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社会纪实·爱情碰碰车 两个“致命”蛋糕撞出死亡之火

社会纪实·爱情碰碰车 两个“致命”蛋糕撞出死亡之火



作者:杨回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2004年10月6日下午,在云南省景东县城一家店铺打工的一名年轻女孩被警方接走,警车一直开到离小城6里的下游河边,她被要求辨认一具从河中浮出来的尸体。当她恐惧地前去看时,突然一声大叫当场晕倒。从服装上可以肯定:头发都已落光泡了十多天水的人(此惨状细节无法细述)正是十天前和她朝夕相处的伙伴段欣瓶。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段欣瓶的确和十天前在河里死亡的县某公司员工白中林有关,他们在中秋节过了生日宴会后离开了人世间。
一个参加工作未满三年前途无量的男孩,一个刚满十八岁的妙龄女孩,为什么在一个生日聚会活动后相继离去?把无尽的悲痛留给了父母亲人。
   
一时间,小县城沸沸扬扬,人们纷纷猜测事件的真相。日前,记者走访了死难者背后所有的亲朋好友,一个凄婉的早恋爱情悲剧故事呈现在眼前。这到底是谁的错?

一、 失而复得 红粉知音已为人母

    1981年,白中林出生在云南省景东县安定乡一个不错的家庭里,父亲是一名国家公务员,他是家中独生儿子,从上学起,就一直跟随父亲读书,他是一个性格有些内向但内心世界极为丰富的人。初中二年级的时候,也许是受日益开放现代社会的影响、情爱影视作品的潜移默化。班里不少同学开始在私下里眉目传情纸条纷飞谈情说爱。一个要好的同学对他言:“谈恋爱的那种感觉妙不可言,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位呀?”白中林的父亲是一个心地善良且通情达理的人,但对儿子要求很严格。白中林虽然春心萌动,但不敢贸然行动越雷池半步。要好的同学又劝说道:“你不敢在学校找女朋友,把我表妹介绍给你吧!我表妹人长得可以,还多才多艺,写写信玩,老师和大人都不会发现的,很好玩的。” 
   
不久,和白中林相隔四、五十里路已辍学在家的章绍莉就收到了一封让她脸红心跳的交友信了。此时此刻,章绍莉正每个夜晚都守在卫星电视旁,看成年人死去活来的爱情电视连续剧。情窦初开的女孩在激动了好几天后,才想起要给从未谋面的男孩回一封信。于是,白中林收到了散发着少女馨香的那片飞鸿。写了几次信后,双方交换了照片,双手捧着照片贴在颤抖的心怀里,朝着对方的方向深情地注目,满意极了。因了这些鸿燕飞来飞去的传情,爱情的阳光过早地撞入这片少男少女情爱的处女地,方块字表达出来的神秘情感在两人的心田里茁壮成长,开出红红火火的爱情之花。

写了三年信,两人还未见过面。后来白中林到省城昆明读中专,面对省城灯红酒绿都市生活和比较宽松的中专学生生活,许多同学早就把往日的情人抛到九霄云外,另辟战场。可白中林不为所动,他割舍不下他那从未会过面的梦中情人,双方都把无尽的思恋倾诉在信纸上。他发誓绝不游戏爱情,将来长大了一定要娶章绍莉为妻。
   
可是,他们信件在三年后突然中断。

1999年6月份一天,白中林收到了章绍莉和以往完全不同的信,这是一封断交信。信中章绍莉说她和他完全不合适,她不是个好女人,要白中林永远忘了。白中林万箭穿心,这到底是为什么?三年来他少男的心田已完全被章绍莉充满,他急火攻心中马上给章绍莉回信,可这次在度日如年中等待情人的回信如石沉大海,接下来他写了不知多少信都再也没有回音。就这样在巨大的痛苦与思念中读完了学业,后来他四处打听章绍莉的下落,才知道她已去了遥远的北方。然而,他的思念仍然与日俱增。

