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情醉东山

情醉东山



作者:罗胜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在哀牢山东边有一个叫东山的山村,东山是高寒山区,高山峻岭,被一座座山围绕,却是山川秀丽,山腰下那有条小河,正好和西边的和哨村对门相望  。


话说东山地处景东县小龙街乡一个村委会,和楚雄南华接壤,三县地界,属哀牢山山脉,彝汉杂居,彝族较多,大多能歌善舞,山歌调子随口成歌。


在这个村,民间一直有一种传说世代流传到现在,不知是真是假,据传大明永乐年间,永乐帝召集宫女进京献唱,东山彝家姑娘被选进宫中做歌女,东山彝族姑娘古朴原始生态的歌喉打动了京都文武百官。就把当时北京昆明湖叫做东山镜湖,后因东山彝家姑娘拒绝留京做妃,永乐帝恼羞成怒,把所有东山的姑娘打入水牢,又从昆明召集一批女子做宫女,故把东山镜湖改为昆明湖,当然这只是民间的一种传说。


东山一直在景东陶家势力范围内,傣族称王,彝族被压制,彝族也被陶府称为黒倮倮。东山黑倮倮不堪陶家征收苛捐杂税,发动武装暴乱,陶府知府年仅22岁亲自出征平叛东山彝族倮倮暴乱,不料却被彝族黒倮倮杀死,把命白白葬送在黑倮倮手里,陶家大兵举进打击报复, 东山裸倮暴乱宣告失败,此后东山黑倮倮被逼迫为奴。直到清末,景东陶家被杜文秀攻陷。杜文秀势如破竹直捣景东,景东陶府兵败如山倒,树倒猴孙散,陶家傣族统治景东500多年的历史宣告结束。东山黒倮倮才得以摆脱陶家的统治。在当时就传下来那么几句山歌:


十代祖宗当牛马,


起的早来睡的晚。


做牛做马陶家奴,


苦到一年家无粮。


三天两头饿肚子,


猴年马月是盼头。


国民时期前,东山原本是彝族聚居地,在国民时期,好多地方为躲避战乱,从山西不远千里逃亡而来的汉族来到东山,也有部分东川人也逃荒到这,在这扎根落户,才有了后来的彝汉杂居。解放后这些人并没有返回山西,继续留在东山,逐渐融入东山这个大家庭。


历经百年磨难的东山人民终于盼来解放,解放后又经历了全国文革大动乱,直到改革开放的大门对外打开,东山彝族才逐步摆脱贫困解决了温饱问题。



东山这地方世代居住在土坯房里,和楚雄和南华接壤,生活习性也和楚雄和南华差不多,延续下来的山歌也不同于其他地方,唱的山歌基本上找不到“阿嗉瑟”的后缀,完全照搬楚雄的“阿乖啰”为后缀。东山越往北彝族居住的越多,从白沙地一直往北到依喝地都是纯彝族栖息地。上必达是东山村辖内的一个自然村,居住着百分之九十九的彝族,个个能歌善舞,弹得一手好三弦。上必达对面就是和哨村,和哨村也居住着部分彝族,每当月圆之夜,两方的年轻人都喜好到山脚下对歌,但中间隔着一条小河,两边的人都不过河,隔岸对歌。


春风吹过浓郁花香的三月,桃花渐渐谢完,到了夜晚,趁着月圆之夜的献媚,上必达彝家阿哥阿鲁背起小三弦,边弹边走来到小河边,和哨彝家阿妹翠香早已等候阿鲁的到来,俩人坐在小河边,隔着对岸对起山歌来。见到阿鲁来到。翠香羞答答地唱道:“对门小河拦我路,妹想见哥不容易。阿乖啰!”。阿鲁弹起心爱的小三弦清脆的歌声飘过对岸:“小小三弦谈起来,阿哥阿妹唱起来,阿乖啰!”妹子翠香甩着小辫对过来:“月亮出来亮汪汪,阿哥阿妹来相会,阿乖啰”阿鲁隔着对岸深情的唱到:“今晚是个好日子,阿哥有话对你说,阿乖啰!”。翠香好似听出了弦外之音,声音低柔的唱到:“阿哥有话自管说,小妹这边听着呢,阿乖啰!”阿鲁羞涩的唱到:“瞧着妹来爱着妹,我俩合适做一家,阿乖啰!”虽然俩人都看见对方脸上的表情,但听到阿鲁这样对调子,阿妹翠香脸上依旧泛起了红晕,羞答答的回了过去:“哪个和你做一家,阿哥莫要乱说话,阿乖啰”。


对歌短暂停下,阿鲁对妹子说:“妹子,过来这边吧。”


翠香看着月圆下清亮亮的小河不敢过河,大声说道:“河水那么深,我不敢过去呀!”


