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苦荞粑粑(小小说)

苦荞粑粑(小小说)



作者:王艳(哈尼族)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玉兰换丁一身干净衣服,用术梳醮水把头梳滑溜,出了门。她一路走一路想:铁柱一定长胖了吧?发达了的人多半是白白胖胖的,挺个将军肚。


可是,出乎玉兰的意料,站在她面前的铁柱依然是10年前的铁柱,没有变白也没有发胖,只是褪尽了身上的泥土味和换了一身品质优良的高档衣服。铁柱的头发也是滑滑的,但那不是水,是摩丝。玉兰自嘲的在心中笑了一下。铁柱忙着打电话,朝她笑了笑,示意她坐在对面的椅子上。铁柱刚要把电话别在腰间,电话又响起来,铁柱说:“真对不起,厂里的事太多。”玉兰笑着摇摇头,陷入了往事的回忆。当初他可能恨透了那个苦荞粑粑,现在他一定对它存着万分感激吧?


10年前,村里的乡亲们都还在温饱线上苦苦挣扎,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辛苦劳作一年,却依然填不饱一家老小的肚子。那样的环境,一村人只有一个理想:吃饱饭。至于该做量的事倒挺多——男婚女嫁,生儿育女、耕田种地……


那一年,玉兰和铁柱都到了结婚的年纪了。这天,两人吃过早饭便打算去30里外的镇上领结婚证。临走,玉兰的母亲从蒸笼里拿了唯一一个苦荞耙耙让他们在路上吃。


当他们翻山越岭赶到镇上,婚姻登机处却铁将军把门,一打听才知道,镇政府开会,让他们第二天再来,两立刻蔫了。来回60里路白走了不说,白白耽搁了一天时间做活,铁柱发了一通牢骚,两人又顶着炎炎烈日往回赶。走了一程,铁柱一屁股坐在地上拧开壶盖喝了大半壶水,然后把壶放在玉兰手中,从包里掏出苦荞粑粑狼吞虎咽地吃起来。玉兰愣了一下,不知怎么就难过起来,她本来也打算让铁柱一个人吃那个苦荞粑粑的,男人不比女人,喝喝水也能顶个大半天,可是,他居然问都不问她要不要吃……吃完耙耙,铁柱意犹未尽,又灌下一口水,抹抹嘴说:“一个耙耙,塞牙缝都不够,你妈怎么不多给几个?”“就剩一个颗。”玉兰低声说。两颗泪已在眼中打转。“走吧。”她赶紧起身朝前走去。


第二天一大早铁柱就来了。“早点去,中午太阳辣。”铁柱说。“铁柱,我不想去了……”玉兰低着头不看他。


“这哪行,这事非两个人去不可。”


“我是说,我们分手吧。”


“分手!这个时候说分手?你开什么玩笑?”铁柱生气了。玉兰沉默着。这时玉兰的母亲从里屋走出来,对玉兰说:“你也犯不着为一个粑粑跟他怄气,男人都这样,大大咧咧的,去吧,你们的年纪也不小了。”玉兰摇摇头,不说话。铁柱愣了半响,一句话也不说,走了。两个小时后铁柱来了,端着一大盆苦荞粑耙,放在玉兰面前,默默地看着她。


玉兰轻得仿佛没有一丝气力:“干什么?我又不饿。”她站起身走进卧室关上门。铁柱把黄橙橙的苦荞粑粑撒了一地,赌气去了上海。 |


据说,铁柱在上海一家电子厂打工,被老板的女儿看上,两年前岳父出资让他回家乡办厂。他带着妻子和女儿在县城定了家。厂房建成的剪彩仪式上,村里许多人都被邀请去了,玉兰没有去。乡亲们回来后常常提起铁柱又矮又胖的妻子,手指上套着8个硕大的金戒指。


“玉兰,实在对不起!厂里大事小事都得我一手操。”铁柱的话把玉兰从回忆中拉出来。这时菜上来了,铁柱为她盛了一碗饭,挟了些菜递到她手中。


“玉兰,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


“很好,谢谢你,你呢?”


“我也很好,只是一直忘不了你”。


玉兰抬起头撞上他深情的目光,她慌忙避开。“玉兰,我觉得你比从前漂亮了,有一种10年前没有的韵致。”“谢谢”,玉兰客气的笑笑。吃完饭,铁柱问:“知道我今天请你出来的目的吗?”“想看看贫穷的生活能把一个女人损到什么程度吧?”玉兰笑。


“不,玉兰,岁月留在你身上的只是更成熟的美。”“我又不是小女孩,用不着说这么好听的话逗我。”玉兰笑他。铁柱不再说话,沉吟半响,才说:“玉兰,我有句话……”“说吧我听着呢。”“做我的情人,好吗?”铁柱低低地说。


“对不起,铁柱,我这辈子所要扮演的是一个好女孩,好妻子,好母亲,我没有时间也演不了情人这个新潮的角色。”


“我会是个好老师。”铁柱深情地看着她。


“可我交不起学费。”玉兰也幽他一默。


“学费在这里。”铁柱从皮包中拿出一张填好的支票,放在玉兰面前。玉兰瞟了一眼,5万元整。玉兰笑了,把支票推到他面前,认真地说:“铁柱,我这把经历了34年风雨的骨头已不值那么多钱了,至于灵魂,我是不卖的。”


铁柱呆了一分钟:“玉兰,我没别的意思,这是我的见面礼,轻薄了些,你不要嫌弃。”


玉兰沉默了许久,才说:“铁柱,有句话我不说出来总觉得憋得难受。”“你说吧。”


“我觉得,虽然你有大把的闲钱享受最新潮的东西,但精神上,你还没有脱贫。”


铁柱呆呆的看着玉兰:“这辈子,得不到你我死不瞑目。”


“其实,这辈子我们想要却得不到的东西太多了,”玉兰的眼神黯了下来:我们也许该学会在梦想与现实的差距之间快乐的活着。”“玉兰,生活教会了你很多东西,我挺羡慕你。”铁柱忽然发现玉兰不再是那个简简单单的玉兰了。玉兰笑笑,不置可否。然后量她站起身,说:“谢谢你的晚餐,我该回去了。”“铁柱站起身。”“谢谢,不用了。”玉兰朝他挥挥手,走了。铁柱沮丧地坐下。把支票撕碎。对着自己说了一句话:“谁说的?有钱能使磨推鬼,呸!”


  →返回目录

 

·更多要你好看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