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鸡飞狗跳的居家日子

鸡飞狗跳的居家日子



作者:王 艳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今年三月底,婆婆脖子上长出一个囊肿,要到省城去做手术。小叔家在省城,有他们两口子照料公公婆婆,我们就不用操心了,但婆婆临走时交代给我们一个和董存瑞炸碉堡有得一拼的艰巨任务——住到婆婆家照料小鸡、小猫、小狗,以及一片菜园。估计有人看到这里一定会笑到生活不能自理吧?多大点事?对于普通的、有手有脚的家庭主妇来说,这的确不是个事,但只要你稍稍对我们两口子有一点了解,就会吓到——这样一对怪咖是如何在这艰难的世道中活下来的?首先看下主妇,三十八岁的人,三岁的智商,八岁的性格。曾经也是一个出得厅堂,入得厨房的合格主妇,放过牛,养过羊,种过田,挖过地,老实巴交的农民一枚。但如今,早已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十指不沾阳春水,身上不带油烟味。现在每天的任务就是睡到自然醒,然后用一个小时的时间穿衣化妆,慢斯条理的散步到店里,一屁股坐到下午七点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重复相同的动作:卖衣服、看书、写东西、看电视,吃零食。我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勤劳能干,省吃俭用的婆婆会那么喜欢我?她隔三岔五就来看我,给我带各式各样的零食,每次见到我就像中大奖一样呵呵笑个不停。


再看我老公,韩剧中常说的“天一样的丈夫”,在外辛苦挣钱给我烧,把好吃的好穿的全留给我,自己省吃俭用的绝世好男人。由于在外很辛苦,回到家就被我像神一样供着。只要他进了那个家,除了上卫生间亲力亲为,基本上他是不动的。自从嫁给这个男人,我变聪明了许多,不仅会察言观色猜心思,还学会了哑语,老公看一眼水杯就知道他口渴了;看一下窗户表示他很热,让我去打开窗户;伸出两个指头是让我给他点烟。偶尔,我会为他做一顿难吃到极致的晚餐,这种晚餐的主要作用是用来治疗饥饿,副作用是会引起一部分人呕吐,有的人则会产生厌食甚至做恶梦。有一次老公说:“你做的饭真难吃!”我立马跳起来威胁他:“不准说难吃!否则再也不给你做饭!”从此,老公忍辱负重,默默忍受着我对他的残酷恩宠。


怎么样?这样一对夫妻,居家过日子会不会画面太美你不敢看?


每天下午,老公从工地上回来接我,到婆婆家已是七点多了,才打开大门,饿了一天的黑狗骂骂咧咧的冲过来,恨不得从我们身上撕下几块肉当晚餐。十几只乌骨鸡也扑腾着叽叽喳喳叫个不停,有几只脾气火爆的甚至从低矮的木栏中飞了出来。我和老公迅速投入到水深火热的战斗中去,他负责喂鸡、浇菜园,我则忙着煮饭。一个小时之后,我一桌饭菜摆好,老公也弄好了他的活计。吃饭之前,得先喂小猫小狗,最气人的是大黑,被公婆惯坏了,只吃肉不吃饭和蔬菜,把上面的两块肉吃了就转过来含情脉脉的看着我。“怎么像我一样讨厌?只吃肉不吃饭?”我郁闷极了。老公笑笑:“别管它,饿极了它就会吃了。”我不搭理它,拿了小猫的碗给它盛了饭菜,小猫迈着婀娜小碎步还没挪到碗边,大黑早已一个箭步冲上去,把猫碗中的饭菜一扫而光,颇有点老婆是别人的好那意思。吃完,又一轮深情款款与我对视,我挟了一些青菜放到它碗中,它不屑的看了一眼,走开了,太伤自尊了!狗都不吃的青菜我居然那么爱吃。“别太过分啊!别忘了从前你们只是吃屎的。”我边骂边狠狠瞪着大黑。它不屑的用眼神嘲笑我:“姐,你是从唐朝穿越过来的吗?”我看它细细的小蛮腰,皮包骨那模样挺不落忍,又给它挟了两块肉。后来,我改变了战术,专门把饭菜放到猫碗中让大黑吃,它上当了,无一例外的把饭菜一扫而空,从此改掉了挑食的毛病。对这只狗,我无语之至!它根本连狗都不是!记得过年的时候照全家福,它不请自来还非要坐在前面正中间,照完我们走开,它也走了,后来发现小叔一家还在照,又厚着脸皮杀回去和人家照了一张才走开。


现在,最让人担心的就是楚楚可怜的小猫了,它的碗被大黑霸占,我重新拿了一只碗把食物给他放在高处,引导它去吃,可每一次,它都只是看一眼,闻一下就微弱的叫唤着离开,它那奄奄一息的叫声听着让人心里瘆得慌,我是没辙了,又不可能一匙一匙喂给它,终于有一天,见到弱不经风的小猫居然自力更生的捉到一只青蛙,看它津津有味的吃着,心中狂喜,老天保佑!一定要让小猫活着等到公婆回来,否则我这个好媳妇的英明将毁于一旦。


