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上半身的一生一世

上半身的一生一世



作者:王艳(女,哈尼族)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王亚男好后悔来赴这个约。悔青的不止是肠子,每一寸肥肉每个毛孔都悔青了。如果能料到今天,她可能早就减肥了,绝不会让这么多肥肉肆无忌惮地堆在身上。这一刻,她不是应该像个泼妇一样去扯那个女孩的头发,扇她耳光吗?而她,却像欣赏一幅画一样打量着坐在她对面的小女孩。二十出头,齐肩的卷发,染成好看的葡萄紫,很衬她白皙的皮肤和乌溜溜的大眼睛,精致的妆容,让本来好看到几乎完美的五官更加迷人。一条黑色的收身连衣裙,将她不足一百斤的完美身材勾勒得前凸后翘。王亚男试图以情敌的挑剔从她身上挑出一些瑕疵,最后都以失败而告终。她看王亚男的眼神是赤裸裸的鄙视,让王亚男恨不能挖个坑把自己埋了。可这一百五十斤的一大坨,得挖多大个坑?王亚男心里堵得慌,小三不都是昼伏夜出,走路溜墙根,见到正室则抱头鼠窜的吗?她怎么敢约她见面?


“我和陈斌的情史,想来你也不想听吧?我今天约你出来,只想告诉你,我想和他结婚,你们离婚吧。”小女孩搅着面前的咖啡,面无表情地说,完全一幅久经沙场的嘴脸。王亚男很想将手中的咖啡泼到她的脸上,但是,人已经长成这样了,脾气再坏,就更加不堪了。所以,免费送她一个微笑,说:“要不要当小三,是你的事,离不离婚,是我们的事,不是吗?”


小女孩显然没料到王亚男还可以强作欢颜,沉默了几秒钟,说:“很显然,你和我,没什么可比性,对吧?


如果是十年前,王亚男也可以对一个三十五岁的女人这么说,那时候,她也是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和陈斌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婚后,被老公一句“你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赚钱养家”哄回家相夫教子,成了一个不用付工资的保姆。当她沉迷于为老公儿子精心调制一日三餐的幸福时,完全不清楚这些肥肉究竟是什么时候占据了她的小蛮腰和大长腿的。当她有天发现自己行动艰难,买不到衣服穿时,对老公说要减肥。老公一句:“开水要烫,老婆要胖,不用减。”就让她决定幸福的胖下去。每每有人说她胖,她就回一句:“我胖吃你家巧克力啦?吃你家五花肉啦?挡到你的wifi信号啦?”很显然,目前为止,她还没能耐挡到别人的wifi信号,但有一点显而易见,服装店老板很难赚到她的钱了,她省下的钱被眼前这个小女孩拿去花了。


王亚男盯着小女孩镶钻的指甲,问:“你会做饭吗?”“大婶,你以为拴住男人的胃就拴得住男人的心吗?我从出生到现在没做过一顿饭也没见饿死,”小女孩不屑地笑。


“那你还是继续做小三吧。”王亚男站起身,对她说了最后一句话:“麻烦你用我老公的钱买下单。”


王亚男透过模糊的泪眼,望着拖着行李箱离去的陈斌,感觉自己的世界崩塌了。她以为,为了儿子,他会认错,请求她原谅,然后这个男人会戴罪立功,为她做牛做马一辈子。而他,居然在沉默了一分钟之后,说:“既然你都知道了,那就离婚吧。”他只用了十几分钟就收拾完衣服,仿佛一切都早已做好准备。王亚男流着泪对收拾东西的陈斌说:“你不是说过会爱我一生一世的吗?”


“我说这句话是对着一个二十二岁的仙女说的,谁知道你会变成今天这副模样?”


这句话,让王亚男体无完肤,她以为,他的出轨会让自己痛苦一辈子,想不到,最后,居然连享受这种痛苦的权利都没有。她以为,她会尽快让时间愈合这种伤痛,不去在乎山羊偷吃的那丛青草,直接把羊牵回家算了,结果却是——山羊跑了。


王亚男醒过来时看见一个雪白的世界。这样的白,该是天堂还是地狱?看见哭红双眼的刘凯丽,王亚男才意识到自己还活着。如果不是刘凯丽打她电话不接,到家里找她,一瓶安眠药的量,已经足够送她抵达极乐世界了。当刘凯丽得知事情的原委,毫不客气的大骂王亚男:“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瓜!你死了不正好成全他们吗?”正骂着,陈斌提着一个饭盒走进来,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半年之内,减五十斤,不然还得离婚,别拿死来吓唬人。”


“亚男都成这样了,你还逼她!你还是不是人?!”刘凯丽从椅子上跳起来。陈斌一溜烟跑掉了。


“你看看他!被小狐狸精迷成什么样了?巴不得我死掉呢!”王亚男的眼泪又涌出来。刘凯丽为她擦干眼泪,说:“就算不为这个男人,你也该减肥了,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自己也不喜欢吧?”


