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位置: 景东银生网 >> 网站文章 >> 银生文化 >> 百家作品 >> 正文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杜鹃湖畔的森林

杜鹃湖畔的森林



作者:存文学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说来,我已经是五上杜鹃湖了,记得第一次去,是在1986年的深秋。这一年,我到景东体验生活,朋友告诉我,到景东就要到徐家坝去,当时,杜鹃湖仍用旧名,就叫徐家坝,望文生义,我以为,那里肯定就是一个水库。一问,果然,徐家坝就是在1958年修的一个高山水库,我看过的水库多了,一般的和漂亮的都有,去的兴趣并不大。朋友又説,还是看看去吧,虽说水库不会展翅膀,但要是漏过了好风光,还是要遗憾的。于是,就邀约上三个朋友去了,因为乘车到太忠乡政府到徐家坝后还有十几公里的山路要走,我们到达徐家坝时已是傍晚时分,几个水库的管理人员为我们的到来感到十分高兴,张罗着给我们弄吃的,有一位看守人员看到我们带着一支猎枪,两眼放光地盯着我说:今天可以让你们吃到老熊肉了,还有肥胖的熊掌。我问,你们打到了熊?他说没有,只要你们肯把枪借给我,不出半个小时就可以放倒一只大熊。他说,就在我们到达的十几分钟前,正好有一只黑熊到水库边来喝水,要是有好枪,他一定能够把它干掉。当时,虽然国家还没有出台动物保护法,但,我们还是没有同意猎杀这只熊,这位管理人员借不到枪,也没有更多的抱怨,只是说,送到嘴边的菜放弃了有些可惜。熊的出现,给我们带来了莫大的兴奋,当下,我们不顾疲劳,在这位管理人员的带领下去看,在水库边,我们隔着二十多米,真的看到了一只身躯庞大的黑熊,显然它已经喝足了水,晃悠着肚子正在攀爬山坡,往密林中慢慢走去。听到我们说话,它也不回过头来,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之后,这位管理人员说:作家,你们没有同意把枪借给我是对的,你看那只熊的脊背有多宽啊,它肯定就是山神老爷的坐骑,山神爷就是坐在它的背上四处巡山的,要是把它猎杀了,我犯下的罪孽就大了,不定要遭雷劈的。


老熊淹没在森林深处,我们还听到它的身子划拉枝条的声音不断传来。很快,夜幕降临了,徐家坝水库笼罩在一片迷濛的烟雾中,在管理所的木屋里,我们吃着从水库里捞来的鲜美无比的鲤鱼,谈论的话题围绕着湖畔的森林展开了。


那天晚上,我们还听到了野鹿和猴子在湖边的叫声,管理人员说,这些家伙是吃多了野果撑的。


其实,到徐家坝并不仅是来观湖,主要是来看山的,来看这巍峩绵延的数百里哀牢大山,来看这绿云覆盖的茫茫林海,来看那一团团,一簇簇,菜花状的树冠连结成的精美图案,徐家坝之所以更名为杜鹃湖,是一种诗意,更是一种写真。阳春三月,大林莽里陈杂着的一树树、一枝枝大树杜鹃相继绽放,有烧红天地的红杜鹃、有灿烂如雪的白杜鹃、有金光闪烁的黄杜鹃、有雍容华贵的紫杜鹃,花天花地,这里成了一个天然的大花园,湖泊里盛满了花容月貌,要是你在湖中泛舟,也是轻轻的,恍若步入了仙境。纵然如此,杜鹃湖在整个大森林面前,也只是个点缀而已,这里的主题仍然是无边无际的大林莽。


杜鹃湖畔一望无涯的森林有8万多亩,这里的森林属于中山湿性常绿阔叶林,是我国面积最大的,最完整的一块,一个最原生态的森林部落,据说,这片森林丰富得使人吃惊,丰富得使人嫉妒,它拥有1500多种高等植物,800多种野生动物,是国际上难得的植物、动物基因库,是一个魅力无穷的地方。1981年,我国著名的植物学家,科学院院士吴征镒先生亲自把这里选定为中国科学院生态站,1995年正式被批准。


当地的百姓们对杜鹃湖畔的大森林,怀着一种深深的敬畏,有说,在距离杜鹃湖的不远处,一个叫大火塘的地方,就是哀牢山的发源地,是山之源,地之脉,格外神圣,这里的森林是不可以冒犯的,所以千百年来,生于斯,长于斯的彝族人民,始终没有让毁林开荒的刀光斧影出现在丛林里。


杜鹃湖畔的森林是一片神秘的森林,第一次我们去之前,曾经发生过地质工作者迷失在森林深处的事件,那天我们进入密林便十分小心,为了防止与猛兽的突然遭遇,我们带上了猎枪。沿着一条被马鹿踏出来的林中小路,往深处走去,生怕迷路,隔几棵大树,我们就在树干上系上一根事先准备好了的红布条,往里空气就更加清悠了,吸一口,它便像泉水一样,凉凉地流进了胸腔,细心体会,你可以感受到空气被均匀分配到每个张开的毛孔,伸手抚摸全身布满毛绒绒青苔的树身,你会感到它的脉络在轻轻跳动,越往深处走,不知不觉我们就走进了十几里的深处,进入了一片梦幻的世界,越往深处走,大森林就施展出它的魔力来诱惑我们,分明是一株野蔷薇,它竟伸出一根粗大若巨蟒的藤蔓,跨壑越岗,攀到距根部几百米外的一棵大树上,缘树干而上,稍头高出林空,抬起头看去,只看见散开了的树冠上缀满了繁星似的花朵,使你难以分辩它是树生花,还是花生树,就这样,我们后来的路程就伴随在阵阵的幽香里,有几分陶醉。