吃过晚饭,我将准备第二天早晨的鸡食和小猫小狗的早点。我们从菜市场买回很多包菜,切碎了拌上玉米粒喂鸡,老公难得见我做这些粗活,便点了一支烟坐在厨房里看我做事,可看了不到三分钟他便肝郁气结:“你就不能切小一点吗?这么大块鸡怎么吃得下去?”“我已经进步很多了,从前切猪草每一次都只会切到手指上,旧伤口还没好,又可以准确的在原来的伤口上再切一刀,现在已经能切到菜上面了。”老公欲哭无泪,起身上客厅看电视去了。还好领结婚证时没给他一张包退包换的凭证,不然这次搞不好会被他打包退回丈母娘家去,呵呵!


清晨,我比老公早起一个小时,匆匆换洗,把猫、狗饭热好,然后把切好的鸡食哗啦一下泼向鸡圈,老公起床见状又郁闷上了:“你把鸡食全撒在鸡粪上让它们怎么吃?干嘛不倒在木槽里?”“木槽太窄了,不好倒,再说,它们好像还是全吃光了……”老公沉默了。反正,任何时候,我都可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找到一万个理由,而只给老公一千个伤心的理由。有几天,晚餐做好,我吃了几口,实在难以下咽,便扔下筷子到菜园挖地去了,留下老公一人和一桌饭菜默默较量。我决定把两块刚割完青菜的地刨起来,撒些菜籽,用一片绿荫迎接婆婆平安归来。我用了两个晚上的时间才把地弄好,十天之后,地里长出一簇簇淡淡的绿,但许多地方却像是被偷的模样,根据以往的经验,那是菜籽没撒均匀。还有比这更让人扫兴的,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大黑潜进菜园,在其中一块地里刨了一个大坑睡觉!因为语言不通,我想和它吵一架都没办法。本来准备晚上回来把坑弄平,可傍晚做饭的时候,老公冷不丁冒出一句:“妈妈说她们明天到家。”晴天一句大霹雳,一下子就把我劈得外焦里嫩。这不是坑姐吗?那个坑显然无暇顾及了,因为还有比这更要命的事等我去做。这一个月以来,每天下午回家那点时间,我们俩天天忙得上窜下跳,根本没工夫打扫卫生,为了保全好媳妇的称号,就算一宿不睡我也得把这个家给拾掇出来。吃过晚饭,我立马戴上橡胶手套埋头苦干,扫地,把各种空瓶,各种垃圾送出去扔掉,拖地,擦冰箱,茶几,老公幸灾乐祸的边喝啤酒边看我干活,唉!到底是人家亲生的好!不用装佯,不用演戏,怎么着都是自家的好儿子。可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亲生的儿媳妇呀!不知不觉已过了十二点,终于将这个家从灰尘垃圾中刨出,看上去有点家的样子了,但是不能深挖那些比较隐蔽的地方,我根本没有去动它。此时,已不知消耗热量多少卡,从减肥角度来说,这是件极好的事,可我连笑的力气都没了。还好不是天天都这么干,否则,跟活在黑暗的旧社会有什么区别?还好,老公虽然没帮我,但至少在精神上支持我,没有先睡一直陪我到最后。


第二天下午,公婆归来,我们把还活着的小猫、小鸡、小狗交到公婆手中,逃之夭夭。


一个星期后回婆婆家蹭饭,那天刚好中午下过一场雨,雨后的菜园清新又整齐,绿得让人有想扑过去啃两口的冲动,仿佛置身世外桃源。忍不住对婆婆说:“妈,这菜园绿得真好!”一旁的老公嘲笑:“和你在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吧?一个月的时间。菜园被你弄得毛骨悚然!”有吗?我觉得挺不错呀,只是一个月的时间,我居然没有发现鸡圈旁还有一排长势喜人的山药,可能是被杂草遮住了。“已经做得够好的了。”公公赶紧为我解围。知道为什么差劲到可以直接扔进垃圾房的媳妇还会被评为优等生吗?那是因为家里还有一个更正宗的,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弟媳小霞,她从小娇生惯养,结了婚有老妈陪在身边服侍饮食起居,除了上班,回到家油瓶倒了也不带扶的,她们一年回来两次,每天的任务就是上网,追美剧,听到开饭才起身,吃完又继续上网。由于不常回来,公婆也不好说什么。小霞说她从小被母亲惯坏了,什么也不会做。有一年,我检验了她一回。那天是大年初二,吃完晚饭,公婆各忙各的去了,我两口和小叔家两口围坐在饭桌边,我忽然胃痛(是真痛),直不起腰的那种痛,我让老公洗碗,她不好意思了,说她洗。事实证明,对于一个三十郎当岁的女人来说,洗碗这活显然没什么技术含量。但从那以后,我除了见她洗脸洗澡之外,再没见她沾过阳春水。对于她,我是心存感激的,因为是她将我推上好媳妇的宝座。看来,好媳妇不是干出来的,而是衬托出来的。


→返回目录


 ·更多要你好看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