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她,依旧

她,依旧



作者:闲花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她,依旧。

桃花红,梨花白。每次见她,都让人惊艳。应该是电视剧里,被爱的女主角。

其实,却是一个人。


她说:“最让人感到快乐的,莫过于经过一番努力之后,所有东西正在慢慢变成自己想要的样子。虽然辛苦,却很满足。”

辛苦之后,是自己想要的样子,这,一定是一种安慰。


在他之后,也断断续续的有过男朋友。基本见过。

那个男人大她九岁,离异,对她那种好,和敏一起聊的时候,敏一声叹息,扼腕不语,觉得是一种错过。


而予她,只能说,那不是她想要的。


她对我说的一句话是:“没文化,真可怕。”我有同感。


自己觉得不幸福,钱再多有什么用?我们总是愿意尊崇自己的内心生活的女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妥协,是和他人无干的。


貌似旧爱在心,无法了断。

终究不如,终究难敌。


一个人的伤口,一个人的选择。渐渐蹉跎而过的婚姻。

如今,还是一个人。



《她,依旧》,雪小禅的散文。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五日,购于普洱志禾书店。


那时候的普洱,还没改名字叫宁洱,而书店,也是自己开的。自己的书店,给自己爱心爱意占有的一本书,用荧光笔端端正正的写着自己的名字,和购书的日期。


可以想见,当时的心情,是多么的欢喜。


因为在书店的缘故,看过的书,都是要卖的,所以从来没有折书的习惯。那天在水那里,看她折得密密匝匝的,心里很不舒服。


记得那天水来拿书,说从四楼扔下去,她是坚决不同意的。水说:“要尊重书。”

我想,是有各自不同方式的尊重和深喜的吧!



但是,眉批的习惯。对于多数爱书的人,是相似的。

为什么要把一本崭新的书,占为己有,很大程度,就是为了能够眉批,勾勒出自己喜欢的重点。能够收藏自己共鸣的心绪。


可是,《她,依旧》,出奇的干净,干净得,似乎不应该是我的书。而这本,是雪小禅写的非常喜欢的一本。


奇怪了,居然没有一句眉批。



这本书买了丢在家里。


后来梅梅来家里住过一段时间,也就是那段时间,梅梅一直抱着这本书不放。一直从我家,抱到了她家。


自己最喜欢的一本书,每每念起,总有几分怅然。


寻了去,不再见。


最好的姊妹,自然也不能小性。一本书而已。



一呆,呆了几年呢。


那天小聪说:“赶紧准备出书吧!”一句话,似乎活络了自己出书的念头。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一直觉得出书是很遥远的事情,所以,当机会来了,也只是错过,不是不懊恼的。


得到的认可越来越多,出书的愿望,似乎不再遥不可及。


而我理想出版的散文,不过是如《她,依旧》这般而已。自然萌动了找回来借鉴的心思。



她,依旧。


所以,惦念依旧。


有了这个借口,要书,似乎不再那么难以启齿。


一本书而已。但是,我真的一直惦记。



喜欢的人,喜欢的书。


爱,依旧。



拿回来的书,似乎有些旧了。翻了翻,也只是丢着。丢着,也是好的,是自己的。


爱是自己的,多安心的事儿。



这时翻了,《骚是女人最大的资本》,一个“骚”字,用得真是大胆。


忍不住笑着念出来,儿子在一边,噗嗤也跟着笑了起来。


“骚!”字,小屁孩也觉得应该是个贬义词。


然而,小禅却说:“这是女人最大的资本。”


可得再好好瞧瞧。



看着看着,心就静了。


溜进儿子的小塌上,静静的读。淡紫色的封面,和着儿子相似花色的被面,一瞬间觉得很和谐。这种和谐,让心瞬时又动了起来。


文字的念头来了,便再也躺不住了,也顾不上是不是凌晨。



小禅说:“真正的骚,是发自内心的。不一定是多么妙曼的动作,也许只是一个眼神,但是足以性感到勾魂摄魄。”


这种眼神,我觉得邱淑贞有,记得当时看邱淑贞和李连杰演的《新少林五祖》,当她调戏李连杰演的洪熙官的时候,诺大一个电影院,唯我,情不自禁的嘟囔了一句:“骚了!”语惊四座。


那时候还是少女,这种骚,这种风情万种的骚,还在嗤之以鼻的。


事实上,这种骚,俘获了侠胆义肝,正直不阿的洪熙官,俘获了影院里,多少男男女女。它是男女之间,实实在在的一种情趣。


理所当然的,这种骚,最后也俘获了我。



“被人骂做骚货的女人,大抵上让女人们恨的,可是,暗地里,女人们又在模仿她,因为,谁不想骚啊。”


真的,谁不想骚啊!


发自内心的骚,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儿。


像《花样年华》里,张曼玉,不动声色的媚眼。像七十岁的杜拉斯,不再年轻,不再漂亮,可却敢说,我喜欢做爱,和年轻男子做爱。


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就是要骚到底。



小禅说,女人应该骚,骚是一种风情。


有一定的道理,骚得格调,骚得情趣,骚得性感,骚得谐和……这绝对是一种风情。



问题是,一般女子掌握不住尺度,骚得流了俗。


这个“骚”字,就贱了。



普通的女子,可以闷骚,但是,怕了贱。


一个贱了去的女子,这种骚,像大红的胭脂和朱红的烈唇一般,让人有吞噬感。


既吞噬了自己,又淹没了别人。


普通人,还是怕的。



这种“骚”,寻常女子,多半消受不起。


寻常男子,也不过是一响贪欢,半宿风流。


所以“骚”,也是一把双刃剑,拿捏得好,是一种风情。拿捏不好,就是一种下贱。


没有金刚钻,千万别揽瓷器活。


这是一种本事。



掩卷的时候,不得不说,自己有了一些小色性。


其实,人活得很矛盾。


有时候,想把自己活成一枚青玉。


而小禅说:“不骚,那怎么可以?”


去搔首弄姿,去卖弄风情。


骚,这玉,似乎就活了,碧波流荡,春华熠熠。这人,似乎也活了,活出一种风情。



她,依旧。


风采依然,有媚,如桃花,那是,秋色黄,春刚好。


#更多闲花雅韵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