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经过思茅(组诗)

经过思茅(组诗)



作者:岑珉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聚缘旅社



女儿在老家开学的第三天

我起身返回淘生地

到五一站已经十五点多

只能买明早上六点半的票

坐思茅经江城到绿春的中巴

常住车站的交通宾馆

最近感觉:价不廉,物不美

就寄存了蛇皮袋,就近找找看看

记忆中的水电宾馆是安静,找不到了

牧培宾馆的招牌崭新了,正在装修

另外问了两家,住宿费超过我的预期

回到五一市场,旧书摊边的聚缘旅社

价格从15元到40元不等

住过一次15元的,感觉还干净

今天只剩最后一间了,40元

洗个没有毛巾的澡,开电视,没意思

习惯性地,去了楼下的旧书摊

发现一摞没翻阅痕迹的旧杂志

去年的《十月》,去年前年的《收获》

十二本《收获》都有黄永玉的连载,放下

一本《十月》有阿城的《新儒林外史》,好奇

一本《十月》有胡性能和于坚,本省作家

习惯性地,10元钱买下两本

还发现一本周汝昌的《红学小讲》

这是我买过的第一本红学论著

多年前就被曲水的白蚁读透,读光

5元钱买下,补上书架的缺

习惯性。习惯性地。近三十年来

我每次进县城或路过思茅

不变的项目,就是到书店翻书买书

近几年,发现邮购网购的书

都打好大的折,也方便,先是贝塔斯曼

贝塔斯曼倒闭后,用K宝连接亚马逊

就努力地戒掉逛实体书店的瘾

害怕,一不小心

又买了没有折扣的文学书

这年头,文学打的折扣

比邮购网购的书打的折扣大得多

还买不打折或打九五折的书

媳妇更报怨,寨子人更笑话


回房看《新儒林外史》,哈哈

原来,说阿城和他的文人朋友们

一次别开生面的小聚

这应该是阿城的文人生涯中

最开胃开心的一串烤肉了

少了吴敬梓的伤心和愤怒

多了盛世生活的逆来顺受

下楼吃快餐,米饭,老奶洋芋

凉拌侧耳根,酸笋炒牛肉末

回房,天黑了,城市的霓虹相继闪亮

无聊,书看不下去,电视没意思

打电话给泉溪和春天

问问他们,能不能来旅舍里喝酒

水泥盒子里的天文地理口无遮拦

少了家庭社会的许多顾忌

泉溪是本市最当红的诗人

他的“儒林外史”却不太好玩

那些脏的旧的小的

他没有帮我们删掉

十二瓶一箱的燕京啤酒

就把我们搞醉了



 

