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位置: 景东银生网 >> 网站文章 >> 银生文化 >> 百家作品 >> 正文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景东散记

景东散记



作者:李开义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景东是藏在千山万岭之中的一个边城。


在我的印象中,景东是一个边远、荒僻的地方。去年,因采风和开会,我有幸两次到景东,感受到了景东的不凡魅力。


景东人对来宾常说的一句客气话是,欢迎你们不远千里来到景东。确实,如果从北京到景东,何止千里,从昆明到景东也有近千里之遥。


去年5月14日,我们一行人第一次去景东。早上8点从昆明出,一路奔袭,风雨无阻,下午,我们渐渐进入山势磅礴的地界,一路上很少见到城镇和乡村,眼前所及都是荒凉的山坡、深深浅浅的河谷、连绵起伏的山脉。我觉得,仿佛正往世界的边沿、天际的尽头走去,一种孤独感和荒凉感慢慢沁入我的内心。过了一座山谷中的桥,我们终于离开南涧县地域进入景东地界。汽车在挺拔伟岸、连绵不绝的无量山与哀牢山之间的峡谷中穿行,有人告诉我,左边是无量山,右边是哀牢山,站在无量山,甩一个石子就可打到哀牢山。两座山脉如此之近,犹如两个巨人,对峙而立,千年无语,沉默肃穆,此种大气象,只在景东才有。


下午5时,我们沿着一条时隐时现的蜿蜒而清亮的小河 ——川河,进入群山怀抱的川河坝。发源于哀牢山和无量山之间的这条河流,养育了这块丰绕的土地,使这里有“粮仓、糖库、肉坝”之誉。细雨中的川河坝,云雾缭绕,平坦开阔,阡陌纵横,秧苗青青,农夫牵着水牛来往,周边是一个个烟雨朦胧中伫立的村庄,一幅田园牧歌般的景致。进入景东县城,我的眼前出现一个清新如洗、依山傍水的小城,美丽而典雅,那一片片白色的建筑、宽广的大道、湿润干净的路面、路边青青的绿树和姹紫嫣红的花木,以及不时闪过的身着绚丽多彩民族服装、灿如天仙的女子……构成了一幅清新淡雅、如梦似幻的画。在景东,不知为什么,眼前的一切,既真切,又如梦境,总给人一种梦幻般的感觉。仿佛景东悠久的历史、现代文明、自然风光和民族特性巧妙有机地融在一起,散发出特有的魅力和恒久的芬芳,使每一个到景东的人,难以忘怀。


景东系傣语,“景”意为城,“东”是坝子的意思,“景东”即为坝子城。在景东县城,新城与老城已融为一体了,当然,雨后春笋般耸立的大楼、笔直的大道、大片的草坪和亭亭玉立的树木,正在湮没老城沧桑的背影。不过,走在老城区,我仍能感到这座古城厚重的历史散发出的特殊味道。那古老卫城的城门、俄陶旧宅、老旧的青砖瓦房、逼仄的小巷,无不默默地诉说着昨天的往事、现在的故事和人生变幻与无常。


景东是滇西南翰墨飘香的历史文化名邦,古称柘南,意为水渍之城,是景东各土著民族建起的第一个城邑,城址为今县城一带。这里是我国西南边陲开发较早的地区之一,西汉时期,景东隶属云南益州郡统辖,东汉时期,隶属永昌郡,唐南诏时期(公元794年)设银生节度,是南诏疆域最广节度和南方重镇。因而,景东城又叫银生古城之称。这里属普洱茶古老茶区,是世界茶叶的原产地之一,唐代的樊绰在《蛮书》中说:“茶出银生城界诸山”,证明了银生古茶的久远历史。这里也是傣族的发祥地之一,傣族土司前后统治景东700多年,世袭25任知府。儒学于明朝前期在这里兴起,清朝走向鼎盛,明朝建立景东黉学(官学),是今天的普洱市境内最早传播儒学文化的地区。此后还有书院、社学。两千多年来,“重道崇儒、实行教化”为核心的中原文化源源不断地在这里流淌,并与当地各民族文化融合,孕育出了景东特色鲜明、多姿多彩的民族民间文化。


如今,在县城西边玉屏山麓,还矗立着一座距今323年的文庙,这是云南除建水孔庙之外的第二大文庙。在一个阳光普照的下午,我们走进古朴雄伟、古树葱翠的文庙,幽静的泮池、典雅的六角亭、庄重的棂星门、巍峨的大成殿一一出现在我们的眼前,一种历史的沧桑感和肃穆的神圣感扑面而来,我们惊讶于在重重大山之中,竟然保存着如此深厚的历史文化遗存。大成殿内悬挂格外耀眼的烫金大字“斯文在此” 牌匾,显示着景东人的文化自信和对文化崇尚。景东文庙始建于明朝万历十五年,其后多次毁于兵燹、战乱,包括十年“文革”的破坏,但又多次重建修复,可见景东人执着的文化信念和精神禀赋。当地人说,近几年来,景东学生的高考名列普洱市前列,不能说与文庙有直接关系,然而,这块土地所培植出的尊重教化的文化土壤,以及所形成的敬重文化之风,使这里成为凡是一粒有慧根的种子丢下去就能发芽生长的地方。


