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王艳诗八首

王艳诗八首



作者:王艳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石 头

有时你在童年的弹弓里

快乐地在田园上空飞翔

有时你在深夜的路上

让人跌倒让人生厌

有时你平静安稳

让人踩着往上爬

有时你在河中

渡人到彼岸

有人指责你世故圆滑

却不知你历经风雨

有时你是一粒沙

调皮得让人流泪


窗 外



窗外

触手可及的遥远

别人的炎凉

别人的姹紫嫣红


雨贸然造访这个清晨

不辞而别的月亮没有告知归期

太阳爽约了

潮湿百般抵赖

我的目光凋零了一个夏日

濒临灭绝的清凉… …




不被侵犯时候

你的锋芒沉默

比枝丫更渺小的存在

守护一朵玫瑰

或以绝美的侧脸

仰望天空


可你终究是刺

在这个拥挤的世界

你削尖脑袋的存在

因为渺小 所以锋利

所以无孔不入


其实

疼痛和鲜血

都不是你要的

是宿命让你存在于锋芒与痛之间



卷 柏


又名九死还魂草

在植物的世界里

没有多少移民的可能

生生世世

只能守着脚下的一寸土

无论贫瘠或肥沃


只有你会收拾起行囊

背井离乡

寻找更精彩的世界

你不相信

树挪死 人挪活


你不相信生命只有一次

从十一年的标本中生还

你的座右铭是一定要活着

死也要活



六月十五日,雨


一场雨

足以湿透一个夜晚

它们无形无状

到处游荡

淋在自己和别人身上的雨

终是不一样的

只有流在地上的雨一样

相同的浑浊

相同的混乱

相同的跌跌撞撞


一场雨的软弱能改变什么

伞是别人的伞

屋檐是别人的屋檐

只有冷是自己的冷



搁 浅



人生何处不相逢

只是——

思念的时候你很近

相见的时候你很远

遥远可以有多远

有没有相对而坐这么远


那些美好依然

微笑柔软 深情款款

但在不对的时间

深情只能这么浅


知道你在身后

依然只会往前走

那些美好过往

已被搁浅在昨天




你忧伤的脸


有时 在忧伤的歌中

邂逅你忧伤的脸

那些半甜的旋律

是我们深深浅浅的昨天


今生只能擦肩

你忧伤的脸

我能读懂的蜜语甜言


你无处不在

你冷冷的忧伤温暖着我

时间无法治愈想你的伤

只能惨痛地爱着你



游博物馆


这个芬芳的城市

张开一场雨

给客人一个潮湿地拥抱

清晨衣裳单薄

低处也不胜寒

整个城市打着深情的喷嚏

雕栏飞檐 小桥流水

含珠的绿草

带露的红花

一一被纳入镜头

人在他乡

细碎的稀松平常也成为风景


总有人要把“博物馆”带回家

而更多人直抵心脏

复制的原始丛林

穿插着玻璃

嫁接着阳光

放养着流水

一些跌倒过的人

如履薄冰地穿过玻璃脆弱的本质

他们经过山川 趟过河流

一生都在经过

却从不愿抵达


那些曾被我们称为鸟和蝴蝶的生灵

这一刻被命名为标本

触目惊心地活在橱窗里

翅膀依然是飞翔的翅膀

原来死亡也是活着的一种

比生更能永恒

“瞧”!它们在跳舞

跳着永远不动的舞

一个小盒子能装下万水千山

以及千百年的时光

一些锅碗瓢盆日常的器皿

因为风霜地喂养

长成珠宝奢华的光芒

散发着百年陈酿的芬芳


身边的脚步已走远

我被困在那些古旧的物件当中

一切完好如初

父亲铮亮的墨斗和水烟壶

母亲日渐迟钝的镰刀和针线盒

爷爷闪烁其辞的马

奶奶旧了又旧的包头布

外婆颤巍巍的三寸金莲

还有积劳成疾的老石磨

在叉叉房前


听着故乡的鸡鸣狗吠

听见父亲在唤我的小名

听见补丁在膝盖之上叹息

在树皮衣和蜘蛛衣面前

生活的艰辛将我咬得体无完肤


另一端

黑古陶与白昼对峙

在红橙黄绿青蓝紫之外

它选择了耐人寻味的深邃

它的黑是哪一种黑

是黑丝绒的柔软

还是长夜的柔软

或者是我长发及腰的凌乱


 返回目录

 

 ·更多要你好看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