王亚男无奈地点点头:“可是,半年怎么可能减那么多?”“不试一试怎么知道不可能?”


今天,是刘凯丽三十六岁生日。每年生日她都会到影楼照一套艺术照作纪念。坐在影楼的梳妆台前,刘凯丽几乎认不出镜中的自己,那个目光呆滞,空洞的女人是谁呀?面对自己和陌生人的时候,那个绝望忧伤的女人才会现身。在亲人和朋友面前,展示的永远只是光鲜亮丽的幸福。此刻,她被一群俊男靓女包围,盘发、化妆、涂指甲油。粉底和腮红遮住了憔悴与沧桑,涂上口红之后,整个人增添了几分生气,但眼中深深的忧伤,再长的假睫毛也无法掩盖。这一身昂贵的衣服和珠光宝气,在疲惫的肉体之上,像一朵逼真的塑胶花,很美丽,却没有生机。


一个多小时之后,折腾完毕,开始照相。摄影师是一个帅气的小鲜肉,板栗色的头发,右边鬓角推得高高的,耳朵上戴一颗闪闪的耳钉,上身一件粉红色的碎花衬衫,下面搭一条黑色吊裆裤。虽然相隔三岁就有代沟,但刘凯丽还是蛮喜欢他这身打扮的。“美女,笑一个!看这里!”刘凯丽望向他举向右侧的修长手指,想拿出一个适宜照相的笑,可拿不出来。“美女,你好像不会笑?想象一下你中五百万……”


“我是来照相的,不是来卖笑,你怎么这么多话?”刘凯丽莫名地发起火来。小鲜肉显然没受过这种委屈,立马花颜失色,咬了咬下唇,低低地说:“我只是想让你拍出来的效果好一点……”


“对不起!我心情不好,不该冲你发火的。”刘凯丽也觉得自己过了,赶紧道歉。


“没有关系,咱们继续……”


刘凯丽想想小鲜肉的话,忍不住笑起来。她早已中五百万了,根本无须异想天开。在二十三岁之前,谁也料不到刘凯丽的人生有一天会来个华丽逆转,一个生在大山里的女孩,就算有几分姿色,依然难逃嫁做人妇,一辈子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最后的结果连刘凯丽自己也倍感意外。当她背着一卷破旧的行李进城打工,在饭店里埋头洗碗,会遇上做房地产的老公。从此,她的人生只有两种花——有钱花、随便花。她的职业——败家专业户。她以为,从此,她的人生,再无悬念,每天只要低头捡馅饼就好了。可是有一天,她发现,天上会掉馅饼,也会掉花盆。这个巨大的花盆差点要了她的命。


照完相回到家,刘凯丽打开抽屉,拿出一个精致的雕花木盒,打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她的表情开始狰狞,那是只有她自己才会在镜子中看见的表情。在人前,她永远是优雅体面的微笑,八颗牙齿,不会多露,也不会少露一颗。那是一件桃红色的仿两件套针织衫,领子和整个后背都是血,此刻已变成晒干的玫瑰花的颜色。刘凯丽将血衣拿出来,放到鼻子下面,深深的吸了几口血腥味。她冷冷一笑,准备下午再给老公做一顿蟑螂大餐。她将衣服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回木盒,锁好抽屉。然后起身,给老公杨川打电话。


很遗憾,今天下午他又有应酬,他也早已忘了刘凯丽的生日。而他所谓的应酬也包括陪小三小四小五。一切还不算太坏,是吧?至少今天,有一只蟑螂可以幸免于难了。刘凯丽还能做些什么呢?除了不时给他做一顿蟑螂大餐,拼命的刷他的卡,她什么也做不了。而她所做的这些,对杨川毫发无伤,却一次又一次的将自己逼到了崩溃的边缘。


