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位置: 景东银生网 >> 网站文章 >> 民众生活 >> 正文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第087期】在佤山,读苏然的散文、品佤山的诗

【第087期】在佤山,读苏然的散文、品佤山的诗

—写在苏然散文《在佤山诗意地栖居》出版时

作者:杨早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六月的一天,微信朋友圈跳出苏然朋友散文集《在佤山诗意地栖居》出版,这时我正好在佤山,马上去电要了一本。

 

我喜欢读苏然的诗及散文,也因为他的文字让我认识了他。多年前,我曾读过苏然的诗《从大中河出发》、《回到六顺》。

 

回到六顺/往事零落成泥/在桃花深处住着母亲/她翻了一辈子的土/爬了一辈子的土、一辈子的山、服侍了一辈子的地/最终她把生命交还了土地……还有,在六顺学校门口,安详老奶奶,送给他的包子,温暖了他的整个冬天。这些很富有情感、怀旧及感恩的文字,让我深深记住了在六顺这个小镇有一个很富有诗意的名字叫苏然,是一个诗人。

 

文中的六顺我很熟、大中河也一样,因为我在那一带做了近8年时间工程,村庄、街坊及山水河流我都熟悉。

 

2010年我从六顺来到了西盟,走进了佤山,这里的天空、景色、舒心悦目;民族歌舞瞬间把我迷醉。

 

此时的我真想把整个情思梦想融入佤山,在佤山放飞。于是我买了一小块橡胶树进行了投资。就在这时,一个酒场上,与景东老乡罗明忠老师偶遇了,我们一起喝酒、谈文学,谈佤山苏然的诗。

 

20127月的一天,景东好友杨回来佤山看望我,他想起佤山他有个学生,而正好是罗明忠老师、此时他叫来了苏然和几位老师一同吃饭、喝酒,那时我开始认识苏然。

 

那些年,那个季节,在西盟橡胶地成了人们常常谈论话题和西盟人骄傲资本。一次,在无意中我问苏然,你给种有橡胶地?他说:有了一点点、不多。并且接着跟我说:写作要自然,不能牵强,生活也亦然。

 

是的,苏然常常这样说,也这样写。人有多种活法。如果可能,我就这样一直住在勐梭路这间小屋,虽说有公务缠身,那也不过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沐浴清风雨露,品尝自然瓜果,寄情山水潘篱,做一个普通散淡的人(散文《在佤山诗意地栖居》从勐梭路开始)。文章从开头到结尾文字都是行云流水、自然流畅。在物欲横流的今天,苏然的心是如此之平静,生活的情感不过多去苛刻,自然地生活是一种美得追求。

 

我喜欢读《在佤山诗意地栖居》中有关勐梭路194号的文字,因为他挂起的这个门牌,浓缩了苏然生活历程和幸福的情感,是他30年奋斗,筑起的幸福家园,是他的财富,是他的一生值得谈论的资本,是他的栖居。就像文中写的一样,勐梭路194仅仅是一个符号,但却是绵长的情结。

 

我花了30年光阴/挂起了这个门牌,爬上门柱的一侧/像一缕寻常的阳光/暖暖的裹住了小院/照耀出庄户人家小小幸福/

 

从勐梭路194号可以看出,他不仅承载着阳光及空气同时让我们品味到一股浓浓的居家生活味道,苏然的诗也从这里散发。

 

苏然散文《在佤山诗意地栖居》,书面造型古典朴素,色彩黯然,但文字厚重、语言流畅,情感充沛之致。文中的景致描写得如痴如醉,一组山河之恋,似乎在眼前铺开了一张佤山的春光画卷。然,书面的沉闷色彩形成一个鲜明的反差,难揣测作者书面设计之意。

 

《佤山的春》《佤山的雨》《螺丝河晨韵》《漫溯弗殿山》《佤山天池拾梦》《勐梭龙潭行吟》蓝天、白云、山水交融组成了一幅幅佤山自然风光和美丽景象,也轻轻拨开佤山层层神秘面纱。一个澄明、恬美、一个素雅的山水世间,让作者不由得想起了美国自然主义作家索罗的《瓦尔登湖》,他能在老家康科德城瓦尔登湖边建议一座木屋,与大自然水乳交融,在田园生活中感知自然,重塑了我,又是何等的境界。

 

感受了勐梭龙潭的宁静、深幽还有龙摩爷圣地的神秘之后。就是在一次县文联组织采风活动中作者再次走进螺丝河,带有灵性的水再次触动了诗人的灵感,情感奔放。像少女一样清纯的螺丝河,那样的透明、清澈,因螺丝河两岸胶林密植、植被完美,所以对水质、生态环境、及其挑剔的这类螺丝,在这条河里,悠远的时光中栖息、繁衍……因而得名螺丝河。我们都知道到佤山的河很多,也很清、很好!给人的一种美得享受和无限的想象力。“面对晨光中静静的螺丝河,真想把生活搬进他的怀抱,远离红尘纷扰,告别世俗喧嚣,在清清静静的日子里,过水灵灵的生活”!如此般的深远寓意,又是作者对美好生活追求与向往。

 

在佤山,我喜欢静静地听佤山的雨,观佤山的雾,品尝佤山春天的味道。然而我又喜欢走进村村寨寨感受民族风情,唱佤山的歌、跳佤山的舞。在佤山,与佤山诗人相遇,用佤山的诗装点了着我的生活。

 

与苏然相处,我觉得他是一个比较谦和的人,也是一个喜欢怀旧的人。我爱读苏然的诗和散文,我常常从他你自然流畅的文字里感悟生活的哲理。他那一篇篇有关于家乡怀旧文章儿时的欢声笑语,还有的大中河的芦苇、河两岸的那一棵棵笔直的思茅松,随着晚风,在如潮的松涛声、不仅唤起作者的对家乡的眷恋之情思绪以及对家乡亲人的深深怀念。大中河的人是勤劳的、善良亲切的、此时也勾起我在大中河劳动时的那一段段人生记忆……。

 

我和苏然认识或许是一种缘分,尤其在佤山,我们与文会友。

 

在佤山,我常常读苏然作家的散文、品苏然诗人的诗。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