2001年,白中林回到景东,在县城的某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2002年6月的一天,他接到一位女人的电话,她说她是章绍莉,在景东县城,想要见他一面。这是一个始料未及的电话,在巨大的无法言说的情愫到来时,白中林的天空变得与往日一点都不一样了。

傍晚。在小城的河堤长廊公园,他终于见到在脑海中想象过千万遍的“青苹果”情人,小巧而柔顺女子一身得体的着装已明示:她已经是经过些风霜雪雨的成熟女人了,但白中林没有注意到这些,双方都说和自己想像中的人很吻合。不知什么时候,天上有星星在眨眼,河中映射出街市不夜的灯火,两人说不完断信后无尽的思念与痛苦,最后竟不知何时相拥在一起泪流满面。

想不到事情会到这一步,自从相见后,白中林漂浮的心终于找到了岸边,再也不愿和她分开。章绍莉本来只想见一见她日思夜想的白马王子,她想他应该早就有女朋友,但他竟然还在为等待冥冥之中的她而独自一人时,她深深地震颤了,然而,她觉得她永远地不配了,虽然她几年来没有一天一时一刻不思念着他,她冲破了重重阻力,从河北那个给她留下人生噩梦的小山村回到了家乡,就是因为想见一面给了她少女时代如梦如幻的男人。白中林被巨大的幸福包围着,他失去了一切理智的思考,而章绍莉却为此结局忧心忡忡。

小城南边有一座电视发视台,那儿的风景秀丽,是情侣们最爱去的地方。第二天恰是休息日,白中林带着章绍莉来到山上。坐在草地上,他幸福地拥着章绍莉提出:“明天就是端五节,带我去你的家乡吧,我要去见心上人的父母。现在,我长大了,我觉得我可以把握自己了,我再也不愿失去你。”

章绍莉苦恼到了矛盾的边缘,她没有答应他。在一整天的思考后,她对白中林说出了一个天大的事实真相:她已经是一个有孩子的母亲了。白中林一点都不相信!他以为是心上人开给他的大玩笑,可章绍莉说孩子就在她的家乡由母亲带着。 “因为我深深爱着你,才要把真实的一切告诉你。虽然我人已经不再清纯,但我的心没有一天不属于你。我知道我不可能也不配拥有你,但见到了我深爱的男人,足了。” 章绍莉泣不成声。


二、童贞女孩 唤醒沉睡的父爱


白中林从幸福的巅峰跌到了痛苦的低谷:“上苍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难道多年的等待一朝来临却要让我吞咽这无名的苦果么?是谁种出的这枚苦果?”他仰天长叹。

很少喝酒抽烟的白中林泡进了酒里、躲在缭绕烟雾中伴着落不完的眼泪任哭笑自由。那些日子,白中林遗忘了工作,整日痛苦难当。当酒精味淡去,烟雾消散时,他发现章绍莉一直陪着他一起泪流长河。

经过烟酒眼泪的洗礼,白中林的心平静多了。当他再一次抬眼看章绍莉时,章绍莉说她应该走了。白中林五味子一起涌上心头---他怎能舍下她啊!那是些用三年时间装满了一大抽屉信件堆积起来的情感啊!

那个夜晚,他要求章绍莉讲述事情的因果,他平静地听章绍莉诉说,她在家乡如何被诱骗失身,觉得无颜再见他时,又一错再错先是自愿离家,后来发现时已被骗卖到河北一个小山村作为人妻。在河北她没有一天不思念着他,她往昆明的学校、还有他的家乡写了无数的信,但都被那家人截留。在没有孩子前,她曾多次逃跑过,每次都被抓回。经过精心策划,他父亲千里迢迢到河北把她接回到家中来。她知道她已不是完整的女人,她也不敢奢望再成为他的什么人。听了章绍莉如泣如诉仿佛传奇般悲情故事,白中林早已不知是同情还是怜爱的泪挂满了双颊,想不到心上人吃了这么多的苦,经过了这么多的大难。两人互相抱着哭成了一对泪人:“过去的就让它随风而去吧!我们从头开始,给我一些时间,让我来慢慢适应那个小孩子!” 白中林哽咽着许下诺言。

