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位置: 景东银生网 >> 网站文章 >> 银生文化 >> 百家作品 >> 正文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黄草岭的和谐乐章——张昆华

黄草岭的和谐乐章——张昆华



作者:张昆华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驱车离开景东县城时,窗外不断掠过一团团乌云和一阵阵雷声。沿着曲曲弯弯、高高低低的乡村公路进行,随着群山之巅闪出一轮鲜红的太阳张开笑容,伸出千千万万灿烂的手指,轻轻地揭去笼罩着山林峡谷的一层层纱雾帐,我们的心情豁然开朗,终于在蓝天白云下和红土地上看到了黄草岭。


黄草岭是地名也是村名。几天来常听人说,黄草岭是世外桃源。一方面是说黄草岭居住着汉、彝、哈尼、傣等8个民族137户人家,603名各族群从友好相处,民风淳朴,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是人间乐园;另一方面是指黄草岭坐落在无量山东坡,地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边缘,属于海拔2300米至2500米的高寒山区,是景东彝族自治县唯一一个不能种植稻谷却又靠发展特色经济而率先脱贫致富达以小康水平的村寨。去年一年全村经济总收入达132万元,农民人均纯收入2900元;到今年上半年全村存款已达500多万元,其中存款最多的一户达50多万元。黄草岭村荣获“全国绿化造林千佳村”和省级、市级“文明村”等称号;村党支部荣荼普洱市市级“五个好党支部”、“先进基层组织”、“学科学用科学先进党支部”等称号;以上两个方面表明黄草岭人与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正因为如此,黄草岭村才有可能在19.7平方公里贫瘠而寒冷的土地上创造着共同富裕、共享生态的社会环境、自然环境。


走进村委会,新建的两层办公大楼犹如一座城里的星级宾馆。楼前宽敞的庭院宛若花园。花坛上红黄蓝紫白等各色野花家花竟相开放。绿草地上栽着古茶树、红豆杉、孔雀杉、大树杜鹃等林木,虽然它们分别移植于村里村外,但代表了黄草岭的珍稀树种,而且都已在村委会落地生根发叶开花,显出勃勃生机。村委会除了党政青妇等领导和部门的办公室,还有倾听村民心声的接待室,为村民医疗保健的卫生室,对村民普及农业知识的科技室等。村委会一位领导指着山村介绍说,这里为什么叫黄草岭?因为过去是荒山秃岭,冷得绿草都变成黄草。后来由于县委、县政府关注民生,立足于本村的资源优势,因地制宜,以市场为导向,打破单一的传统农业生产模式,闯出了一条“以经济林果为主,粮畜并举,走生态农业的发展道路”,终于使全村经济发展一年迈上一个新台阶,人民生活一年比一年更好,村容村貌一年一个大改善。经过多年艰苦创业,在荒山秃岭种植桃园415亩、核桃园300亩、梨园200亩、刺苞菜园250亩、花椒园2000亩,使黄草岭变成了经济林木花果山;黄草岭的花椒、水蜜桃、黄梨、刺包菜、核桃等农林产品成为畅销县里市场的没有污染的生态型良好品牌。随着经济收入的连年增加,黄草岭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面貌也连年美化。如今村民都已住上冬暖夏凉的石板房或坚固整洁的瓦房;家家户户使用节能灶、沼气;猪、牛、羊圈和厕所都已达到农村卫生标准;电视普及率达到98%,程控电话用户达到80余户;不少人家已买了摩托车,有的人家还买了农用运输手扶拖拉机;山区农村与城镇的生活差距在不断地缩小,生产生活条件已发生了根本性变化。


为了获得实际厂家,我们便离开村委会去农家访问。黄草岭不是密密麻麻的房舍挤在一起的大村庄,面昌由分散的5个村民小组组成,房舍星罗棋布于绿树坐中,有点像城里人在郊野的别墅。各家各户都有自己的一片小天地。户前大都有花园和果树,稍远处是畜圈。房后是菜园和水池。房左房右的墙上挂着一个个大树挖空制成的蜂桶,是立体的蜜蜂园,房檐廊上都垂吊着金黄的包谷串和辣椒串;楼下是客厅和卧室,厢房为厨房。楼上堆放包谷,苦荞、高粱、麦子等高寒山区特产的粮食。我们访问的老王家是从滇东北巧家县迁移来的汉族家,到黄草岭已有百多年的历史了。老王说,他们的老祖祖率领着家族老小长途跋涉来这儿安家落户,当地的彝族、哈尼族等少数民族便热情地接纳了他们。怪不得老王和附近的几家人说的是昭通腔的四川话。现在黄草岭的汉族村民已超过本地的人口的60%以上成为大民族,但他们依然尊敬尊重当地的少数民族。老王说到家史,还唱了一首《太阳出来喜洋洋》的老祖祖一代代传留下来的川滇民歌;说到今天的好日子好生活,又用彝族话唱了一首《党的政策实在好》的黄草岭新民歌;接着他家的老人和孩子又拿出来自家酿造的包谷酒和自家种收的水密桃和核桃、花生要我们吃喝……


一片热情声中,从老王家对面背娃娃山的森林里传来两声“布谷!布谷”的鸟鸣。我告诉老王,这是我今年也是多年来第一次听到布谷鸟的啼叫。老王动情地说,这是今年布谷鸟最后的歌唱了。布谷鸟是候鸟,看到粮食水果渐渐成熟和收获,它们也把绿色的鸟蛋下到别的鸟窝里,它们就要告别黄草岭飞到远方去了。我问老王,布谷鸟飞到哪里去呢?老王说,飞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也许是巧家县我们老祖祖的故乡吧!我问老王:你回过老家吗?老王摇摇头,说:黄草岭就是我的老家,我祖上两代人和我以下的儿孙两辈都是我在这儿生长生活,黄草岭已成为我们最好最好的家乡!明年春天你们再来,那时满山满谷满村都是盛开的桃花,红红火火,那才是真正的桃花源呢……


不知怎么的,这时人们静了下来,山野静了下来。我仿佛听到了老王心跳的声音,听到了花椒、核桃、水蜜桃成熟炸裂的声音,听到了蜜蜂飞来飞去采花粉采蜜汁的振动翅膀的声音;听到了山谷里溪水流淌的声音……哦,黄草岭的风景风物都会发出声音呢。正是这些声音组成了黄草岭的和谐乐章。听着这么美好的乐章,我想说,当今能够创造和演奏人与人、人与自然和谐的乐意的地方,与其说是世外桃源,不如说是世内桃源还更确切些吧!


作家简介:张昆华,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国家一级作家。出版各种文学著作29本。多次获各种文学奖。有多部作品入选年鉴、辞典、精品、精编、文库、集萃、诗选等选本。诗歌《我们的人造卫星在歌唱》、散文《梦回云杉坪》、《你的离情别绪》、小说《蓝色象鼻湖》等被译成英、法、孟加拉、朝鲜等外文出版。长篇小说《西双版纳恋曲》、《不愿纹面的女人》、《给我海阔天空》和散文集《遥远的风情》在台湾出版并参加国际书展,诗歌《海鸥》等在美国《世界日报》发表。他被称为诗歌、小说、散文森林了的“文学三头鸟”。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