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欣欣向荣的银生文化

欣欣向荣的银生文化



作者:春 秋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文脉深厚源远流长,银生文坛又爆佳作。


说银生文化(广义的银生文化,既指《银生文化》,又不仅仅限于刊物本身)“欣欣向荣”,似乎有点“王婆卖瓜”之嫌,且不管它,毕竟《银生文化》是景东这一方水土的文学写作爱好者的精神殿堂。


《银生文化》创刊时取名《无量》,半年刊;后来改为《无量山文艺》,最后定名为《银生文化》,双月刊。看来在一定时期内不会再改了。


《银生文化》定名后进入了快速完善、蓬勃发展时期,同时也是作者群“疯狂”扩张、逐渐成熟时期。但无论如何,从《无量》到《无量山文艺》再到《银生文化》,应该看作是一脉相承的,“水有源头树有根”,只不过是处于不同的“发育”阶段而已。


《银生文化》创刊十二年了,如果把她比作一个“人”,已经进入“青春年华”了;如果以“学历”作为参照,已经进入初中阶段了。十二年来,银生文坛不论编辑部还是作者群都可以说是一步一个台阶,年年有进步、岁岁有创新,奋发有为、“冲锋”不止。


十二年来,银生文坛出现了很多优秀作品,因本文容量有限,不可能一一例举,仅以近几年为例,继“茶苗”、“华丽的冒险”、“芳龄”之后,《银生文化》2014年第3期的“我们去西藏”又是一篇可圈可点的佳作。


以上所举的四篇文章,题材各异、风格多样、各具特色、互不重叠,可见银生文坛还是称得上“全面发展”的,当然,距离“百花齐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文学作品是文化素养、智慧程度和人文素质的结晶,可遇而不可求,不像韭菜那样“疯长”。一个县的文坛,每年出一两篇值得赞许的佳作,这个“频率”还是应该感到欣慰的。


话扯远了,就事论事,让我们来看看“我们去西藏(以下简称‘我’文)”的艺术特色。


总体来看,或者说从当下的社会大环境的语境来看,“我”文仍然属于“非主流”。这不是作者的责任,是人们的心胸欠包容。没奈何,文学作品就是这样,不可能适合所有人的胃口。《银生文化》发表这样的作品,不论作者、读者,包括我这个习惯说三道四的评论者,都是应该对编辑说一声“谢谢”的。


作者的文章,先前也看过一些,包括“香香发廊”、“鱼水路”,当时也不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也就没有留意作者是谁。以致“我们去西藏”一出,立马被震惊了,我以为作者是个四十岁以上的人,否则不会有这般“老练”的功力,我赶快点编辑的QQ,询问“梦文野夫”是何许人?编辑回复说就是那个“香香发廊”的作者,年龄三十岁左右。啊!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了。


首先是“我”文的谋篇布局,就《银生文化》所有发表过的、我读过的文章来看,在目前称得上顶峰:每一个“伏笔”都有回应,或者说每一个“预设”都有结果;每一个人物都有符合他(她)性格特征的语言和行为、都有符合他(她)性格发展的路径和与归宿;每一个情节转换都合情合理、每一个矛盾冲突都顺理成章;每一个章节层次都安排得井然有序;那些带有“色情”色彩的场景的描述,都是用隐酶的语言巧妙的一语带过,让人不至于产生淫秽、下流、粗俗的感觉;描写“红姐”时,玩世不恭中透露出人性的善良,如果剔除她在“性”方面的放荡不拘,简直就是个完美的女人;描写“表哥”时突出底层劳动者的粗中有细、济贫扶弱;描写“乔小娇”时天真无邪、洁白无瑕,彰显出清纯少女“知恩必报”的淳朴善良本质;描写“毛良”时把他暗恋酒店老板娘的那种“有贼心没贼胆”的凡人心态演绎得淋漓尽致、生动传神;描写“周萍”时刻画了女人复杂的小心机、同情弱者(刘贵)的正直情怀,勾勒出她的那些仇恨都有它发生、发展的来龙去脉;社会的“阴暗面”也处理得极有分寸,没有大肆铺张;整篇文章中社会历史的阶段性特点与作品中情节发展丝丝入扣……


“我”文的语言特点诙谐幽默,妙趣横生,用词量相当庞大,而且基本不重复,可见作者的“文学储备”非常丰厚,驾驭语言文字的功力相当娴熟, 精词妙句信手拈来,妙语连珠、挥洒自如;


“我”文对文章主角“出场”时的叙述也是别具一格,作者以戏谑甚至是贬损的口吻描述“刘贵”,读者万万料不到刘贵就是主人公“自己”,这是以往的文学作品中所没有的,也是别具一格的创举。


本来,这样高水平的作品已经达到登上《人民文学》的档次了,只是其中“野”味太浓,不符合《人民文学》“正统”的身份。文学作品的层次,在我们这个社会,还是有些“等级森严”的。


总而言之,“我”文亮点多多,一“文”难尽,有待读者去阅读、去思考、去感悟,去领略更多、更细微、更全面的风采。特别是文学写作爱好者,必将在对文本的阅读过程中得到醍醐灌顶般的深刻启发。


我多次说过,文学作者光有“天份”是不行的,还必须勤奋,在日常生活中勤于观察、善于思考,孜孜不倦的积累素材,“宁静致远”的磨练基本功,为文学写作默默做准备。看得出,作者在这方面具有优秀的潜质,在既往的年代里已经把现实生活中三教九流芸芸众生的言语心态、悲欢离合揣摩得如同掉在地上果实——熟透了,才能在写作时厚积薄发,举重若轻、纵横捭阖、任意挥洒,写出如此丰满、厚实的佳作。


与作品整体的艺术成就相比,“我”文的结尾,似乎显得有些突兀,这或许是我“站着说话不腰疼”的“鸡蛋里挑骨头”。也许作者有意作此安排,以留给读者更多的想象空间。评论者不该苛求,作者也不必在意,惟其如此,文学百花园里才有可能绽放出五彩斑斓、万紫千红的“花”,


末了,我想说一句画蛇添足的题外话:我并非想哗众取宠,做不自量力的“裁判者”,我历来认为写这类文字如履薄冰,唯恐挂一漏万,有损佳作的光辉。我只是想提醒大家不要一不留神把这样的佳作错过了。


若有误读,请作者见谅。    2014,5,25)


·相关此文: 我们去西藏…………………………梦文野夫



★南洋河休闲山庄欢迎您!(餐饮·住宿·娱乐)电话:0879-6891155 (点击查看)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