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物价与包租婆

物价与包租婆



作者:王 艳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一天,在店门口听见两个买菜的大婶骂骂咧咧:“物价真骚!什么都涨了!”呵呵!世风日下,连物价都学会招蜂惹蝶了。每天睁开眼睛,你都会发现,六十年代八分钱一碗的早点,三分钱一个的鸡蛋早已成为全民遥不可及的梦想,当初那些戴一块六十块的机械表,脚踏自行车就被人称为大款的老男人,如今在九泉之下听到“大款”两字,估计都会羞得从棺材中跳起来逃之夭夭。


玫瑰花已经很难再俘获美女的芳心了,人家现在喜欢的是有钱花,随便花。有人说:“工资就像来月经,一个月来一次,几天就没了。”说话这姐们,还可以来几天,有的人见卫生巾涨成这样连月经都不敢来了。这样的岁月,苦的是一群只含着一条舌头出生在平民百姓家的小青年,腰包扁扁,自力更生。虽然有八块腹肌,长相英俊,可惜英俊的脸不能用来刷卡,八块腹肌也不能。如云的美女,手上挽的不是干爹就是大叔,比起毛主席他老人家那张成功男人闪着光辉的脸,小青年的英俊总是来得有几分生涩与虚无飘渺。


荷包扁扁的青年怎么办?工作是临时的手里的钞票是临时的,女朋友也是临时的,每一样都长着令人恐惧的翅膀,随时准备振翅高飞。为了把临时的女朋友加固为长久的老婆,青年仗着八块腹肌的坚硬,加班加点,节衣缩食,为女朋友贡上美丽的衣服,包包,以及各种各样的美食。可生活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一年下来,国产的加上进口的节日,从春节、元宵、情人节一路数下来,十好几个,这倒也算了,全国人民都这么过的,好像到今天为止还没有人因为过年过节疯掉,最可气的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女朋友居然博览群书,挺会浪漫,把相识纪念日,初夜纪念日也列入节日名单中,加上女朋友生日,他父母和七大姑八大姨的生日,青年这颗心,一年得碎好几十回。后来习惯了,碎碎平安嘛,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陪着女朋友把清明节也过了——陪着她去上老祖宗的坟。比起活人,死人好糊弄多了,用不了几个钱买一堆面值千万甚至上亿的冥币,也不等人家验个真假,一把火烧成灰,据说这样便存入了阴间银行,可地下的那位,无凭无据的,到用时怎么取去?


有旁观者看青年整日吃的是草,挤出的却是奶,看着都觉得惨不忍睹,便好心劝一句:“哥们,还是早点结婚吧,你这恋爱谈的,杀人不见血呀!”原以为是救人于水火的一句话,却让青年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想结婚,得先到女朋友家提亲是不是?人家把一个受精卵养成今天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模样容易吗?你说句话就归你,哪有那么便宜的事?那彩礼少则一两万,多则五六万,人家一句话不说,你递出去的可是自家的身份与家底。最后,你可以牵着这个要吃好的穿好的,闲着什么也不会的美女回家了。不,不是回家,是去影楼。三千九百九十块的婚纱照,宰到人鲜血淋淋还得摆出幸福万状的微笑让人折腾一整天。后面的事还多着呢!两三万的首饰,还好女朋友只是选了一小撮黄金,不然,钻石永恒久远,一颗就破产。以青年这样的家底,估摸着结完婚两人就可以拖上打狗棍端上只破碗出门蜜月旅行顺便乞讨为生了。青年的心早已千疮百孔,但是还得继续大出血。房子重拆装修,成套的高档家具,两家父母外加七大姑八大姨小舅子的行头,也难怪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了,这是活生生出血致死的节奏啊。入了洞房,青年以为尘埃落定,可以像人一样过生活了,后来才发现自己很傻很天真。老婆开始怀孕,见什么吃什么,有多少吃多少,半夜梦见吃桃子,醒来立马让老公出门买桃子。十月怀胎之后,又多了一张嘴,青年挣的钞票才回到半路又唰唰的飞了出去。从此,青年的人生充满了奶腥味和尿臊味,这就是生活卸妆后苍白的嘴脸,看清又有什么用?被埋的人,如果不想化成灰,就在坑里生根发芽,长出一树繁华来。


