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位置: 景东银生网 >> 网站文章 >> 银生文化 >> 百家作品 >> 正文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缘于茶

缘于茶



作者:苍虹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在东北喜欢喝茶似乎是男人的事情。小时候就看邻家的男人酒足饭饱,便拿只大号的搪瓷杯,杯总是那种磕碰得几处伤痕,里面挂满厚厚的茶渍,很是老道。他们用大手抓一把茶叶,更多是些茶末,酽酽的泡上。喝时发出西溜西溜的声响,并时而夹着饱嗝,同饮酒一样豪放。他们喝茶是为了解渴,于是我便以为茶是男人用来放在水里解渴的东西,就像烟是男人用来过瘾的东西,酒是男人用来下菜的东西。


女人与茶无关。


后来,东北人的日子过得渐渐细腻起来。男人们不再抽用自己种植的烟叶卷起来的那种叫作蛤蟆头的烟,而是抽商店买的卷烟。或迎春、握手、大前门、大生产……喝酒也讲究名贵,不喝当地那种东北土小烧儿了。喝茶呢,也日渐讲究。买把茶壶,还是大大地抓一把放进去。但壶毕竟是讲究的,而且被家里的女人擦得很亮,喝时仍然西溜西溜。


那时,家里来客人我便被母亲唤来沏茶。我总是不知该放多少,有时多了太酽;有时小心地捏一捏儿,又不见茶色,那时我们家里的茶杯就是那种玻璃杯,茶倒进去的总是飘舞几片叶子,看去很美。偶尔忍不住闻一闻,嗅出一缕清香。


因为乖小,又是家中独女,常常得到客人的夸奖。就越发喜欢给客人沏茶的差事。在客人赞叹的目光中我嫣然一笑,轻轻说句:叔叔,阿姨请喝茶。


客人便说,哟,这四姑娘越长越俊了!我便心中喜滋滋的,母亲也略露出一丝得意。


茶,就是这样常常给我带来好心情。我喜欢茶,缘于给客人倒茶。


16岁时,随父母曾去杭州。在冰天雪地生活了十几年的女孩子,感觉那儿就是天堂。冬天的西子湖畔仍然碧波荡漾,一湖连成天的水色,绿绿的垂柳,远远近近的山影…… 忽然感觉自己很可怜,不禁想哭。那时我还不懂这是陶醉。


在西湖,我认识了西湖龙井,一种嫩绿色的茶。母亲说,这种茶该少放。我便小心地捏了几叶沏了,细细的叶子在水中慢慢展开,水便有了嫩绿的颜色。龙井茶的味道淡淡的、青青的,让我想起了那一湖水色。


从此,我在遥远的东北便拥有了永远的西湖。


日子在不经意间走过了十几年。我从一个巴望着节日的女孩子,变成了一个对节日充满哀怨的女人。


那一年除夕,我把自己锁在家里,不想去迎合那顿七个碟子八只碗的年夜饭。不想享受家人对我特殊的关爱和同情,那种关慰让我心痛。窗外的爆竹声声都炸裂在我的心上,一个人的日子不需要节日。


夜里,有人敲响了我的门。我在黑暗中坐着,不回应。门被敲了一会儿便停下了,门缝里掉进了一张贺卡,印着很滑稽的笑容的老人。下面写着一行字:哥们儿,喜录和宪臣带来了好茶。请您开门为我们沏茶,好吗?


我忍住泪,迎进了喜录和宪臣。他们一脸嘻皮的样子,使这充满阴霾的夜晚顷刻间洒满阳光。


他们介绍我认识了叫做碧螺春的茶。碧螺春便带着朋友的友情洋溢在我的除夕夜。喜录说,好的茶要和好的朋友喝。我们喝着、聊着,没有主题,想到哪儿说到哪儿。窗外的爆竹声离我们远去,节日的灯红酒绿与我们无关。友情和浓淡相宜的碧螺春。


孤独落寞时,我便独自沏一杯碧螺春,回想起那两位茶一样清淡的朋友;回想起抒发着淡只有淡友情的碧螺春之夜。


上苍创造了命运,它常常在暗地里改变你的人生。年轻时我对此不以为然,可它并没因此放弃对我的征服。一个风雪交加的清晨,我与易水寒相识。他来自北京,同来的还有编辑杨大姐。他们穿着单薄的棉衣,杨大姐那双精美的小皮鞋战战兢兢地踩在硬邦邦的雪地上,很让人怜惜。我们忙安排他们住下,易水寒马上沏茶,也很客气地给我沏一杯。我满怀敬意地喝了一口,茶古怪的味道让我苦不堪言。我抬眼刚好碰到易水寒征询的目光,就礼貌了一句,挺好的。


他浅浅一笑,带有几分狡黠的样子说,茶并不好喝,但是好茶。先苦而后甘,它叫绞股蓝。


从那一刻,我把先苦后甘的绞股蓝连同这个长着宽宽脑门儿,大大眼睛,浓浓眉毛,带着智慧而狡黠微笑的人记在了心里。


喝了那口先苦而后甘的绞股蓝,就像咽下了巫师的咒语。我今后的路就安排成了这个样子。


那一年,我终于狠心把一双儿女托付给母亲,离开了满是爱恨情仇的故乡,远走深圳。在列车上,小女儿在电话的一端撕心裂肺地哭喊着,要妈妈。我的心被她抓揉得稀碎,泣不成声。我一时无法让她明白妈妈为什么要走,妈妈有多爱她。