如果不知道真相,她依然是那个被馅饼砸到的幸福女人。可是,那条他们约会的短信,撕碎了刘凯丽所有的幸福。如果她没有好奇,没有在杨川洗澡时偷看那条短信,没有跟踪……没有如果,一切都发生了。只是她做梦也没想到,当她拿起菜刀砍向那个女孩的时候,让她脑袋开花的竟是杨川。事实上,看到他们在床上的那一幕,刘凯丽就已经被杀死了,后脑勺的那一板砖是那样的多余。刘凯丽回头,怔怔的看着杨川,这个同床共枕十余年的男人的脸竟是那么陌生。刘凯丽感觉后脑勺有滚烫的液体奔涌而出,她慢慢转身,越过杨川,朝家的方向走去。“凯丽,你流血了,我送你去医院……”杨川走过来扶住她,刘凯丽冷冷的看他一眼,杨川打了个冷战,站在原地。回到家,刘凯丽把自己反锁在卧室,任凭杨川说什么都不开门。她靠着卧室的门,坐在冰冷的地板上,听着鲜血欢快的流淌,她不觉得痛,也不觉得害怕。她在等待,血和泪流干,然后,安静的从这个世界消失。可是,老天爷根本没工夫搭理她。


出轨的男人就像掉在屎上的百元大钞,不捡可惜,捡又觉得恶心。刘凯丽当然不会把貌似光鲜亮丽的幸福拱手让给别人。有的东西,有太多人想要,却只有少数人握在手中,我们便管它叫做幸福,就不会轻易放手。


从此,刘凯丽除了每天拼命花钱,还拼命查杨川的电话,跟踪他,和他争吵。她整夜整夜的失眠,镜子中当初那个美好的女子,一天天的变成张牙舞爪的狰狞模样。


陈斌回家了,可心还在外面。王亚男心知肚明,但对于死过一次的人来说,什么都不重要了。她努力地减肥,也只是觉得,既然老天爷这么宠她,可以让她活两次,就漂亮的再活一回吧,只为自己。


这一天,刘凯丽陪王亚男跑步。在繁花似锦的河滨长廊,两人形成鲜明的对比,各种怪异的目光和表情频频在她俩身边跌落。“凯丽,跑了两个月,饿得半死,才瘦了十斤,我想吃减肥药。”王亚男气喘吁吁地说。“不行!吃减肥药会造成肾衰竭,要死人的。你还是老老实实少吃多运动吧。”


“你不知道每天饿得眼冒金星有多痛苦,每天跑步时身上这些肉打得我有多痛!”


“坚持就是胜利!等你减掉五十斤,我送你一条两千多的连衣裙……”


“这还差不多,不枉我陪衬你这么多年。”


是的,坚持就是胜利。刘凯丽何尝不需要坚持?这一刻让她想起一次憋着一泡尿等候做B超的痛苦。人生何尝不是一次憋着一泡尿的痛苦而又漫长的等待?每个人都很急,每个人都在冒着尿裤子的风险煎熬,等待。卫生间很近,但谁都不想重新开始,忍受也许更长的煎熬。每个人都宁愿相信,在尿裤子之前,就能等到属于自己的春天。


刘凯丽决定出去散散心。


当杨川知道她报了新马泰十日游,眼底藏不住地窃喜,这意味着,他有十天逍遥的花天酒地的美好日子。虽然,每一天他都很逍遥,但这十天,他不用面对一个侦探,一个一脸仇恨的怨妇。刘凯丽冷冷的看他一眼,转身进卧室收拾东西。


刚到新加坡,刘凯丽就感冒了,不停地咳嗽,恨不得把所有的伤痛都咳出去。同行的一个叫辛格的丽江男人对刘凯丽特别关照,寸步不离地跟在她身边,给她买水、买药。每一次看见刘凯丽咳得脸红通通的,他似乎比刘凯丽还难受。辛格三十三四岁的样子,长得特别英俊,像电视剧《必娶女人》里的男主角赫萌。花美男一枚,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要气质有气质。这样的男人,对刘凯丽来说,可称之为宇宙第一帅。刘凯丽承认自己对这种类型的男人毫无抵抗力。但是,内心的伤痛让她对身边的美景和美男都不以为意,唯独对购物痴心不改。她疯狂地买买买,然后,快递回家。


第四天,马来西亚。


在餐厅等上菜的漫长时光里,小巧玲珑的,剪着齐耳短发的导游给大家上了一个笑话——


那是去年,导游带的一个朋友的团。导游那个朋友刘总,带着公司高层出游,她的秘书兼小三来了,老婆也跟来了。刘总就对导游说:“小李,今天下午我要是说喝金威的话,你就想办法把小陈(小三)和我安排在一间房,如果我说喝青岛,就和我老婆睡一间房。”


导游为难了,不帮吧,觉得刘总处处照顾着她,帮吧,又觉得对不起他老婆。下午,吃饭时,刘总发话了:“今天喝金威吧!”导游找了个借口,把刘总老婆安排和自己同住。刘总的老婆虽然有点不愉快,但她通情达理,服从了安排。想不到第二天,刘总又说:“金威味道不错,今晚还喝金威。”生性善良的导游那晚就没忍住,给刘总老婆一点小小的提示,当然,没有明说。刘总老婆何等聪明,不吵也不闹,只在第三天老公宣布喝什么酒之前轻轻对他说了一句:“你今晚要是再喝金威我就请人喝青岛。”