白中林在特殊的情感氛围中对章绍莉说过“要让过去随风而去”后,就开始时了一种全新的生活,不久,两人就于恋人身份开始了同居生活。在外人的眼中,他们同吃同住,俨然就是一对未婚的小夫妻。白中林的心田被新婚燕尔样的爱情滋润着,那段时间,情人在河北苦难的身世还真的“随风而去”了。章绍莉也被白中林男子汉那宽阔的心胸所接纳时常感动得泪流不止,从来没有想到幸福还会降临到她的头上来,她时常会半夜醒来大半天凝望着熟睡在身边的人,有时恍惚中似觉这是不是一场梦?

一个月后的一个休息日,白中林和章绍莉去到了她的家乡。他感觉已能够容纳孩子了,他还给她买了好些娃娃喜爱的小玩具。 终于见到小女孩,这是一个刚学会走路长得可爱的小人儿,白中林一见到就喜欢上了,必竟是和恋人有特殊联系的孩子。他拿出玩具来逗她玩,很快就和小女孩打成一片,仿佛父子般亲热。小女孩缺少父爱,她依恋上了这个叫叔叔的人。

章绍莉的父母清楚过去女儿和白中林写信的事,她母亲对女儿的心事更是了如指掌。现在他们当心的是女儿现状,拖儿带女,配上人家相差十万八千里!虽然白中林羞涩地表白她会好好待她们母子俩。可毕竟婚姻不是信中写的纸上谈的,除了爱什么也没有,是两个人实实在在的把锅碗瓢盆的日子一天天过下去,老人对白中林和章绍莉的未来充满了忧虑。

从家乡回来到县城后,就这样他们过起的家庭样的生活。起先,白中林的朋友们注意到他身边伴着一个女朋友。正是谈情说爱的年龄,大家都不觉为奇。可是不久,朋友们惊奇地发现在他们俩人中间还有一个可爱的小女孩,他们有时抱着她走在灯火辉煌的大街上,有时牵着她散步于波光粼粼的河缤公园。俨然甜蜜的三口之家,有好事的人问:“阿白,这是谁的小孩呀?是你们好心收养的么?”每当此时,性格有些不开朗的白中林往往无言以对,他满脸通红恨不能有地缝裂开钻了进去。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很快人们便明白了个大概。

把小女孩带到了城里,白中林承受着巨大的社会压力和心力压力。朋友们明白了一切后,有意无意地冷淡了与白中林的交往,好在有恋人的爱抚慰着。白中林还越发爱上了可爱的小女孩,他有一种责任感,并渐渐升腾起父浓浓的父爱来。他甚至要求章绍莉要小女孩呼他爸爸,要给她失去的父爱。当他第一次听到小女孩喊他爸爸时,激动得泪花旋转。不谙人间世事的女孩不知道大男人为什么流眼泪……

三个人开始了一种全新的家庭式生活,章绍莉过一段时间又会从家乡带着孩子来住上几天。这种相聚是白中林最渴望的时光。他充当着丈夫的角色,也担负着父亲的责任。每天,他可以一直睡到上班前,早饭章绍莉已经弄好。吻一下还在熟睡中的小女孩,章绍莉把他送到大门口。下班回来,母女俩等在大门口。他两点一线地在公司和家里生活着,小日子过得仿佛神仙一般,他们甚至开始谈论要去登记结婚,只待白中林符合法定结婚年龄。

