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小说】二狗

【小说】二狗



作者:岸上花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在民间,尤其是农村,起贱名的习俗很常见,不论北方南方,不论是城郊远乡,许多人都以“狗”、“牛” 、“虎” 、“驴” 、“猴”之类的字给孩子起名,这类名字既俗又丑,是实实在在的“贱名”。听到此类名字,你一定会觉得好笑,可老辈们认为,,贱名好命,易养大。我故事中的主人公就有这样一个贱名:“二狗”,据说他在家里儿子排名老二,故出生后就被爷爷取了这么个雅名。


 “二狗”的名声在哀牢山边那个被称为“顺来营”的小村庄传的很响,甚至老少爷们、大姑二嫂们、牙牙学语的孩童们都忘记他姓甚名谁,见他提他都是以“老二狗”“大二狗”“小二狗”“二狗”等等称谓来代替,甚至我们大家伙共处一处的同事们也是这么称呼他,他也不生气,高兴地应和着。


(一)、初始二狗


那年,我们一家调入新工作地,那时候女儿还小,刚满七个月,才学会吃辅食不久。搬一次家,大小也算一个大工程,前后折腾好几天。记得我们到新单位报到的第二天就已经是教师节,单位弄了当地的招牌菜“老鹅炖附片”来为我们接风。开桌前我们家的小保姆阿珍去厨房锅里想弄点鹅肝给孩子吃,翻弄半天没有找到,这时,老校长进厨房笑嘻嘻地跟阿珍说:“不用找啦,我们这的大鹅没有内脏的!”阿珍纳闷,悄悄来跟我说,我们都是初到,哪好意思刨根问底,嘱托她给孩子炖个鸡蛋就好。


那天,除了学校的所有同事,还宴请了村里和镇上的领导,因为附片放的太多,这个招牌菜味道不正宗,都没怎么吃。收桌时,一个年长我很多的同事说,丢了可惜,拿回家慢慢吃呗!大锅剩余的“老鹅炖附片”统统被他倒入早备好的提锅里。


事后,校长说他就是二狗,我们单位出了名的“杂菜师傅”。但凡只要是单位任何一次集体伙食,厨房的火其他人是不用去凑的,当然,好吃的东西也就轮不到上桌就已经进“二狗”的嘴里了,大家都心知肚明,他就那么点嗜好,随他。哈哈,原来“大鹅没有内脏是这么回事啊!”这么一来,我算是初始新同事“二狗”了。



(二)、关于“二狗”的诸多故事


1、会过日子的“二狗”


那几年,物价已经开始连环跳。记得,猪肉是10元/斤,大米1.8元/斤,小菜大多1元/斤,我们的工资却不见增长多少,大家都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一家带小的,啥都想弄点吃吃。挨近腊月,我买来猪肉、作料、肠子什么的准备灌香肠,老公帮我算计成本,说超小三百一副。二狗老师说,哪需那么多钱啊,要我这个价钱可以装三副小肠!我跟他取经,他一一道来:首先买肉不用买猪腿子肉,买些肚底肉和猪脖子肉就行,价格只是腿子肉的一半不到,差不多就4元/斤;然后猪小肠不能现买,得在七八月份便宜的时候买来洗干净冷冻着腊月拿出来灌;再次豆腐不买现成的,自己买点豆子托个农家或是自己动手做成豆腐,价格也是三分之一都不到;最后灌肠子豆腐和猪肉的比例对调一下,岂不是三副香肠就出来了?妈呀,难怪大家都说二狗会过日子,这账算计的还真是精明。


改天,我在办公室外的长木凳上随口说了这事,校长说,这算老几!更绝的是他能二三十元钱买10斤肉吃上一个月!二狗买肉,不乘早晨出去赶好肉而是选择在下晚出去,这个时候卖肉的昏昏欲睡,特别是三伏天临到下午,猪肉都被苍蝇亲过百遍,留到二日卖准成臭肉。二狗就选择这个时候出手拿下,拿回来洗洗剁剁,腌上作料,再配点面粉,小粉之类的捏成坨油锅一榨,香喷喷的酥肉坨坨,今天一坨明天一坨放在饭甄子上一蒸,个把月不吃其他肉也行啦!