一桌子的人笑翻了。这个让人笑到生活不能自理的笑话,让刘凯丽遭到二次碾压,她笑得鲜血淋淋。辛格那双深邃的眼睛,只看了她一眼,便读懂了她的心。


晚上辛格约她出去喝红酒。刘凯丽犹豫了一分钟,答应了。为了不让自己疯掉,除了给杨川菜里放蟑螂,还可以给他放一枚花美男,不用辗碎。


一场没有悬念的艳遇在一个血淋淋的笑话催生下发生了。一个故事在旅行结束的时候也结束了。


旅行回来,刘凯丽仿佛变了一个人。不再查杨川的电话,不再跟踪他,开始练习化妆,报了瑜伽班,每天约朋友做美容、聚会。辛格治好了她的失眠,镜子中那个灰暗的女人开始发光,开始让人眼前一亮。


王亚男减肥成功了!半年时间,瘦了五十五斤!虽然快速的减肥让她脸上长出一些皱纹,但身材变好了,穿什么都好看,只要化个淡妆,换上一套合体的衣服出门,总会让路人忍不住多看她两眼。刘凯丽也没有食言,王亚男穿上两千多的连衣裙立马从当初的肥妈变身为女神。王亚男减肥成功的第一件事,是想去彝人古镇游乐场坐一次摩天轮。这是她一直以来想做却没有勇气做的一件事。陈斌虽然恐高,但在王亚男的极力要求下,还是答应陪她去。


彝人古镇游乐场。


陈斌看着在云霄中飞舞的摩天轮,听着此起彼伏的尖叫声,脸色苍白:“亚男,要不你一个人去坐,我在下面等你,好吗?”“不!我要你和我一起!不然,我也害怕!”陈斌拗不过她,只好一起去坐。他们被绑在摩天轮的椅子上,两分钟之后,摩天轮缓缓启动,不紧不慢地飘荡起来。王亚男心想:不过如此,有什么好怕的?渐渐的,摩天轮开始越荡越快,越荡越高,尖叫声不绝于耳。王亚男伸手就能摸到白云了,还有一只小鸟从她身边飞过。飞翔的快乐才持续了一分多钟,接下来便是生不如死的眩晕,恶心。她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快被扯出来了。摩天轮荡得越来越高,旋转得越来越快,王亚男被狠狠的抛上天空,又被狠狠的摔向地面,她的泪不受控制的奔涌而出:“啊——啊!我不玩了!不玩了!放我下去!”王亚男挥舞着双手在空中无助的乱抓,她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可是,没有人理会他。


“亚男!闭上眼睛!”王亚男听见老公的声音,她试着闭上眼睛,感觉真的好很多,恶心想吐的症状轻微了些,只有眼泪鼻涕还在本能的奔涌。耳边,是呼呼的风声,尖叫声……


摩天轮终于停止,王亚男依然不敢睁开眼睛,她在等待陈斌为她擦干眼泪。许久,没有动静,睁开眼睛,陈斌不见了,身边的人纷纷涌向五十米外的游乐场大门。“有人从摩天轮上摔下来了!”她听见身边的人说。王亚男早已没有力气,双腿像是漏了气的车胎,软巴巴的,不听使唤。五十米的距离,她挪了半个世纪那么久。陈斌躺在血泊之中,英俊的脸比纸还白,比雪冰冷,而他的血在疯狂地燃烧……


两个月后,陈斌出院了,他的后半生将在轮椅上度过。刘凯丽以为王亚男会疯掉,想不到她平静地说:“从今以后,我再也不用担心他被别的女人拐走了。他会和我一生一世,白头到老。”


“以后打算怎么办?”刘凯丽忍住眼中的泪,轻声问。“找工作啰!不然,一家三口不得饿死?”王亚男一夜之间成熟了许多。


“只是你又要照顾老公孩子又要上班,哪个公司要你?”


“试试看啰,不试怎么知道?你教我的!”


“我打算开个时装设计公司,用最好的面料做高级定制,要不,到时候你来帮我?”刘凯丽说。


“真的吗?太好了!你是不是银河派来拯救地球的天使?”


刘凯丽毫不掺假地笑了一个,她凝视着王亚男,迎着阳光的亚男真美!一缕阳光在她咖啡色的大波浪卷发之上,翩翩起舞。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