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位置: 景东银生网 >> 网站文章 >> 银生文化 >> 百家作品 >> 正文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茶出银生小云南

茶出银生小云南



作者:肖克凡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中央电视台新闻报道吴邦国委员长访问波兰的小波兰省,我不禁想起我国云南省的“小云南”。从昆明乘车西去,途经祥云县。这祥云便是最初的“小云南”。传说,一队南来的彝族女兵与唐军作战在此阵亡,遂化作一团祥云升空而去。我们通常称云南为“彩云之南”或者“祥云之南”,正是得名于此。


车过“小云南”抵达滇西南的景东彝族自治县,遇到的欢迎仪式是“献茶”。这种仪式与我国内蒙古地区欢迎客人的“下马酒”相似,只是以茶待客。接过彝族姑娘奉上的普洱茶一饮而尽,景东人的热情深入心脾。


景东如今隶属于普洱市。此地古称银生,乃唐南诏银生节度首府所在地。当时南昭率土广阔,远达今日缅甸、越南和泰国一带。唐代学者樊绰在公元864年所著《蛮书》中记载,“茶出银生城界诸山,散收无采造法,蒙舍蛮以椒、姜、桂和烹而饮之……”。所谓城界诸山,即无量山和哀牢山,如今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景东县城便夹在这两座大山之间。无量与哀牢,皆出自傣语。夹在无量山与哀牢山之间的川河,流经景东之后改称把边江,最终流入越南境内。《蛮书》记载的是我国西南地区兄弟少数民族的生活。然而,最令景东出名的还是普洱茶。


樊绰在《蛮书》里记载的茶是最早见诸史籍的云南茶,道出普洱茶的悠久历史。尤其“以椒、姜、桂和烹而饮之”的记载,告诉我们古代此地流行的独特的烹茶技术。


这几年普洱茶名声大振行情暴涨,就连思茅市也更名普洱市了。可见,一片小小茶饼,给这里带来巨大福音,应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俗语。去年,中国普洱茶协会组织一批专家对景东境内茶树进行普查,发现这里拥有普洱市最大的野生茶分布群落,面积达28.6万亩,还拥有3.7万亩古茶树,堪称最古老的普洱茶产地。早在民国年间当时的云南省长唐继尧即为这里的“老仓茶”颁发了优质奖章。足见此地茶文化源远流长。


我在景东适逢“银生古城首届普洱茶交易会”开幕。天降小雨,开幕式上的祭祀茶神表演,令外来者大开眼界。茶,无疑是这里的关键词。景东人民的日常生活,无不与普洱茶息息相关。尤其极具彝族风情的“跳菜”将祭茶表演推向高潮。交易会上有现场制作普洱茶饼的演示。彝族汉子依照古老工艺将自己的名字与年岁印制在茶饼上,无言诉说着他们的信誉。交易会上还陈列着为纪念1739年瑞典哥德堡号帆船于2006年重访中国广州而制作的普洱茶砖。我看到印有“全球限量发行”的字样,切实感到普洱茶是这里一笔文化积淀深厚的独特资源。可谓天赐也。


古城银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专家品茶鉴赏会。近年参加文学作品研讨会,所见所闻多为和风细雨式的赞扬,出以公心的尖锐批评极为鲜见。除去个别者的网上“恶搞”,我们德高望众的文学批评家基本成为赞美诗的吟唱者,表现出令人感动的宽厚与温和。景东的专家品评鉴赏会,则出现激烈争论。一方认为野生茶不可饮,并且指出当年发生在西藏地区的教训。另一方则持不同意见。这场发生在茶界的争论,使我看到专家们严谨的治学精神,值得我们文学界虚心学习。


景东的彝族公职人员大多取了汉化名字,发明使我感受到“全球化”的大背景。然而景东的少数民族兄弟姐妹依然保持着自己民族的生活方式,普洱茶就是他们对中华民族大家庭的无以替代的贡献。同时,景东还是世界黑冠长臂猿之乡。令人羡慕的生态资源,汇集大地乳汁与森林血液形成一座绿色宝库,奉献出茶之珍品。


我登临景东境内海拔2400米一个名叫“高峰”的地方,一派迷蒙细雨之中,天地无界。滇地古老文化与现代化生活的融溶,再度使我想起普洱茶。天然之水沏开天然之茶,形成一盏盏澄香透彻的香茗,那份沉静,那份深厚,那份和谐,无不诉说着中华古老文化的真谛,引人遐思不止。


茶出银生小云南。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古老而新生的普洱茶,代表着中国气派。


作家简介:肖克凡,男,1953年生,天津市作家协会文学院院长,天津市政协委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一级作家。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开始文学创作,出版长篇小说《鼠年》、《原址》、《尴尬英雄》、《都市上空的爱情》、《浮桥》、《机器》六部,出版小说集《黑色部落》、《赌者》、《人间城郭》、《中国作家·经典文库·肖克凡卷》、《你为谁守身如玉》、《旺族》、《好大一棵树》、《蓝色鸟》八部,出版散文随笔集《镜中的你和我》、《我的少年王朝》。总计五百余万字。中篇小说《黑砂》、《最后一个工人》分别被天津人民艺术剧院和中央实验话剧院改编为话剧上演。有的小说则被改编为电视连续剧。作品数次在国内获奖。小说《黑砂》和《都是人间城郭》分别获得“天津市鲁迅文艺优秀作品奖”,小说《都是人间城郭》和《大水泡》分别获得《中国作家》优秀作品奖,小说《最后一个工人》获得《中篇小说选刊》优秀作品奖,小说《三八驾校》获第四届“特区文学”奖。2002年获得首届天津市青年作家创作奖。2007年长篇小说《机器》获中宣部第十届“五个一工程奖”以及首届中国出版政府奖。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