记得有次在大街上遇到一个已经调离该校的老师,不知怎的就提起二狗,她的话叭叭叭叭停不下来。说起二狗老师家院场边最爱种罗汉甘蔗,也喜欢邀约她们去他家玩,大伙看见场边又粗又绿的甘蔗嘴里跟着淌口水,打气让他砍甘蔗给吃。你猜怎么着?他就只拿刀砍了其中一棵的一半,削了皮再把甘蔗丫成几块用盘子端上来,一个也就可以伸手拿两次盘底就见空。大家气不过,赶在街天跑去街上买甘蔗吃,哎呀,却看见二狗在集市上卖甘蔗呢!


2、一身生意经的二狗


二狗,自来一天在顺来营就口碑不大好,究其原因,还是跟他不务正业有关。身为人师,却不精于钻研教学,而是玩些走东家串西家的把戏。特别是前些年,二狗贩买卖,猪、狗、鸡、鸭、牛、羊……东家贩来西家卖。人家说,要找二狗,你不能去学校,要去村里人家的牛圈猪圈里找,说不定,这会他正摸着哪家的猪脊梁比划着有几拃厚呢!


街天,二狗散学最早,因为他要回家把一周串摸来的宝贝们拿去集市上换成钱。做小生意的,大都见拿着个计算器扒拉,而二狗压根就不需要,他能用口把钱算到小数点后两位。一次,好像是卖只鸡,42.56元,买家说,就给你42.5好了,6分钱你让我,二狗哪行,说四舍五入,你给个42.6不就得了。


二狗不光走村串巷,他还上山生钱。哀牢山绵延几百里,盛产宝贝。二狗看准商机—养蜂,也不知他是哪里学来的绝技,会蜂语也不一定,他时常能准确地找到分家的蜜蜂群,或是辨清哪只是侦察蜂哪只是蜂王。在平日闲暇的日子里,他鼓捣出好多蜂桶,就钻牛圈的空档顺回来大堆的牛粪,晒干备用。


周末,二狗就抬着蜂桶,怀了揣着干牛粪,再带上一堆家伙什上山了。爬过几个山头,找准向阳僻静的位置,把糊了牛屎的蜂桶搁正,旁边搭个简易的灶,支起锅,再往锅里丢进去一坨像蜂蜡的东西,蜂蜡随着火势增大逐渐化成水,一股子蜂蜜的味道在山间弥漫开来。不一会儿,嗡嗡嗡,嗡嗡嗡,咦,有蜜蜂飞来了!二狗说,不急,这是侦察蜂,来探路的。这只小蜜蜂在蜂桶旁绕来绕去几圈后,居然飞走了。果不其然,一阵子后,一只、两只、三只……很多只,二狗在那些蜜蜂间扒拉着,问他干嘛,他说在找蜂王,突然,一只超大个、腿脚都是黄色的、腰细腿长的蜜蜂被他捉住,他小心翼翼地把这只特别的蜜蜂装进蜂箱里,也奇怪,其他围在蜂箱外乱飞的蜂群也跟着进去了,哟呵!还真有一手。如此一来,二狗接蜂的工作就算完成,像这个样子做,他在哀牢山里至少养了二三十窝蜂,一年,掏蜂蜜卖,尾野蜂蛹卖,这块子的收入也是大块。


雨天,二狗也不见闲着。正值放暑假,他心里美滋滋的。这个季节,山里山珍遍地,但得有双识菌的慧眼。什么鸡枞、牛肝菌、青头菌、大红菌、松茸、竹荪……,清早进山,中午时分,他就能在被人翻过几道的山林里背回一背篓菌子来,新鲜的卖一些,用盐水汆过的卖一些,烤干的也卖一些,一个雨季结束,他的银行卡上人民币的数额要见长好多。


前些年,东边集市的农行和信用社还没有撤并,教师的工资就由信用社代发。月头是发工资的时日,我们这些不会过日子的小年轻,早在上月底就是唾沫星不沾油地等着发工资。刚进月头,二狗就在学校咋呼,工资给进账了?其实,据信用社的工作人员透露,他二狗的工资已经好多年不见取过,反而是隔三差五地往这个存折上存钱。我们也相信,二狗整日地贩买卖,总不至于是贴本的吧?