三、并无恶意 玩笑中心病泛滥成灾


然而,没有法律保障、有悖社会道德规范的生活一开始就埋下隐患,只不过被一种暂时的激情所遮蔽的海市蜃楼。

2003年秋季,白中林和章绍莉时断时续在一起生活的惬意日子已经一年多了。后来,由于章绍莉有时间,他们几乎是天天厮守在一起。随着日子一天天地过去,锅碗瓢盆奏出的真实生活开始显现出来,加之相互之间的深入了解,两人有了矛盾。夫妻之间闹矛盾本是件很正常的事,但他们还不是夫妻,算什么呢?最关键的是白中林心中开始隐隐约约泛上来对现状的不平衡,他在意平时人们开的那些似真似假的玩笑了,开始对章绍莉有不满意的地方,他觉得章绍莉的过去对他是一种不公平。有一次,又有人和他开并无恶意的玩笑说:“阿白,你倒是好有福气呀!不费一点力就当上爸爸啦。”这在以前他会淡淡地一笑了之,可这天他觉得是对他的奇耻大辱。回家后对章绍莉横看竖看不顺眼,听到小女孩喊他爸爸时,一种酸楚的感觉在心中搅动:“不许再叫爸爸。”他第一次对孩子发了火,不明白大人们世界的小女孩委屈地躲藏进章绍莉的怀里,惊恐地望着“爸爸”。

第二天,章绍莉心情复杂的带着孩子回到了她的家乡,在家中她停止不住对白中林的想念,每天把思念倾诉在日记本上,忏悔她无法原谅的过去。白中林在章绍莉走后,同样痛苦不堪,他不清楚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不到一个星期,就骑了摩托车去认错,把章绍莉接回到城里。从此,吵吵闹闹分分合合成了家常便饭。白中林的心理越来越不平衡,他搞不懂为什么原来会承诺要娶这个有孩子的人做妻子。

2003年冬季,章绍莉又在两人新一轮的吵闹后离开了白中林,这次白中林没有去接,章绍莉也赌气二十多天没来到他的住处,虽然双方都强烈地挂念着对方。“算了,趁这次机会来个一刀两断!”又有朋友们开导白中林。可感情这东西就是怪,抽刀断水水更流,他还是放不下他初恋的情人。就在这时,在他公司附近的一家小店里新来了一位打工女孩,见白中林形孤影单,就主动写信想和他发展恋爱关系。白中林在矛盾中和她交往了,当他苦闷的时候,就对酒当歌,然后向她倾诉他的痛苦寻找情感寄托。白中林掉进了矛盾的泥淖里,一方面他难以抛下章绍莉,一方面又于心不甘想有所新突破另觅佳人。

一个月后,他还是忍不住去寻章绍莉。见到章绍莉每天望眼欲穿盼白中林的到来,已变得憔悴不堪的面容,还有无数泪滴打湿了对他思念的日记本,白中林又深深地懊悔自责。

可是,白中林的那块心病已无法完全康复,尤其在朋友们并无恶意的玩笑中时常旧病复发。章绍莉知道她有无法原谅的过去,认为已没有资格管别人,她对白中林结交女朋友方面无可奈何。有几次章绍莉甚至感到她应该是永远离开白中林的时候了,纵有千万个舍不得的理由和千万份对他的爱:“这枚苦果就独自一人用一生的时间慢慢咀嚼吧!”可白中林却每次都哭着赔礼认错求她留下来。

2004年6月以后,两人的情感出现了新一轮的危机,已从吵嘴发展到动粗打架。但每次过后,双方都要哭着互相道歉。这样,白中林只要有机会就会寻找别的女孩子来倾诉苦衷。2004年8月底,他又认识了一位叫段欣瓶的女孩。段欣瓶来到景东小城寻找一份打工的活,找了好久都未能找到比较满意的活,在一次朋友宴会上认识了白中林。白中林喜欢助人为乐,后来他为段欣瓶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段欣瓶很是感激。

事件中人物的恩爱情仇是怎样像碰碰车一样碰撞的,现在要说的是段欣瓶和他原来的男朋友,他们也是一对从小就要好的早恋情人,男的是犯了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的犯罪嫌疑人汪辉。