敬重文化之风,使景东人才辈出。景东,历史上出过4个进士(其中一人为赐进士),文武举人109人,各类贡生246人。出过同治皇帝的老师刘琨、四川巡抚程含章、晚清云南五大诗人之一的戴家政。浓厚的诗书传统和不断涌现的文人,使景东在清朝嘉庆年间出现了一个用现在的话来说的诗歌群,涌现了受其影响而成为晚清云南五大诗人之一戴家政。他是一位弃官为诗的纯粹诗人,这样的诗人现在很难于找到了。他沦为半耕半文的一介民夫后,仍以知识分子人文胸怀,关注天下,“编茅打土几经营,四壁萧然异样清,雨漏风吹吾不怕,要教行路听书声”,他对国家人民的深厚情感和担当道义的社会责任,让人怦然心动。因而,赵藩称他是云南诗坛的一位“奇男”。


边陲一隅的景东,位于云南西南部,普洱市北端,地处楚雄市、大理州和普洱市的边沿交汇之地,由于地处遥远,交通不便,这里与外界交流相对不多。然而,也许正是独居一隅,景东保存了有着古意的文化传统,保存着人们质朴、纯净,又略带羞涩、谦逊的品性。与他们相处,自然、热情、亲切,像老朋友一般,来到这里会有回到老家一样的归属感。


在景东,我领略了文井土林的神奇、黄草岭的清幽、哀牢山自然保护区的的原始森林及其风起云涌、瞬息万变的云海,然而,最难忘是景东民族文化。景东是云南省6个彝族自治县之一,这里保存的极其珍贵、古朴原始的民族文化,璀璨夺目,令人拍手叫绝。无论是茶道表演、民族歌舞晚会,还是广场上自娱自乐的自发的群众歌舞,都可以领略到不同民族、不同风格的民族歌舞魅力。正是这些民族文化把境内居住着汉族、彝族、哈尼族、瑶族、傣族、回族等民族融为一体,和谐相处,亲如一家。在老仓福德茶长,我看到被称为“东方芭蕾”的跳菜舞蹈。那是一种真正原汁原味的民族舞蹈,乐队和舞者均来自附近山寨的农民。据说,这里的“跳菜”比临近的南涧的还要古老。当客人分两排入座酒席开筵,号班吹响大号、发出长号,身穿白衣黑褂子的三位舞者,右手掌举掌盘,左手挥舞白毛巾,踏着热烈欢快的唢呐旋律,翩翩起舞,他们步伐轻快,神情自如,动作虽然没有演员的优雅,而他们舞蹈中透出的生活韵味、那种发自内心的富足而自得的怡然神态,是任何演员表达不出来的。古老彝族歌舞的“老帮腔”,是本地安定彝族特有的一种多声部音乐舞蹈剧种,彝族最具代表性、最原始古老的一种打歌形式,由数十个男女手拉手边跳边唱,一人起唱多人和声,唱腔悠长而缓慢,气势恢宏博大,歌声仿佛从深邃漫长的历史隧道发来的回音,直抵我的内心深处,那些歌声里有古老的游猎时代和刀耕火种的蛮荒岁月,先人们吟唱的梦想。最为震撼人心的是羊皮舞,村民们身穿布满长羊毛的羊皮,以整齐划一的轰轰舞步,尽情舞蹈,高声吆喝,跳到尽兴时,脱下羊皮作为“鼓面”,奋力拍打,发出沉闷而铿然的响声,在醉酣畅淋漓的舞蹈中,人们如痴如醉、物我两忘,如与神共舞。此时,天地间只有歌声和舞步。


景东的山,不能尽说,逶迤磅礴的哀牢山,险峻奇秀的无量山,都是令人仰止的大山。我听说前些年,一位年轻画家只身进山,为哀牢山的美所吸引迷路,七八天后人们找到他,可惜已经死亡。此次,和我们同去的一个女子,为没能深入哀牢山而哭得像个孩子,莽莽苍苍的哀牢山,究竟隐藏着怎样的魅力、寄托着人们怎样的梦想,令人那么向往?


作家简介:李开义 又名李开毅。云南日报文化生活部主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云南省作家协会常务理事,云南省报纸副刊研究会秘书长,云南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1983年云南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分配到云南日报工作至今,长期从事报纸副刊记者、编辑工作,曾创办《大观周刊》杂志,并任副主编。除工作采写编辑外,长期从事文学创作,有诗、散文、报告文学、评论在省内外报刊发表;长篇报告文学《1988 云南大地震》获首届云南省文学艺术创作奖,散文集《彼岸的目光》一书获第四届云南省文学艺术创作奖。2006年11月,作为云南省文学界代表参加中国作家协会第七次国代表大会。2007年1月,评为云南省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