3、农人眼里的二狗


在顺来营老古辈子那就传下来一句话“顺来营,河水淹家跑不赢。”这话一点不假,川河就顺着村庄边流过。每年雨季天,都要发大水,河水高涨,淹到紧邻的村庄,顺来营首当其冲。连续下上几天雨,家里的老辈人就要忙活着收干货细软或是一家老小的口粮,要么统统抬到住在山边的亲戚家放留,要么拿了放在自家的楼顶阁楼上,否则的话,大水一来,淹到自家门前,光有跑人的份,哪有时间来救东西。


话说,一次发大水,也不知是哪家的一群大鹅,半夜里被大水给冲到河对岸甘蔗地边,河水太大,好几天,哪个都不敢贸然过河去赶大鹅回来。一路人说,那么大一群鹅,肯定下得一堆大鹅蛋,这话恰巧被放学回家的二狗给听到,他惦记上那群鹅也惦记上大溜溜的鹅蛋,也不带上个家什什么的,脱光裤子就剩条大红汗裤刺溜下了河,愣是给游到河对岸。


岸边,依然有胆大的一些人在看轰隆沸腾的川河大水,也想看看二狗冒死下河的收获。河里那个小红点忽时露出来忽时又不见,好一阵儿,河对岸冒出来红汗裤的影子,大鹅嘎嘎嘎叫个不停,二狗一弓一伸,看样子还真有鹅蛋呐!忽然,二狗做出一个举动,竟然脱下红汗裤包鹅蛋去啦!光溜溜的二狗一只手提着包鹅蛋的红汗裤,一只手划拉着洄游过来。到了岸边,大声吼叫:“谁递个提篮给我呀!”大伙哈哈大笑,也不见哪个真去找提篮给他装鹅蛋。一个老娘们讪笑:“有种就光腚上来呀,老娘又不是没有见过你们那把儿!”


二狗在河里直打哆嗦,央求大伙,有人说,丢掉鹅蛋不就行了。“这哪行,十几个呢,卖了够我二儿几天生活费。”“上来吧,上来吧,我们不笑话你。”有个插嘴道。二狗真就光溜溜提着鹅蛋爬上岸来,光腚对着大伙,放下鹅蛋,几下子穿起红裤衩,又穿上衣裤,脸色才慢慢红润过来。


关于川河大水里的故事,还有一笆箩。这个和顺来营岸边的壮汉们有关,当然也就和二狗有关。


那些年,家家都安着一个大灶台,里面嵌着三个灶,一个顶小的灶平日家里烧水做饭,一个中号的请工做活做饭用,还有一个超大的灶自然是用来煮泔水的。老辈们养猪不像现在,丢一把儿青饲料进去,再和着几勺猪饲料拌几瓢玉米面粉进去喂喂年底就可以宰胖猪。


那时养猪,很多工序要做,先是头晚就切一堆青饲料,二日一早家里女人第一件事就是烧泔水锅火,然后把头晚切好的青饲料撮进锅里,添上一大锅水,临近水要涨,再将家里一堆头晚餐吃的脏碗筷放进锅里煮煮洗洗,又舀来玉米面和糠什么的,拌在泔水锅里继续搅拌煮熟,一日分三顿舀给猪吃,养猪这个样子养个年对年才杀吃,也难怪现在口叼的人说猪肉不好吃,大概和人们的多块好省有关吧。


一年终日煮泔水,煮饭,要烧三五排柴禾才够。我们散学,经常就看见农人们上山砍柴。挨近川河的顺来营,也自有来柴禾的地方,那就是川河发大水的时候,河水发的越大,上游冲下来的杂木越多,因此发大水也是汉子们发威捞河柴的时候。临近七八月份,家里的女人们就要收拾出院场边一块空地,就为堆男人们从河里捞回来的河柴。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话一点不假。那一年,川河水冲到河东岸的竹棚树根下,咆哮着滚滚响。被窝里的男人们睡不住啦,唯恐落在后,好河柴被别人捞去。不顾女人劝阻,穿着个裤兜就往河边冲,只见岸边都是清一色只穿裤兜的男人们,二狗也在其中。这个时候,真真是显示顺来营汉子团结互助,借着白花花的水光,汉子们齐下河,几个一组,睁大眼睛往高涨的河水里瞪,生怕错失每一根上游淌来的河柴。


几个白天晚上的奋战,男人们的收获不小,一个河岸边都码满捞上来的河柴,照我猜想,捞出根价值连城的乌木也不一定!男人们一贯大气,捞上来的河柴,不用分,夯吃夯吃地自发往家搬,也不见谁说搬多了或是搬少了的话。倒是搬完后,也不知羞耻样,一律花花绿绿的裤兜儿穿着,还在河岸边开嗓大声说着话,女人们也在一旁幸福地看着自家男人那雄浑的脊背,笑开脸。


涨了几日的川河水,渐渐退去。岸边看河水消涨的老少爷们也逐渐散去,关于河里的河岸边的故事也慢慢淡去。


(三)二狗的退休生活


1、二狗买房


和二狗刚做一年多的同事,赶巧遇上县里“三五”政策执行,刚跨50岁的二狗,滑溜溜地可以内退了。很多人劝他,莫退,要加工资呢!二狗大嗓门吼吼,要这点工资养我全家啊,不得饿死,我50岁退休回家,要干的事情多着呐!