“没事,水不深,过来吧”阿鲁大声喊道。


尽管小河水不深 ,不到膝盖就吓住阿妹翠香提着鞋子站在河中央不敢动弹,急得妹子翠香大呼害怕,阿鲁见她不敢淌过河,急忙脱了鞋子,卷起裤筒,走进河里,背起阿妹淌过了过来,俩人终于躲在树梢下卿卿我我说笑在一起。


阿鲁温柔的搂着翠香深情的在她耳边说:“妹子!我们来对歌吧。”妹子翠香用娇柔的手敲打着阿鲁的胸怀说:“我俩都在一起了,还对啥歌呀?”


阿鲁拉着翠香的手又含情脉脉的唱到:“我家几代是农民,问你妹子给嫁得。”翠香羞得低下头去,紧握着阿鲁的手回他的调子:“不图当官不图财,阿妹只嫁有心人,阿乖啰!”不等阿鲁回过来,妹子翠香又唱:“阿哥提亲要赶紧,莫给妹子在家等,”阿鲁喜得乐开了花,拥着翠香轻声唱过来:“妹子自管在家等,三回九转要来呢,阿乖啰!”


阿鲁和翠香缠绵了半夜,才依依不舍送翠香回去,等阿鲁回到上必达,已经是三更鸡叫,离天亮不远了,自那夜对歌回来,阿鲁就兴奋得好几夜睡不好觉,白天象挂了道彩虹,一脸的灿烂。


这次阿鲁请了村里德高望重的社会计帮忙去提亲,备了上好的自考酒和糖果,一般彝族提亲都在晚上去,选个双日不选单日,请个媒人去相中的姑娘家去提亲,这是彝族的一种习惯,而且去一次不行,得去三次,这就是山歌里面唱的三回就转,第一二次去商量,如果女方家同意了,双方在选好日子正式定亲,翠香家人也爽快,答应了这门亲事,到第三晚上,女方家叫上左邻右舍和亲戚朋友搞个简单的会面,坐在火塘边边吃边聊,俗称“火垄酒。”


在龙街乡,有这么一种传统,提亲过后,中间还有一个重要的环节,男方要挑着红冠闪闪的阉鸡,还有酒米和生活必需品去女方家办席,这叫背鸡酒,八月初六,阿鲁请了一帮亲戚好友,挑着酒米和阉鸡浩浩荡荡气昂昂的向翠香家出发,到了翠香家,阿鲁他们可以什么都不用做,等着吃饭就行了,女方家里请了好多人帮忙宰鸡做饭,来做客的人都是左邻右舍和亲戚,做客的人这次也不是白吃,等女方正式出嫁那一天,来吃鸡酒的人都得给新娘备好一份礼物或者红包。晚饭过后,双方开始讨论嫁娶那天,男方该给女方出多少彩礼,男方要拿出几斤猪肉、几斤米、几斤酒都要细节商量敲定,一般女方家人不会狮子大张口,漫天要价,男方也不那么吝啬,都要根据对方的家庭来商定,女方主人不会参与这场讨论,由女方的舅舅出面来帮着主人说话。这商量彩礼的事,阿鲁家人全权交给本家阿鲁的叔叔来和翠香的舅舅商量此事,双方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后决定,出嫁的日子定在腊月十六,等出嫁那天阿鲁家要拿一百零六斤肉,八十九斤米,五十六斤酒,十二箱啤酒,十二箱甜汁饮料做彩礼,还有三百六十块钱给岳父岳母的奶妈布钱,事情总算告一段落。


阿鲁翠香望穿秋水,经过几个月的等待,终于盼到腊月十六喜庆的日子,十六清晨阿鲁就带着迎亲的队伍出发去迎娶新娘,在新娘家吃过早饭,新娘家把桌子一张张依次排开拉起长桌,摆上酒杯,众人两边依次坐下,准备好了给新郎认亲的礼物或者红包,这时候,新郎阿鲁由小舅子带着给众人一一敬酒,小舅子负责倒酒,新郎官阿鲁负责端起酒杯递给在座的人,然后跟着小舅子按辈份,小舅子叫什么就跟着叫什么,伴郎在后面递烟献茶,认亲完毕。翠香家给的嫁妆都要由新郎家派人过来背上车,这时候新郎官阿鲁撑起红伞来到翠香的闺房门口,把红伞递给新娘,翠香羞涩的接过红伞,跟着阿鲁出门,迎娶新娘正式出嫁,伴郎走在最前面,伴郎后面就是新郎新娘,新娘后面跟着伴娘,伴娘身后才是新娘家人安排的送亲的队伍,唢呐号手紧跟其后。


