不好的婚姻没让明疙瘩成为哲学家,却让他成了一个烂赌鬼,一个酒醉包,怂男人。夫妻两你小赌,我大赌;你大赌,我特大赌。孩子长大到读小学三四年级那段时间,明疙瘩夫妻俩正响应着小镇糜烂风气的号召,开始双双陷入麻海,就像在敲锣鸣鼓争夺冠军。两口子无心打理小镇街口得天独厚的百货门面,任意泛滥孩子,专注于麻之海不可自拔。明疙瘩万万没有想到他弄丢不仅仅是商铺火红的生意,还弄丢了妻子的人和心。妻子终于按捺不住寂寞,在游戏场中与这与那私下勾搭鬼混,给他重重的戴上了另一顶绿色的大檐帽,此事直接导致了家庭婚姻的彻底破裂。明疙瘩当时的工作性质特殊,人又勤快,哪忙往哪跑就像一条守着一寨子的看门狗;平时应酬多,又陪吃陪玩的,忙不亦乎。这样不仅加重了他的身体负荷不算,还蒙蔽他的了瞎狗眼。小镇的人都醒着,就他一个人睡着了。一直到明疙瘩自己确认此事的真实无误后,卑微的他借着从酒场带回的所谓男人气质,掰手多次痛殴了当初心满意足取回的女人。明疙瘩这样的家暴做法,对于婚姻只是愈行愈远,越伤越痛。一时间明疙瘩心理堤坝汹涌崩溃,老病复发,整宿不能入睡,身体不正常不算,精神也极度不正常起来。那段时间人们常会在凌晨三四点的街头遇到精神恍惚眼神呆滞明疙瘩在散步,不知只是他的人还是他的魂。小镇的人们都在说:“要疯通了,可能要疯通了。”此事闹得小镇满街风雨,柳色花边,是是非非,子丑寅卯,谁能说清?


破镜难圆。夫妻感情的破裂既给双方带来难以言说的苦痛,又给孩子的成长带来极大的影响。在双方亲友团的的一致举手表决之下,明疙瘩两口子最终经不起痛苦的煎熬,在前年冬天一个吹着冷风,下着冰雹的凌晨,敲响了小镇民政办公室结着寒霜的仿实木门,心平气和的办理完手续各奔西东。明疙瘩也满足了自家老人传统思想的心愿,理直气壮地分回了儿子的抚养权。儿子也还成器,在去年考取了县属重点中学。但现实是这样残缺不全的糟糕家庭,给整个社会造就了多少的问题少年啊!


虽然明天的太阳还是照常升起,但明疙瘩始终放不下这次痛苦无端的的感情经历,幸福生活是不属于他这样的干瘪苦瓜的。自儿子考取县属中学后,明疙瘩孤独一人生活,心理压力有多大只有他自己清楚。一年多来,他的老毛病又犯了,已经不能按时正常的工作了。据他的兄弟讲:哥哥当时抑郁症非常严重,看上去就是浑浊的眼珠大大地向外突出,颧骨高高的,非常的消瘦憔悴不堪。一天二十四小时不能入睡,睡着个把小时也一直在做梦。病情有所好转了又喝又饮的,不能节制,醉了疯言疯语,行为举止越发不正常起来。明疙瘩病情加重后,他的弟弟领着他基本上拜访了省内有大大小小有名脑科医院,精神病医院、中医院等等,疾病都得不到彻底根治。省上有个著名专家给出明疙瘩的最后诊断结论是:“四十岁的人,八十岁的器官!”


明疙瘩倒霉的孩提时飞来横祸留下的后遗症和自己后期不加节制身体挥霍,还有离异后的精神颓败,年纪轻轻就让身体患上脑梗、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肝损坏以及甲亢等等老年人系列综合症。人生最大的悲哀不是自己有多少的不幸,是知道自己的不幸还不知道悔改。后期的明疙瘩终于接受了医生的建议,中西医结合治疗,病情又稍有好转。回到单位后,单位领导基于他一年来都没上过几天班的情况,要求他辞退工作,回家休养身体。明疙瘩平时这样勤劳敬业、精神活跃的工作狂,一下子失去工作回家休养,身体压力大不算,精神如果再受刺激,引发抑郁症复发的概率有多高就不得而知了。明疙瘩最后不得已被他的弟弟送回到了农村老父母身边,让年迈的父母照看。一次遇到明疙瘩的老父母,流着浑浊的泪对我埋怨到:我们这辈子没做过什么有违良心的事啊,怎么会出这样一个儿子呢。我无言以对。明疙瘩的弟弟常年在边疆地区工作,他为哥哥的病也是操碎了心。看着哥哥病情有所好转,又在父母身边,才赶回单位上班。却不知,这一走,竟为生死离别。


 阳历八月十二号,农历七月初十,凌晨卯时,五行三火,煞日。明疙瘩在给县城上学的儿子打完一个最后一个电话后,喝下一整瓶的甲胺磷农药,抢救无效离开了人世。查看了一下明疙瘩朋友圈的最后一条微信说说,是一首网络歌曲《远方的我在等着你》,歌中唱到:“紧紧地抱着你,我和你相偎依,灵魂被掏空,似乎无法再哭泣……”。三天后,我参加了明疙瘩的葬礼,在朋友圈里致上悼词:


你解脱了,你终于解脱了。只是自此以后,我们将无法拨通你的电话、收到你的讯息了。你用如此简单而又粗暴的方式结束了自己卑微的生命,或许我们无法体会你承受了多么巨大病痛和感情的双重折磨,你既定要走,我们拉不住你;你绝意已然,就安心上路。只是白发人送黑发人,让人撕心裂肺而已。从此一个外表坚强善良,内心脆弱不堪崩溃到边缘;一个笑容满面,幽默风趣,遭受了巨大病痛折磨的矛盾体离开了这个色彩斑斓的世界。但愿你在天堂那边没有情感的纠结和疾病的困扰,一切安好!

※ 更多龙街三猴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