话说回来,这么多年,为人夫为人父的二狗,愣是把俩孩子供到大学毕业,人家两个都分在市里,家里就剩下老夫妇二人。这年,大儿子婚后,小两口要在市里买房,那些年,市里房价不算高,但对于工薪阶族来说,难度还是很大,二三十万的买房款无疑也是天文数字!求救,向老父请求支援。二狗放话,给钱买房可以,但有两个附加条件:一、 房产证必须写我的名字。 二、退休后我们要去和你们同住。答应这两个条件,买房钱全部我出你们来装修就行!脖子被父亲掐准了,哪能不答应呢!就这样,一向被大家鄙夷吝啬抠门的二狗竟然眼不眨心不跳地拿出30万来给儿子在市里买了套100多平的商品房,我们大家都只有瞪眼的份。


2、二狗卖房


市里的房子落实,二狗着手卖家里的老房。说老房其实不老,刚建几年,又在公路边,地段好着呢。好几个买家中意这房子,剩下的就是价格问题。二狗说,搭土地一块卖就10万,不搭土地就5万。一个同事家刚巧要搬家新建房,老校长推荐他去买二狗家的,说正合盆口。老校长做中间人,看在同事的份上,让价两千,就四万八出手,一切谈妥,预付三万,剩余的一年后给清。


剥皮老鼠也有耍赖的时候。这才事隔一天,二狗上门了,说那房子不卖啦!跟老校长说房子要给他老爹老妈上来住,说不定哪日他不爱在大城市,想回老家来养老也有个落脚地。话说到这份上,老校长也只好接了钱给同事送回去。


这事之后不多久,二狗的退休令下来,我们学校做了一桌宴席,欢送二狗老师退休。虽然关于二狗,话题诸多,他要离开,大家还是很不舍。饭后,又一起送他到家。进门,咋见东西都打好包,不像是要在家过日子的样子。他媳妇说漏嘴,这房已经带田地9万多卖给她小叔家,儿子明日就回来接老两口。怪不得跟同事反悔,原来有这茬啊!自那以后,二狗仿佛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


3、二狗荣归


一日课间,大家都坐在办公室外长条凳上聊天。忽然远远听见熟悉的大嗓门声调,好一会儿,人影闪现。嘿嘿,二狗来了!相隔半年,咋见更精神了呢?一问,吓一跳!二狗的退休生活着实吓到我们。


这次内退,二狗是明举。刚刚过去加工资那拨,他们还按工作着这一类一分不少加进去,因为他职称是小教高级,一加一大坨。 也有人说,在职的还没有内退的加的高。二狗并不满足,说大儿家有着落,可二儿还单着,他得为孩子买房努最后一把力才是。退休后到市里,起初,跟着小区一个女的倒菜卖,起早贪黑,赚的钱不多,菜还时常卖不完烂掉,这生意就此罢手。后来,也是遇上小区一个退休老人,说起在某行当门卫,一个月给1200元,二狗动心,让他帮忙介绍也到另一个银行当门卫,两个老人白天晚上轮班上,这种打工生活又继续几个月。二狗熬不住时间也耐不住一个人的寂寞。也是机遇,和一个来银行存钱的老者打岔唠嗑,竟然知道人家在做基金这门营生,就攀上关系跟着那老者干起基金。


二狗一脸得意地跟我们讲起基金,而我们大眼瞪小眼的做迷糊儿状。虽然,也听说有人在买基金赚了大钱,却从未想过我们曾经的同事二狗也会做基金,并且还赚了满钵。他动员我们也跟着买基金,大家貌似没有一个动心,见没有共同语言,没等下午散学,他就走了,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见过二狗,二狗这个人也再也没有和我们的生活交集过。


·更多岸上花文章




点击返回2016年4期目录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