到来晚上,酒席结束,新郎家也要拉起长桌,给新到来的媳妇认亲,这次认亲和新娘家不一样,伴郎在前面递烟,新郎领着新娘,新郎官倒酒,新娘端酒给在座的人,跟着新郎官按辈份,新郎叫什么,新娘就跟着叫什么,认亲过后,众人举杯同庆,年老的人带头大声讲喜庆:“一对盅子圆又圆,养得儿子当状元,”众人同声说道:“请!请!”而后举杯同庆,第二个人接着又讲喜庆:“一对盅子花又花,养得姑娘会绣花。”众人又同喝彩:“请!请!”举杯共庆。



景东坝子宽又宽,妹子翠香没去过 景东城,立春刚过,阿鲁就带上漂亮的媳妇翠香去景东城看看世面,翠香第一次进景东城,看的是眼花缭乱,宽敞的柏油路和高楼大厦美不胜收,景东坝子妹子真是多,见到城里人都穿的那么少,光着膀子露着腿,看得翠香心里直砰砰跳,一个劲的往阿鲁怀里钻,连声问阿鲁怎么城里人咋会不知道害羞羞。穿地是那么少呀?


城里人一看就知道翠香是乡下人,故意挑逗乡下妹翠香:“妹妹,把你的哥哥让给我,我可以拿钱和你换,行不行?”翠香别看是乡下姑娘,一听这话气得七窍生烟,不客气的回敬道:“我们龙街乡妹子不爱钱,金子不换啥也不换我的龙街帅哥哥。”一句话就暴露了她是哪的人,逗得大伙是哈哈大笑,城里人看她傻的可爱,又继续问:“龙街的哥哥为啥那么帅?那么的帅?”虽然翠香没有读过几年书,却能对答如流:“那是因为山青水秀龙街好生态,养出的哥哥就那么帅,细皮嫩肉抗衰老。别看龙街山旮旯 ,别看龙街山陡峭,每个妹子出来都那么的美。别说龙街穷,每个哥哥都那么帅,个个会疼自家的乖媳妇,不打不骂你这个俏媳妇,会过日子会疼你。说出来就羡慕死你。”活生生就是在打广告,如此倒背如流的说词,乐得城里人笑弯了腰,捧腹不止。


在景东城呆了两天,阿鲁骑上摩托车带着媳妇往回家,一路上带着春色的美丽,阿鲁对坐在后面的翠香说:“坐稳啰!”一把油门山路十八弯,一溜烟就到家了。


公婆看着翠香从景东城回来,一脸的兴高采烈,就问翠香景东坝子是啥样?翠香说啥也说不清,高高的楼房宽敞的路,还有那看不完琳琅满目的商品货。还有那打扮得像人妖的幺妹子,眼花缭乱看不懂。不等翠香把话说完,婆婆一个山歌唱过来:“我家媳妇克景东,问你景东有那样?阿乖啰!”


翠香也甩开嗓门对过来:“我克景东见得多,车像蚂蚁排队走,一见房子高真是高,二见马路宽又宽。阿乖啰!”


婆婆又唱:“这回坝子你克过,哪趟我也克瞧瞧。阿乖啰!”


妹子真是好嗓音,甜蜜的跟婆婆唱到:“阿妈要克趁年轻,就叫阿爹带你克。阿乖啰。”婆婆听了心里直痒痒,无奈的唱来:“你爹那个犟脾气,就是嫌我太老土。阿乖啰!”


媳妇在和气的劝说到:“阿爹不是嫌你土,他是怕你会晕车。阿乖啰!”


公公进来看见婆娘在用山歌抱怨自己,进门就打开大口马牙唱过来:“娃娃她妈莫日气,哪趟要克带你克。乖乖啰!”


婆婆小嘴翘翘唱过来:“ 他爹莫说大白话,嘴说不动不算数。不乖啰!”公公继续扯着他的大嗓门,唱的山歌山都震:“娃娃他娘莫要气,改天老倌带你克。乖乖啰!”



明媚三月,翠鸟高歌,东山清水柳绿,漫山遍野都是叶茂成荫,翠香公公坐在核桃树下乘凉,对着老伴说:“娃她妈,今年核桃结的好,会有好收成,明天我们克景东看看世面。”婆婆皮笑肉不笑说:“他爹,克就克,你不要把我卖了你买酒喝。”公公说:“是啰是啰,就你话多。你这种老婆娘哪个要 ?”