汪辉是在1984年他父母顶着罚款,还割去承包田地的压力硬把他超生下来的。虽然他的上边已有了两个姐姐,但他们认为有个儿子继承家中的产业才对得起死去的列祖列宗。然而,罚款事小,但失去土地却让他的父母亲痛心疾首。他的母亲为此耿耿于怀。因此,她暗暗发誓要让儿子将来出人头地,以便把失去的东西补回来,所以从小管教非正常严格,随时随地都受到严厉教训。十六岁那年他竟敢喝醉酒回家,他母亲就棍棒教训儿子,把一根粗大的棍子打断成几节。由于管教过于过激苛求,汪辉自小就有了叛逆心理,性格里有一种野性有一种谁也惹不起的火暴脾气。

在读初中的时候,他就看上了班里男生们都喜爱的同学段欣瓶。当然没人敢与他争夺,段欣瓶也喜欢上了这个有侠客意气的男同学。学校出来后,两人一同到了思茅市打工。在花花绿绿的都市里,汪辉渐渐迷失了方向,他冷落了段欣瓶相好上一位异乡女子。

在举目无亲的他乡,段欣瓶伤透了心,一气之下独自返回家中。

由于朋友中有人写信来劝白中林不要再和章绍莉来往,他开始失去自我,没有了主张,觉得和章绍莉恐怕不可能一辈子过下去,他在回复朋友们写道:“再用一段时间吧!我会最终解决这个问题。”到这时他才真正感觉到世俗的强大,人言的可畏。 “为什么?为什么啊剑不伤人、情伤人,为什么人人都用那种眼光来对我,我好累啊!难道我已走上一条情感不归路么?” 白中林在日记本中痛苦的这样宣泄。他真的想摆脱章绍莉。在此背景下,由于段欣瓶和他有了来往,一来二去,两人就有了恋爱的那层意思。

9月27日,第二天就是中秋节。章绍莉提出要白中林和她一起回乡下老家过节,可公司要到国庆才有假期。他去银行取了些款给章绍莉,并筹办了节日礼物让章绍莉自己先带回去。


四、生日晚宴  是谁“安排”的死亡聚会



9月29日,中秋节后的第二天,恰是段欣瓶十八岁的生日。段欣瓶得知汪辉又回到家中过节,而此前半个月汪辉曾来找过她想与她破镜重圆。汪辉早就被那位异乡女子甩了,但段欣瓶没有答应他,她对他移情别恋耿耿于怀。于是,恶作剧报复心理在她的心中升腾。她打了个电话给汪辉,特别邀请他参加她的生日聚会。汪辉正被爱情失意的情绪折磨困扰着,他一直忘不了段欣瓶和他初恋的时光,以为与她重修旧好的机会来了,立即从几十公里外的地方赶赴县城,马上去订做生日蛋糕,早早来到聚会的地方。晚上八点多钟,来庆贺的人都兴高采烈地陆续到达,汪辉尤其特别兴奋,因为只有他送了蛋糕,他要找机会壮胆向段欣瓶悔过自新畅叙旧情,把失去的爱夺回来。

半个小时后,段欣瓶借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不到十分钟,白中林提了一个大蛋糕登场了。见到这么多人,白中林放下蛋糕就说:“我来晚了,对不起诸位,对不起段妹。该罚,该罚。来!我敬各位每人一杯。”不由分说人人就轮上一回,一圈打下来,十多杯酒就下到了白中林的肚里。