物价继续肆意的践踏过我们的伤痕累累的肉身,向高处飞奔,可我们还得好好活着,因为墓地也涨价了。


别再骂娘了,物价上涨,每个人都有不可磨灭的功劳。一个农民进城,到小吃摊吃一碗五块钱的米粉,三口就扒完了,空着半个肚子回到家,农民生气了。第二天,米价从一块五一斤涨成两块一斤。种棉花的去买衣服,原来一百二十块的衣服涨到一百八十块,没过几天,棉花的价格涨了,又过了几天,衣服的价格又涨了。


生活中的这些小必必需品,涨价的时候都只是试探性的,温水煮青蛙式的慢慢往上涨。如果一瓶四块钱的酸奶一觉醒来变成了八块,消费者多半肯定会掉头走掉的,但地产商和包租婆从来不担心房价和租金猛涨会失去客户。


房子对于中国人来说,是和命一样重要的东西,就算吃草根树皮,十年不买一条裤衩,也得按揭买房。你不买房,女朋友会跟你结婚吗?就算她谈个恋爱把智商谈成零,傻不愣登的愿与你天当被地当床,穿浪漫戴甜蜜,一日三餐以海誓山盟充饥,但丈母娘答应吗?人家都说是丈母娘抬高了中国的房价,但你能在月黑风高杀人夜做了丈母娘不成?还不是脸上挂着虚假的微笑,隔三岔五屁颠屁颠的提着礼物到丈母娘家讨欢心?虽然房子是和命一样重要的东西,但有很多人,拿一条命也换不回一小套房子。据说一个成年人的大肠小肠全部摊开,大约有一百五十多平米!于是,无数青年仰天愤慨:“我们活得还不如一坨屎!”这话挺悲凉的,但个人觉得我们真该庆幸自己不是一坨屎,否则,走在路上随时有被狗吃掉的危险。不对,这年头狗早就不吃屎了,有的光吃肉不吃饭。怎么说呢?如果我们只是一坨屎,不仅不能穿漂亮的衣服,还要被屎壳郎玩弄于股掌。再说了,好像那一百五十平米的大房子也不属于那坨屎的,租的吧?


每一年涨房租的时候,我就开始改写自己的梦想,不想当作家也不想做时装设计师了,就想当个数钱数到手抽筋的包租婆。这世上有一样东西永远只会上涨,不可以讨价还价——房租。你赚也好,亏也罢,房租照涨;你卖血也好,卖肾也行,房租必交。包租婆只要说两句话就可以手不沾血的放倒一片,一句是:“房租涨了。”另一句是:“不租搬走!”包租婆有足够的理由相信,没有租不出去的房子,只有租不到房的房客。你嫌贵,卖了一个肾还凑不够房租,搬走。不出三天,立马会有人卖掉两个肾来租房子。商场如战场,从来都是斗勇斗狠,一息尚存,决战到底。说到包租婆,你可能立马会想到《功夫》里那个满头卷发,一身横肉的悍妇吧?老公出去买个早点,顺便捎回个口红印便被她扔下楼,还附赠个花盆。现实生活中的包租婆,虽然多半长不成那样,但似乎也不见有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的,就算有几分姿色,也在她们说出涨房租那一刻荡然无存。我隔壁那个包租婆,长得那叫一个霸气侧漏,和《功夫》里的那个有得一拼。她家的房租也和她身上的肉一样,每一年都只见多不见少。三年时间,她亲自带领这条街的包租婆涨房租从五百一个月涨到一千二百块,而且还会继续涨下去。我们这群也许这辈子也实现不了包租婆梦想的小房客不敢有半句怨言(你敢生气?敢发飙吗?她生气可以涨你房租,你生气能不交租吗?),打起精神更加努力的为包租婆卖命。


相比之下,我的房东就好很多,瞧她多会长!敦厚老实的中度丰满,不像有的人,都快长到马路上了。再看她的面相,吃得苦中苦,任劳任怨,多像我亲娘呀!她从来不会比别人先一步涨房租,但别人涨了她也会跟着涨。每一次,当她温柔的说出:“房租涨了。”这四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字时,我才从梦中惊醒过来,她不是我失散多年的另一个娘。我咬牙切齿的掐死自己中年妇女少有的天真,谁说长相敦厚的包租婆不会涨房租的?


现在,我感觉要成为包租婆还任重道远,当务之急是把包租婆养得又白又胖的同时自己还有口汤喝,好等到胜利的一天。除此之外,还能做什么?这世界变化太快,唯一不变的是物价:只涨不跌。


→返回目录

 

 ·更多要你好看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