已是深夜,我一直以泪洗面,无心入眠。列车在黑夜里穿行,我的心也在黑暗中摸索。


姑娘,品品茶吧。对面铺坐过一位骨瘦如柴的老人,发出的声音很古怪。


我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他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借着窗外的月光,我看见他脖子上粘着纱布,他的声音发自那里。我知道这是做过喉部手术的人。他们术后只能靠腹腔发声,听去古怪而难过。


他手里端着一杯茶,告诉我刚刚从列车员那儿要的杯,新的。


我感动得想说,不是新杯我也会喝的。那一瞬间我感受到了久违的父爱。我深情地喝了一口,他告诉我,这是普洱茶。那时我已认识了许多茶,普洱茶还是第一次听说。普洱茶不同于所有的茶,没有飘逸的茶香,但它却有一种古树的味道,品,端庄而凝重:味,古朴而平和:色,浓艳而不俗媚。


喜欢吗?他的眼睛也在笑。


我喜欢它。


他高兴得有几分孩子气,手指在嘴上做了个嘘的动作,指了指车厢的另一端。我便随他去了。


我们来到车厢的连接处,像两个淘气的小伙伴。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伤心,可是我想你还年轻,有的是时间去克服困难。他指了指自己的喉咙,我是喉癌,做了手术,没多久了。我要回东莞老家,我没儿没女,可我们祖坟在那里,我得死在家乡。他很困难地说完这段话。


我默默地望着他,一时间,所有的痛显得那么苍白无力。是啊,什么能比从容的走向死亡更悲怆呢?


品品这茶就睡去吧。老人家像在哄自己的孩子。我听话地喝了杯中的茶,就去睡了


我竟然睡得那么香甜,一觉醒来已经要进广州站了。对面已人去铺空。茶几上放着一坨茶,下面压着张字条:孩子,我到站了,这块茶留给你啦,它产自云南普洱,那是很美的地方,那儿有我年轻的梦想。你有机会去了一定打电话给我。我的电话是,139……。老头。


到了深圳我忙给家人和这位老人家报了平安,电话里我听不清老人家的声音,但我知道,他在呵呵笑着。后来我就找房子、找工作……疲于奔命,安顿下来已过数月。一个雨夜,我被雨滴打在芭蕉叶上的声响吵醒,思乡之情油然而生。顾影自怜,长吁短叹一番,猛然想起老人家。我全然顾不上是什么时辰,抓起电话就拨,我的心慌乱极了。然而我等来的只是电讯服务台冰冷而机械的应答:您拨的电话号码不存在。我不相信自己了,又找出老人家留给我的电话,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对照着打。结果还是一样。那一夜,我不间断地拨打着这个号码,品着老人家留给我的普洱茶,品味其中的古朴与沧桑。


从此,这段珍贵的友情和普洱茶一道伴随着我,走过多少得意与失意。


冥冥中我有种期待,总会有那么一个人走近我的生活,他能和我坐在一起,沏一杯普洱茶,娓娓而谈,然后我们一同去老人家说的云南思茅,看生长它的树。也许他就是我依靠终身的人。


当命运把易水寒带到我面前时,我相信了它的魔力,屈从了它的安排。我们百感交集地望着对方,从喝了那口先苦后甘的绞股蓝到至今,已经走过了整整18年。他的脑门儿更显宽大,两鬓已染霜色,眼睛仍然大而明亮,只是更见深邃。


还喝绞股蓝么?我耿耿于怀地问他。


从今天开始就不喝了。他终于又露出了狡黠的微笑。


从那天起,我便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于是一个女人用18年的苦难坚固起来的堡垒顷刻间土崩瓦解。


相见不久的一天,他约我到一家叫做云水间的茶馆,我欣然而至。他竟然点了普洱茶在等我,他说,我们开始喝普洱茶,我喜欢它从容而不张扬的个性。其实,这该是他的个性。那一刻,我几乎要流泪,我再也不会错过他,他就是我的命运。


幸福总是结伴而来。不久,云南景东县政府组织邀请作家写景东,我和易水寒均被邀请。景东距昆明477公里,怀抱于无量山、哀牢山,唐南诏时期所称银生城即今日景东县城。故有茶出银生之美誉。悠久的历史,渊源的文化给与了景东这块神奇土地的包容的个性,它滋养的25个民族在这里纤尘不染,他们敬茶为神。我们享受着他们的平和与自然,我们的感情也接受着自然的洗礼。在哀牢山下,我把那段凄美的故事讲给他,他默默地拥我入怀,和我一起拨响了老人家那再也拨不通的电话。他说,老人家在天堂会听到的。


回到北京我迫不及待地带着一双儿女嫁给了他,我于是就成为了三个孩子的母亲。用小女儿话说,我们家和爸爸家结婚了。


热闹了一天的孩子和老人都悄然睡去,我们俩便坐在临街的阳台上,沏一壶普洱茶。看北京斑斓的夜色,话可以说也可以不说,或想着或什么也不想。


作家简介:苍虹,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作家,有多部作品在国内出版并获奖。

在大千世界,一个别致的角落,我们享受着日子的清淡与平和。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