白中林没有注意到朦胧的灯光后有一双眼睛对他喷射着一股怒火,当他和他碰杯的时候几乎碰碎了酒杯。

“这是我的男朋友,在某公司工作。” 段欣瓶火上浇油。

然后她就在一旁似醉非醉地观看汪辉无法发作的愤怒表情,她一边应付着宾客一边欣赏着她导演的这出戏,享受着报复的快感,她不知道也没有人知道死神在一步步地逼近。十点多钟,两个“致命”的蛋糕和十多瓶白酒已经被消灭干净,人人都已醉意浓浓。大家都准备各自回家去,段欣瓶走到汪辉面前得意地说:“谢谢你光临啊,再见啦!”随即摇晃着奔向白中林要求送她回家,白中林遂扶着她一起离去。汪辉在酒精的作用下胆大包天火暴脾气终于发作:“上!把那男的好好教训一顿。”四五个“弟兄”仅一人响应他的号召。于是,两人追上去不问青红皂白就对白中林一顿拳打脚踢。面对突然袭击,白中林只有选择逃避。不知为什么,不懂半点水性的他直往河里逃去。而后面的死神却紧追不放,在河里,汪辉对白中林施于几个老拳。不知什么时候,他发现目标消失了,在半醉半醒中他还以为白中林逃跑了。于是,两人一身湿衣回到旅店倒下便在醉酒中呼呼大睡。

2004年9月30日,早上8点多钟。景东县某公司的职工们注意到:一向准时上班的员工白中林没有按时来。九点以后,白中林还是身影未见。没有请假又不见人,是不是有什么事?有人去他的住处寻找,屋门紧锁。正在人们开始猜测时,警方通知公司的人需要尽快去一趟河边,有人在河里发现一具尸体。经过确认,正是白中林。警方通过查寻白中林的手机通话记录等一系列技术侦破工作,第三天便从200多公里外思茅市一工棚里抓捕了致白中林死亡的犯罪嫌疑人,到这时,来此打工的汪辉还蒙在鼓里:他们已犯了滔天之罪。

然而,此案中关联人物段欣瓶第二天仿佛人间蒸发。她的父亲从遥远的打工工地赶回来,亲人们动用了一切能用的工具寻遍了能找的地方,最后得出的基本结论是:段欣瓶为了逃避责任可能已远走高飞。不料十天后,又有人在河的下游发现一具惨不忍睹的女尸,经辨认确是段欣瓶,法医验证结果为生前入水死亡,她没有留下任何只言片语的遗书,也许她的死永远是一个不解之谜,或许就在生日那个夜晚,或是在知道白中林死亡后的某个晚上,她来到河边,想不通她导演的这出戏为何是如此结局?生不如死了,于是,她慢慢地、慢慢地走进河中“追随”白中林而去。

当章绍莉十多天后回到城里,她想托付一生的人已是人去屋空生死两茫茫。到现在她才明白一直打不通白中林的手机,原来是往还没有通电话的“天国”里打去了。她发疯般顺大街嚎啕着跑到山上的开花寺墓地,在成千上万座墓碑中找到白中林,哭瘫在他的墓前……
 
后来,她每天都要上山哭着笑着陪白中林说许多痴情的话。


□采访后记:处理此案的警方警官张正坚在调查此案后很难过,本来死去的白中林和汪辉素昧平生,只因为小小的情感问题却闹出两条人命,酿出人间生死别离的悲剧来。张警官说:近年来他接触到的案件中许多都是小问题闹出大案子,尤其在酒后居多。这是一个伤心的事件,两条人命造成至少五个家庭未来长久的痛苦,此案从一个侧面折射出当代社会存在的一个问题:大人的“事”小孩做,小孩的“事”大人做,为什么呢?我们的教育,走在要么放纵,要么堵截的两个极端里,缺少的是理性的疏导。还有我们的传媒,有不少是在要卖点的旗帜下,极力宣扬简单冤冤相报的暴力作品。

当今,我们的社会正迎来一个独生子女的时代。由于独生女子的特殊性,性格里都有一些共性:缺少宽容,自私,孤僻,独断。当前,国家高层已注意到这:在一个独生女子到来的时代,如何保证一个民族充满健康与活力地走下去,是一个大问题。为此,国务院出台了一系列关于加强对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相关法律法规。并有相应的大动作,打击网络色情网站,出版健康向上的影视及文学作品等等,净化社会空气,给未成年人营造一个健康成长的良好环境。这是社会的责任,也是我们每个家庭的责任,更是做父母的责任。(由于不便的原因,文中大部分人名为化名)(此文曾在某省报头版《家庭》栏目重磅推出)


#更多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