普洱梦


茶逢知己

心里想说的话

全挂在脸上

千言万语

却还是挂一漏万

朝阳在山的那边

一遍遍地催

就此撤了杯盏

各自的旅途上

极尽各自的方式

回忆与想象

此去的命脉中

满天是普洱妙曼的阳光

人生的风景里

养生天堂处处可养我心



不幸中的万幸


好几年了,三弟总是诸事不顺

曾慕财名而嫁的媳妇,跟外寨的

假老板跑了,上小学的女儿

外婆家两个周末,奶奶家三个周末

对自己不是眼瞅嘴骂,就是拳打脚踢

打工:工头携款逃跑。种田:田埂滩塌

借阿爹的耙地机整辣子地,没开始

就碾断了右脚,爹妈不说给在外打工的我

读初中的女儿,到学校给我校讯通:姑爹

和老爹送三叔进了县医院,幺姑还卖了

她家拉沙拉吃的翻斗拖拉机,爸爸

你回不回家

做土特产生意当了老板的二弟

去年车祸身亡,三弟今年又成这样

我的眼泪,是化了水的盐,又一次

淋湿了饱经风霜的心:完了,完了

完了!灾了,病了,没钱就没命了呵

爹妈老迈,离家的我有上顿没下顿

我的女儿读书还不知道节约,我的幺妹

卖了她家淘生活的家什,能医下去吗

医得好吗?我到医院照看了一周:完了

完了,完了!小拇指粗细的一缕肉

连着七断八截的骨头,医生都不知道

何时才有做手术的身体条件,完了

完了,完了!回到打工地的我

白日噩梦,黑夜无眠,茶饭无味

四十多天后再回家,三弟已出院

妈也精神了一些,几句炫技的心里话

叙了又叙:不幸中万幸,俺们

县医院的骨科医术到了国家级的水平

不幸中的万幸,交了三十元的新农合

就可以大病报销,八万多元的住院费

自家只掏了八千多元!唉,不幸中

万幸……真呢是,不幸中万幸

后来听说,民政还可以救助一点

后来还听说,村里

给挤个低保的名额



除夕抒怀兼寄快乐九天


你在彩云南的外省过年

我在普洱茶的边地放牛

你在彩云南的外省过年

是否方便告诉我,你过年的外省

是翻滚在红尘里还是独立在冰雪上

过了年,你可否过了你想过的桥

滚滚红尘里,谎言和落寞囚禁了你的真实

谎言和落寞,你是否倒进了外婆发黑的尿竹筒

年少时冰雪聪明的愿望,被谎言和落寞摔打得粉碎

你是否还记得,文字可为你擦去经年的尘泥

我在普洱茶的边地放牛

龙年里我没有龙凤呈祥,摔伤跌痕

重重地酬劳着我的身上将息的困兽之斗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我的诗比我的心苦

不高大却陡峭的一座山,三条黄牛从山脚放到山头

带着伤,木然地检阅了代表五大洲七大洋的花草

牧归,换衣,洗澡,边吃饭听别人家辞别旧了的一岁

写诗,上传,上床,边睡边等别人家迎来新的一岁

你在彩云南的外省过年

我在普洱茶的边地放牛



酒桌明天收拾


诗人悟丘在自家款待我的酒桌边

干了自己的最后一杯小锅酒,轻打一嗝

拔通好了18年的女友的电话

喂,喂——你的寨子下雨了吗

我的寨子下雨了,哦,你的寨子不下雨


你们的运气很好嘛! 十二点了吗

嗯,十二点。睡不着?睡不着

也幸福地躺着吧!不用管我们

所有的事,我们都可以自己搞掂

五百块?我出不起!三十块吧

你划不来,算了吧……小郑

你们俩干掉,就最后这点了

不,我和我的兄弟说,你放心的

睡吧,别忘了幸福地睡,别做梦

别梦见我,别梦见我烂醉如泥的样子

这雨,咋这么软棉棉的?小谢

你把想吐的都吐掉,你放心

你好好地坐一下,电磁炉上的

开水快凉了!小郑,酒桌明天收拾

碗筷先让雨水冲刷第一遍

小郑,你喏喏噶,灯先开着

阿杜,你在沙发上应付一下吧

枕头。被单


公鸡的叫声,不知从哪家的阳台

隐约传来,我抓起手机,抓到电源键

屏显:4:25  5月18日  星期五

关机。睡下



遥想梅林


冬雪封锁了所有的美和丑

却锁不住关于梅的爱与怨


整天渴睡整夜无眠的他

还不停地扣问来来往往的风

何处得见心中的梅林

若见梅林,又何时

得见梦中的她

再若见了她呵,密林间的游魂

何处才是青梦的归宿


无奈严霜,严霜哟

阵阵阵阵摧折望梅的眼




落雪无声,融雪无声

飘摇在故事边缘的感觉

是开始,也是结束


风的记忆里

云的伤痕上

泪动着悠悠绵绵的传说

有爱,也有恨


华年之后,雪之后

两只素手抚过清亮如镜的水

轻轻悄悄,缓缓

为温存,也为冷漠


(曾经发在《太阳河》2014年第一期)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