第二天翠香的公公和婆婆就到城里去了,阿妈头一回去县城,大山外的世界和媳妇说的一样美,阿爹则感慨时事变迁,光阴似箭,改革开放后的景东迎来蓬勃发展,县城发展迅速,日新月异。县城被打扮得漂漂亮亮,街景崭新的面貌,四通八达的交通网密集车辆,阿妈这次从景东城回来后,就和媳妇滔滔不绝的讲个没完,公公更多是沉默。


等阿妈和媳妇讲完了,阿爹这才坐过来和媳妇讲:“东山黑倮倮其实不黑,是陶府强加我们的绰号。你看我阿爹年纪大,在十七八岁时候 ,阿爹也是东山第一小伙。龙街妹子三千也争不到我,就你阿妈那个黑土锅硬要是揪着你阿爹不放,你阿爹也只得认命。”


阿妈一旁听不下去了,插嘴骂到:“呸!说你那死,你吹那牛,当时我不想嫁也只得嫁给你,你天天打酒给我阿爹吃,我阿爹喝喝酒听信你鬼话,硬是压迫嫁给你这个土包子。那是包办婚姻。”公婆你一句我一句顶起来,逗得翠香咯咯笑个不停。


转眼就到了春耕时节,农民在地里忙忙碌碌,抬头是天,低头是地,一日三餐早起晚归,忙忙碌碌又一天,这天乡领导带着县领导亲临视察东山,途经上必达,县领导见东山上必达自然条件恶劣,只见石头漫山遍野,庄稼长在石头上,来视察的领导们个个心里焦虑,乡长老泪纵横,握着妹子翠香婆婆的手说:“乡亲老人,辛苦你们了,本届领导一定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县里来的领导见村民们二十一世纪还住的是土坯房,由衷感慨的说:“父老乡亲们,我们农民要转变思路,要科学种植,科技兴农,要把技术带动起来,不要搞老一套传统思路,颠覆以往旧的条条框框,为实现伟大中国梦而努力奋斗。”


傍晚,大家坐在院子里一起聊家常,问这问那,气氛其乐融融。乡长知道东山人个个都是唱歌能手,就对阿鲁的父亲说:“大哥,来唱两句吧。”大家鼓掌表示欢迎,“好!那我就唱那么两句,”阿鲁的父亲谦和的说,乡长说:“预备!唱。”阿鲁父亲亮开嗓子开唱:“感谢领导来视察,百忙之中辛苦您,阿乖啰!”


乡长也来了兴趣,撞开响亮的嗓门对过来:“有个地方上必达,山歌好比长流水。阿乖啰!”


这一唱不打紧,县领导也跟着唱起来了:“好山好水好山歌,三弦弹起对调子,”妹子翠香也闲不住了,甜靓靓的山歌唱起来:“三月麦子黄生生 ,家里来了大人物。阿乖啰!”



农历 三月十六是东山传统节日,一年一度赶一天集。乡长和县领导也为座上宾,贵宾们五湖四海蜂拥踏来,人山人海,各种商品琳琅满目,跨越楚雄南华的人们也争先恐后赶来,村领导东山致辞开幕式,东山彝家帅小伙和美若天仙的彝家阿妹载歌载舞欢迎五湖四海的嘉宾。楚雄彝家妹子也来凑热闹,唱着迷醉的山歌。


到了晚上,晚会开始,随着报幕人一声有请主持人登台,主持人缓缓步入主持台上,大伙一看拿着话筒主持的翠香,瞬间掌声如雷,晚会现场掌声不断,主持人倍受热捧,翠香开始了她的开场白:“谢谢,谢谢大家的掌声,东山父老乡亲们,大家好,今天很荣幸能够站在这个舞台上为大家主持节目,我想在这里在座观众不止是东山人民,还有来自楚雄、南华以及各地的友人,我在这里热烈欢迎你们的到来,今天我们又迎来了属于东山人民的三月十六的好日子,我想说今天站在这里主持节目,在万众瞩目下和大家一起共祝节日,也是我的殊荣,闲话不多说,下面有请我们的姑娘们为大家献上彝族山歌。”


彝族的姑娘们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步入舞台,紧接着彝族的小伙子们,披着羊皮,弹起三弦和箫给姑娘们伴乐,山歌唱起,所有人屏住了呼吸,专注于那妹子歌声就似天籁之音,清脆的歌喉绕梁三日,醉迷了观众,地球静止了转动,


犁翻地上的草,引来嫦娥妹妹来唱听歌,听得天上的鸟呆坐树梢不鸣叫,羞得画眉也止住了声,不敢妹子面前来叽叽喳喳叫,听你妹子唱歌醉了心,太阳听着不肯下山去,瞧你东山妹子多漂亮,唱的山歌是那么的迷醉。


#更多时光逝水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