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莫要在课改浪潮中迷失自我

莫要在课改浪潮中迷失自我



作者:邱祖勇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一提起传统教育,前卫的教育家们总爱冠以 “满堂灌”的称谓,贴上“填鸭式”的标签,予以痛斥,付以痛击,直至打入十八层地狱,终而万劫不复。弄得广大的一线教师进入课堂,畏畏缩缩、战战兢兢,面对一双双求知的眼眸,嘴不敢多张,手不敢多扬,激情不敢四射。生怕多讲一句就剥夺了学生学习的主体地位,多说一语就斩断了学生自由翱翔的翅膀,成为学生发展的罪魁祸首。有的说课堂应该是“有效课堂”,有的说课堂应该是“高效课堂”,有的说课堂应该是“卓越课堂”,这属于课堂的理念层面的表述。有的说课堂应该是“35+10”,甚至是“45+0”,有的说课堂应该是“721”,有的说课堂应该是“631”,这属于课堂内师生时间分配模式层面的表述。有的说“兵教兵”,有的说“兵帮兵”,这应该属于课堂的组织形式层面的表述。门类繁多,眼花缭乱,应接不暇。一会儿猛推“杜郎口模式”,一会儿高扬“高效课堂模式”,无外乎就是要充分体现学生的地位,教师关键做好幕后的导演。所有的所有,就是要以冠冕堂皇的教育改革颠覆传统的教育模式。谁敢提传统教育也有某个方面的长处和优势,自然引起公愤,群起而攻之,善言婉劝也好,怒颜鞭挞也罢,为传统教育发声者最终体无完肤、销声匿迹。然而传统教育的好用、管用、实用的部分还在现实的课堂教学中时时有之,处处有之,人人用之。笔者性格基因,身附“中庸”意想,难有极端之念,一心想往“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既不怀恋极端的传统教育,也不迷信极端的新式改革,总只想整合传统教育与新式改革的精华,相得益彰,扬长避短,优势互补,走一条纵贯古今、真正有益于学生发展的“学堂”之路。


教书半生,回头想想,传统教育基本是主流,从教之初逐流“张富教学法”,语文课堂教学中的“目标”意识应该说还是得以强化。当魏书生教学法红遍中国教育大地,通宵欣赏之余,偶像自然心中高立,模仿尝试终究是技不如人。当“杜郎口”神话铺天盖地,对“三三六”超市式课堂教学模式顶礼膜拜,千里奔赴,以求真经。可是学生下课后,吃饭路上齐跑背书的场景历历在目,机械式、机器式的学习生活终究让人望而却步,理想中学生学习和生活的状态不该如此,简直有点泯灭人性,后来才知道学生在校学习的时间是16个小时。天啊!一天只有24小时呀!在笔者看来,后来的洋思中学模式、昌乐二中模式其实就是一种变式而已,归根结底仍然脱离不了“时间+汗水=成绩”的根母。衡水中学倒也直来直去,不套任何模式,不做任何宣扬,时间就是成绩,成绩就是招牌,招牌就是生源,周而复始,良性循环,高考大户如日中天。褒也好,贬也好,只要高考指挥棒依然在挥,适应性和效应性显而易见,可以说是“时间+汗水=成绩”母式发展的极致。


冷静梳理,大凡宣扬某种模式的学校,都离不开“生源不好—课堂改革—成绩斐然—总结理论—大肆宣传”的基本套路,没有哪个学校撇开中考成绩、高考成绩去说课改成功的,因为抛开这两个成绩谁也不会去理会你是如何进行课改的。课改成功与否的根本看点就是中考成绩如何,高考成绩怎样。每一个大呼小叫课改成功的学校都是以中考成绩、高考成绩为根本的支撑。笔者的记忆中,从张富教学法到魏书生教学法,从杜郎口模式到洋思中学模式,课改浪潮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才学张富,又学魏书生,刚过杜郎口,又到洋思中学。视野变得越来越宽,脑袋变得越来越大,东施效颦、邯郸学步,“我是谁?”“我到底是谁?”反倒迷失了自我。


其实,一所学校有一所学校的实际,一个班级有一个班级的实情,一个教师有一个教师的风格,盲目跟风,盲目随从,终究只是镜中月,水中花,很美,却可望而不可即。


#更多天地一过客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