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位置: 景东银生网 >> 网站文章 >> 银生文化 >> 百家作品 >> 正文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哀牢无量话景东

哀牢无量话景东



作者:谢欣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说起云南,人们总会不约而同地想起那些耳熟能详的地方:西双版纳、大理、丽江、瑞丽……但对我来说,藏在大山深处的尚有些陌生的古城,更有一种诱惑、一种神秘、一种对意料之外的发现的期待。


从昆明出发,汽车在青山翠岭间蜿蜒行进了8个小时,终于到达了普洱市的景东县城。是因为路途的遥远,还是因为当地人精心呵护?展现在我面前的景东,是独一无二的,也难得她在熙熙攘攘、日益浮躁的今天保留了那么完整的原始森林,保留下浑厚质朴的风土人情和历史文化。


上天如此仁慈,竟赐与景东这个并不为人熟知的地方两个国家级的自然保护区-——无量山自然保护区和哀牢山自然保护区。景东县城就坐落在平行的两座大山孕育出的狭长平坦的坝子上,站在无量或哀牢山放眼向下望去,两山夹峙中,湍急的川河水弯弯曲曲地傍城而过,明代朱元璋派大军屯田的遗址星罗棋布,百姓世代在那些齐整的田畴上耕作收获,一直延续至今。


景东虽然地处偏远,古代称之为西南夷地,但由于四季如春的气候和肥沃的土壤,这里是人类活动最早的地区之一,曾居住着布郎、崩龙、拉祜和佤族的先民,早在汉武帝时,就将这块土地纳入益州郡管辖。唐代著名的少数民族首领、南诏的阁罗凤设立银生节度,府所就设在银生,即今天的景东县城附近,所以景东又被称为银生古城。当时的银生节度管辖的地域辽阔,北至大理,南至现今泰国的清迈,东至越南莱州,西与缅甸接壤。可以想见,作为一个如此庞大的统治区域的中心,当时的银生(景东),该是何等的气象万千、何等的胸怀、何等的雄浑豪迈!


哀牢山、无量山,一个柔媚、一个阳刚,像父母,精心看护了银生(景东)千百万年,如今风采依旧。走进密不透风的哀牢山原始森林,就像漂浮在绿色的波涛之上。时不时的可见红花木莲、多花含笑、云南铁杉等种类繁多的珍惜物种,这里被称为“动植物的天然基因库”。据当地人说,每到春天,漫山遍野的野杜鹃如火如荼地盛开。山顶的一泓碧水因此得名杜鹃湖,深藏在无边无际的密林中,四周万籁俱寂,湖水澄彻透明,空气中没有一丝纤尘,让人仿佛进入了原始洪荒的境地。


金庸先生那部著名的小说《天龙八部》,曾多次写到神秘的无量山,痴男怨女,在此演绎了多少爱恨情仇。那些遗迹还在,但更让人神往的,是这里栖居着世界仅有的黑冠长臂猿。这是一种比大熊猫还要珍稀的野生动物,常年生活在大树上,极少下地,对环境的要求非常苛刻。银生古城景东,被人们称为世界黑冠长臂猿之乡,也印证了这里是全世界现存不多的、生态环境最好的地区之一。黑冠长臂猿叫声高亢洪量,穿越大山,传之悠远。据说若能看见黑冠长臂猿,哪怕是能听到它的叫声,就会给你带来运气。


如果说黑冠长臂猿是无量山之魂灵,那么,哀牢无量大山中蓬勃苍劲的古茶树,则是山之神了。这里的村民奉古茶树为神明,有每年祭拜茶神的习俗。哀牢山海拔2950米,无量山海拔3376米,常年云雾缭绕,人迹罕至,很适合古茶树静静地繁衍生长。因为生态洁净,空气清新,绝少有病虫害,茶树不需要打农药,银生古茶口感纯正,芬芳馥郁。普洱茶是因集散地在原来的普洱县而得名,但普洱茶的源头却是在景东。唐朝学者樊绰在其《蛮书》中写道:“茶出银生城界诸山,散收无采造法,蒙舍蛮以椒、姜、桂和烹而饮之。”第一句话就点明,古银生城(今景东)周围的哀牢无量山脉是普洱茶树的生发地。此书成于公元864年,是有关普洱茶的最早史料记载。千百年来,普洱茶几经盛衰,几经起落,但景东哀牢无量山上的古茶树静静地、默默地生于斯长于斯,风霜雨雪,荣辱不惊,从容淡定。


说到古茶的品性,我想起了景东的文庙。我想把景东文庙比成景东精神文化的古茶树。因为它们身上都有一种恒久、绵长、坚韧的生命力。儒学本来盛行于中原,但在这个少数民族聚居的西南边陲小城,也深深地扎下了根。可见景东自古对外来文化学习、吸纳、包容的能力之强、胸襟之阔。景东文庙背靠无量,面朝哀牢,始建于元末明初,宏伟庄严,春夏秋冬,每个季节,对知识、教育怀有虔诚敬畏之心的人们都要来祭拜孔子。几百年来,景东文庙经受过数不清的天灾人祸,风雨飘摇,几经战乱毁损,但景东人一次又一次把他们心中的这块文化圣地重建。


景东文风大盛,人杰地灵,才俊辈出。其中的不少人曾在景东文庙内的庙学读过书,然后,通过科举考试,走上经世致用的道路。离现在比较近的中晚清的程含章、刘崐、戴家政,是比较典型的三人。他们并没有多么高深的官场背景,是靠自己的努力和才干一步步走上去的。程含章从知县,做到知府、巡抚;刘崐从不大的学官,至礼部侍郎、湖南巡抚,还曾当过同治帝的老师;戴家政遭排挤,连任几任知县,深受百姓爱戴。他们和景东很多的古代知识分子有相类似的地方:童年起,在家中就经受了严格的儒家文化教育,是景东小城浓郁的儒学氛围,使他们从小确立了“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人生坐标,一辈子笃行坚守,进退无忧,从容自信;而小城的淳厚质朴,使他们扎扎实实、正直诚恳地做人做事,心系普通百姓;哀牢无量的高山险谷、壮阔大美,令他们坦荡洒脱,诗文斐然;又是小城的宁静、淡远,成为了他们在宦海险恶中疲惫不堪的身心的最后归属。我明白了为什么小城的人有那么浓得化不开的桑梓之情。小城是一种情结,它包含的东西太多,也太复杂,它有一种神秘的、永恒的精神力量,它超越了生死,它来自民间、来自生活深处、来自每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它滋养了一代代人。


景东虽小,其实很大;哀牢无量大山,没有锁住景东,反而给了她一个很高的平台。


中华之大,又有着多少这样的小城故事。


作家简介:谢欣,男,1988年于北京大学中文系研究生毕业,获文艺学硕士学位。曾任教于北京外国语大学中文系,现任人民文学出版社《当代》杂志编审。发表过当代文学评论及散文、文艺理论文章多篇。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