后来的几次杜鹃湖之行,已经是生态观测站建成后的事了,杜鹃湖畔大森林地位也得到了极大的提升,生态站每年都要吸引大批的中外科学工作者来这里参观考察,参加国际生态班,这里成了培养科学工作者的摇篮,十几年来,已经培养出了30多个博士、硕士,20多个研究生,这里的名声越来越大。自然也吸引了我们,觉得那是一个常去常新的地方,因为和工作站的人交上了朋友,每次进森林,这里的学者们都乐于给我们做向导,使我们得到了一种知识的洗礼。学者指着半坡上一棵20多米的大树说,这是哀牢山倒卵叶石栎,你们看,它的叶片是灰绿色的呈卵形,此外,这里还生长着川西栎和光叶高山栎。在一片密密匝匝的参天古树中,学者站在一棵笔直的大树前,拍打着树身说:你们别看它模样平平常常,和其它的树没有更多的异样,但它却是二纪冰川时遗留下来的,有植物活化石之称的国家级珍贵树种。就在一片不大的范围内,这位学者就给我们指点了十几种树:木荷、木兰花、翘子树、野芒果、红花木莲、任木等。在几百里群山中的数千种树,又该叫人认识多少年,难怪它被称为“动物王国”、“植物宝库”。


杜鹃湖畔是一片文化的森林,知识的森林,走进森林,我们就像鱼一样,畅游在知识的海洋里,这里的林苔藤萝、苍天大树、珍禽异兽都有难以穷尽的学问,林间一条嗖嗖滑过的小蛇,一条盘结在树身上的巨蟒,一只在小溪里呱呱欢叫的青蛙,一群在林梢枝头婉转而歌的太阳鸟,一株在阴坡上独自开放着红花的大重楼,哪怕是一条蠕动着的旱蚂蝗。林林总总、千姿百态、构成了森林里生动美妙的世界,在这里不论是正义、邪恶、善良、狡猾、阴毒,它们都同处一个环境,都有同样的存在价值,绝不厚此薄彼,都可以成为人们的研究和学习对象。


要读懂森林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有一次,向导指着林中的几棵大树对我说:其实我们在杜鹃湖畔建立生态站,到这里请的教授,就是这些大树和那些躲藏着的动物们,要给它们评定职称,一个个都是博导、教授、讲师。你不知道,这里的青蛙就有长胡须的,要是不请教这些教授们,就是你把头想通了,也百思不得其解,很多时候,大自然的智商是高出我们的,森林里有一种树,当地人把它叫作老巫师,他们判断雨水,就是来向这种树请教的。要是在5月初,看到树身的青苔是潮漉漉的,说明这一年的雨水并不好,老巫师已经做好了抗旱的准备,要是树身上的青苔是干的,说明雨水就要来了。


杜鹃湖畔的大森林,永远充满着朝气和蓬蓬勃勃的生机,一年四季,郁郁葱葱,若不是变换着色彩的山花,真让人难以分辩季节的变化。秋天,山风总是依序摘去那些杂木枝头上的黄叶,一天几片,但它绝不会在几天内把树叶全部弄掉,不待露出光秃秃的枝丫,嫩绿的叶片又续满了,林海依然一片水波汪洋。


在森林中,我们常常看一棵棵风倒的大树,有的刚倒下,有的已经看不出了年头,倒下的被潮湿的地气所浸泡,加上林荫苔雨,蚂蚁蛀虫,它们的身躯已经在腐朽,万千肉红的根须伸了过来,吸吮着它的营养,有的是一棵树籽,落在上面,不用多久一棵小树就萌芽生长了,它的生命得到了延续,它的灵魂在另外的树上得到了复活,在它的枝茬上,木耳出来了、白生出来了、香菇出来了、鸟巢菌出来了,就连那些本来是悬挂在枝头上的吊兰也闻香而下,依附到了它身上,把一具本来赤裸的躯干打扮得花枝招展,使你感到,这不是对亡灵的祭奠,而是生命的花环。


在信息流,物流高度发达的今天,有人在发展现代生活的幌子下,对大自然掠夺的步伐也在加快提速,无尽的贪婪,过度的开发,万物皆备与我的享受和利用,使得江河断流,山光鸟尽,不少城市和乡村,清澈见底的小溪不见了,也没有了芦苇、垂柳,更谈不上鸣叫着的水鸭,秧鸡和那蹦跳的鱼虾,五里荷塘,十里的蛙鸣,成了天方夜谭。


因此,我们对杜鹃湖畔的这一方净土,这一片浩渺无边的大森林,更加钟爱了,更加向往了,从心底里感谢当地的百姓和那些科学工作者们,不管是对森林的敬畏,还是对森林的清楚认识,他们总是为人类保住了这一片森林,为人类挽留了一群自然的老师,为世代繁衍,生生不息的儿童留下了一片梦幻的世界,让他们的天地,有着欢快的蓝精灵出没的森林,有着林中藤蔓上荡千秋的林妖,让那些采蘑菇的小姑娘不空手而归,也让那些荷锄入林的草医们,能够找到起死回生的灵芝、仙草,找回火塘边的故事。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